臺北市
32°
( 35° / 26° )
氣象
2024-05-17 | 台灣好報

赴一場合歡之約/周桂芳

周桂芳

昨夜一夜大風,吹得樓房與湖水隔空“呼呼”叫了一夜。

晨起跑步,大風把一湖清水吹得碧波蕩漾,卷起層層浪。淺夏草木森森,風過草木,都小鹿亂撞,芳心大動。

我迎著風,沿著湖邊草木滾的綠花邊慢慢地跑,就像一只貪吃的蠶在啃食一路綠桑葉。跑到湖那邊,被一枝在晨風中翠碧搖曳的合歡花吸引。昨夜一夜風吼沒睡好,今天我起了個大早,原來就是為了赴一場合歡之約啊。綠肥紅瘦,這肥肥的濃綠中,這點點瘦紅真的驚豔到了我。那一朵朵輕盈的緋紅,如點燃的紅燭瞬間溫暖了我的心。粉白的花在綠葉間時隱時現,搖曳生姿,一幅疏朗雅致的畫面,我瞬間淪陷在了這場柔美浪漫之約中。合歡樹繁茂翠綠的葉子像一對對輕盈的羽毛舒展著,葉間點綴著一團團粉紅色的小絨花,如煙似霧般飄逸,像小女孩嬌羞的紅暈,粉嫩可人!風一吹,滿樹隨風搖曳著,翩翩起舞,恰似一把把毛絨絨的小扇子,靈動飄逸。我停住了腳步,想一親合歡花芳澤,閉上眼做了一個深呼吸,一股幽幽的香氣,淡淡地流進心裏,沁人心脾,仿佛融入了一片雲霞的浪漫輕盈與溫柔情意。

夏木陰陰,馥鬱揉碎在微風裏。這滿樹參差的花影,曳曳因風而起,我跑出的一身微微汗,自然而消,砰砰亂跳的心也隨之安靜祥和了。

合歡花的花語是“愛與尊敬”。李漁在《閑情偶寄》中說:此樹朝開暮合,每至黃昏,枝葉相互交結,是名“合歡”。有一種“死生契闊,與子成說”的莫逆;有一種“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纏綿!“合歡”更有“言歸於好,闔家歡樂”之美意。“相思樹上合歡枝,紫鳳青鸞共羽儀。腸斷秦臺吹管客,日西春盡到來遲。”李商隱在合歡樹下徘徊低吟,久久流連,思念亡妻;袁宏道《古荊篇》中讚美:“東風香吐合歡花”;“惆悵彩雲飛,碧落知何許。不見合歡花,空倚相思樹。”納蘭性德面對合歡花,更是情難自已……

《神農本草經》記載:“合歡,安五臟,和心志,令人歡樂無憂。”合歡花有解鬱安神、理氣開胃、活絡止痛的作用,用於心神不安、憂鬱失眠、滋陰補陽。合歡花,是美麗養眼的好花,更是一味療養心靈的好藥。難怪合歡花是史鐵生的患難兄弟,還是他的解憂花,救贖花和療愈花,更是母親對史鐵生的深沉愛護。

想起兩年前,我剛調來新單位,心情一度煩悶陰鬱。本是布衣草根,努力拼搏,一路碰撞,起起伏伏,受挫無助,因不甘而困苦,經常默默流淚,鹹味自品。洽好大院內有幾棵高大的合花樹,我每天倚窗而坐,閑時抬頭看它,望它,與它相對,看那滿樹的合歡樹漸濃綠漸繁盛。我苦苦坐等了幾個月,仿佛在一夜之間,合歡花悄然盛放,終於看見合歡花開,就像我赴一場合歡之約,終於露出了久違的笑容。我每天工作低頭俯案久了,就抬頭仰望天空,湛藍的天空中沒有一絲雲朵,盛開的合歡花怕是天上飄下來的紫雲吧,它們隨意而歡喜地,在風中翩躚,隨風飄舞,且開且落,且落且開。

人也該像一棵合花樹,隨遇而安,隨風而舞。人生,兜兜轉轉,走走停停,中年至此,就停靠在一樹繁花之下,於時光中從容自在地過著,靜靜地花開花落,自由自在,低吟淺唱。

人是大自然中一棵行走的樹,一棵有思想的樹。樹落地就生根,紮牢根系,漸漸滿血復活,強壯繁盛,靜等季節的風到了,就開花結果。

時光流轉,細品恍惚如夢。纖纖鋪翠,脈脈柔情。合歡亦如人,即使經夏日暴風雨的洗禮,花隨風雨凋零,但要不了多久就重新英姿勃發,葉翠花紅。

此刻,我臨窗而坐,窗外是一株高過了樓頂直聳雲霄的合歡樹,樹枝花繁,鋪了一層絨絨的紅。我與合歡靜坐相對,合歡花影婆娑。我站長起身來,伸了一個長長的懶腰,舒展了一下僵硬的筋骨,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又聞到了幽幽的香氣,從歲月深處走來的香氣。

夏日,趁著花開正豔,赴一場合歡之約吧!走過歲月安靜與繁雜,心裏滿是篤定和踏實。

赴一場合歡之約,一樹合歡一樹詩,合歡輕盈靈動在目,眼前的世界就大了。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