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4°
( 36° / 32° )
氣象
2024-06-09 | 台灣好報

太行太行(組詩)/黃海

黃海

◆太行山巔
太行山,山巔上不滅的光
昨日消散的陽光
封印在了山體內
由白雲揮灑而下的塵土
太行山所成長的路線
讓時間一點點堆積著

皺紋越疊越高
化作這山上的層峰疊巒
變成紅塵之間最高的疊羅漢
光明,像森林之中的灼熱
太行山巔之上所擁有的光明
歲月,化作漸漸下落的太陽
用鮮血澆灌藍天

飛行著的光明
歲月也正在挪移著
太行山之上憑藉著的乾坤
一年半載所無法前進的高度
化干戈為玉帛的開鑿
從時間的攀登之中
尋找巨石前進的道路

◆攀登者
攀登的長繩
如鷹爪一樣的鋼爪
鋒芒畢露的金石
和那一顆顆碎裂在石頭上的光

時間,鑄造大山的重工
大山,同時增長著
攀登者,用刺破山岩的長勾
勾住時光所擁有的另一天

太行山前進的速度
從山體發射的風
是攀登太行山的人
無法超越的夢

從心中開始了流浪
舊時保持的記錄
至今還沒有更改
歲月偷走了多少力量

最後剩下的時間
是屬於太行山的輪回
和它自己的寂寞和憂愁

◆曾經的汪洋大海
汪洋大海,波濤在奔騰著
每一條魚翻騰,掀起的浪花
成為大海深處的祈禱
是超度生死的光明

汪洋大海乾涸了
沙子暴露在太陽之下
暴露在了時間的視角中

每一個大海的篇章
化作變成了沙漠的大海
大海籠罩著的每個地方
由兩旁的大陸互相擠壓的力量

時間盡顯鋒芒
光明,吹滅無數邪惡
多如牛毛的海浪
漸漸裸露出的歲月

汪洋大海的翻騰
時間前行的故事
就是朦朧的藍天和大地

◆太行山上的村莊
上千米的一塊凸出的巨石
一個保留了敘舊的笑

太行山之上的古老
在恒久地時光裏

最為長遠的時光
鋒芒,開始了展露

曾經淹沒的水流
屈指可數的歲月

村莊在懸崖上播種著
挑著光陰的夢想

火焰,在太行山上
燃燒又一天的歲月

光明遮掩著的怒火
是對曾經的克扣的怨恨

刀槍火海,用在一天的戰爭
黎明裝點的時光

太行山上,剩下的光明
還在巨石之中放射著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