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5°
( 37° / 33° )
氣象
2024-07-04 | 台灣好報

雨/唐勝一

雨/唐勝一

唐勝一

不知哪位神仙把天捅破了,弄得上半年是大雨中雨小雨下個不歇,連續發了好幾場大水,而昨晚更是一夜雷暴大雨,怪嚇人的。

山腳邊劉家的老兩口子一夜沒合眼,好不容易熬到天剛麻麻亮,就下床身披蓑衣,頭戴斗笠,一前一後出門,匆匆往山坳趕去。

山坳有一口水塘,一直被劉家承包養魚。留守的老兩口子沒有怨言,勤打魚草投喂,魚兒膘肥體壯且賣上好價錢。大娘默默一算,跟鄉親講:“養魚划算,我家每年都能賺個一萬把塊錢。”大爺咧嘴“呵呵”笑,補充道:“夠我老兩口一年的開銷呢。”

在場的柳三爹聽著這話不爽,猛吸幾口煙,吐出一片煙霧,再捋捋花白的鬍鬚,開口說道劉家老兩兩口子:“你兩個是有福不曉得享,年過花甲還這麼辛苦的勞作賺錢,難道兒女們敢不給錢養嗎?”“那倒不是。”劉大爺忙作解釋,“可我們能勞作,就勞作幹點輕快活,一來打發時間,二來補貼家用開銷嘛。其實兒女們吧,賺的錢也自有他們的用處呢。”

劉家二老正因為勞動慣了,身子骨硬朗,走起路來才腳步蠻輕快,不多久就到了山坳。他們拿眼看去,發現塘埂被水沖毀,頓時心地涼了半截,趕緊跑去細看,那滿禾田到處都是水塘裏被沖出來的魚兒,活溜溜地隨著水流往河裏卷去。大娘捶胸頓足:“完了完了,一塘魚都沖了出來,今年的魚塘白搭!”大爺想著如何減輕損失,忙著招呼大娘:“快,我們回家去拿土箕、篾籮來抓魚,能抓多少算多少吧,好歹也賣幾個錢。”

二老心急如焚,幾乎一路小跑,恨不能瞬間拿來工具,盡可能多抓些魚兒,再去市場換成錢票。他們憋著一股勁,一口氣跑回家,拿上工具,轉身又往山坳水塘趕去。大娘挑著土箕,大爺擔著篾籮,像出征的戰士,抖擻精神向前,向前,向前進。

半途上,大爺突然停住腳步,開口說:“壞了,塘埂都沖毀了,那山坳半腰上的一節公路肯定會損壞。”大娘轉過身來說:“老頭子,那節公路要是損壞,關你我麼子事嘛?”大爺告訴大娘:“雖不管我倆的事,但萬一出事就是大事。”

大娘沒有停住腳步,依舊繼續往前行,不料,被大爺叫住:“老婆子,你站住,聽我把話講完嘛。”大爺一番快言快語,大概意思是:山頂上有個新開的露天煤礦,每天都有小車上、下山,還有運煤大貨車往外運煤,要是那個急彎處的路段被洪水沖毀,行駛至此的車輛就很危險。

大娘聽得脊背發涼:“是啊!上、下山的車子都出不得事的,一旦出事就是大事故,後果不堪設想。”

不過,大爺也愣住了,此時有麼子辦法立即通知煤礦?他捶打著自己的腦袋:“我真不該沒有留下煤礦的電話啊,現在都急死人啦。”

大娘扔下土箕,對大爺說:“乾瞪眼著急也沒用,我們就趕快上山去。”

二老沿著盤山公路,氣喘噓噓爬著,到達山坳的半山腰,果真發觀急彎處那段公路的大險情,驚得連汗毛都豎直了。水泥路面下的泥土路基被洪水沖出個2米多寬的大口子,像打開的閘門,“轟轟隆隆” 地排泄著洪水。沒了路基墊著的水泥路面是絕對承受不起車輛的重量,而且山上的滾滾雨水,多半聚集攏來形成洪流,經此缺口沖下而去,使得缺口被洪水沖刷得越來越大,路面越來越危險。

咋辦,咋辦?大娘雙眼盯著大爺拿主意。大爺此時盡顯男兒本色,當機立斷,告訴大娘:“你在這兒守著,不能讓上行的車輛和行人過這懸空的路面。我得趕快沖過去,繼續上山,攔住下行的車輛,並儘快去告訴煤礦領導。”

大娘欲叮囑大爺兩句,話未出口,卻見他已是沖過了危險路面。大爺回過頭來對大娘說:“過來了,我沒事。”大娘告訴他:“你沒事,可我的心兒都提到了嗓子眼,萬一剛才路面垮塌,你這人——”

“哭啥呢?我都過來沒事,好著嘛。別哭了,千萬千萬守住關卡,不能讓車輛和行人來到懸空的路面上。”

聽著大爺的話,大娘先是點點頭,再是抹抹臉上的淚珠兒,然後對大爺揮動著手臂:“好的,我會好好守著,你趕快上去忙你的吧,自己也要小心嘍。”

當大爺帶著煤礦一眾幹群來到懸空路面的上端時,下端的大娘露出了一絲笑意,大聲沖著上端的人說:“領導來了好啊,你們來了我們就放心了,有你們拿主意,至少不會出事故啊。”

煤礦領導見此情景,發話說:“首先感謝兩位老人冒險報告險情。接下來,我們要設法架設臨時行人通道,這懸著路面必須派人守護兩端,禁止通行,也不得讓人上去,防範發生意外。劉大爺沖過來攔車報險情,他可是冒著生命危險的呀,其精神可嘉。”

大娘那端的四五位鄉親聽著,接過話茬大聲嚷嚷:“劉大爺是共產黨員。”“劉大爺好樣的。”

劉大爺正欲回話,張開口還沒講出來,就聽“哢嚓啦啦”“轟隆轟隆”一陣響,懸空的路面垮塌了,被滾滾的洪水卷下山去。

煤礦領導對劉大爺說:“老人家,今天多虧了你兩老啊,要不,後果不敢想像。”大爺回言道:“應該的,應該的。”

懸空路面的垮塌,意味著這個安全隱患得到緩解。下端的劉大娘,這時又想到自家沖毀的水塘跑出來的魚兒事情,便朝劉大爺喊話說:“老頭子,現在有鄉親在這守著,你一時半會又過不來,那我就先下山,到水塘邊的禾田撿魚去。”

煤礦領導搶先說:“大娘,這麼大洪水,你還去禾田撿魚,危險啊,切莫因小失大喲。”

劉大爺這才有時間將自家水塘被沖毀的事情跟煤礦領導講出個大概:“是我家養的一口魚塘,塘埂被水沖毀掉,一塘魚兒全跑到禾田、河裏。本來我兩口子準備去撿魚,但想到這段公路急彎處,原來有過被大水衝垮的經歷,我們就放棄撿魚,跑來查看,發現險情,就向你煤礦報告了。”

“哦,原來這樣,更令人敬佩啊。”煤礦領導轉而又沖對面的劉大娘說,“大娘,我先前沒搞清事情的原委,就亂講話,多有得罪,請你原諒。不過,你老還是不能去撿魚,又開始下大雨了,洪水沒退,下水去撿魚是很危險的。至於你家魚塘的損失,我向你二老表個態,由煤礦補償給你。”

“好,這就是好領導。”劉大娘跟前的一眾鄉親大聲喝彩。

沒過多久,煤礦調來挖掘機,“轟隆隆”地幹起來,開始修建臨時行人通道。

村子的丁主任不知怎麼知道了,也帶來一隊男勞力,拿著斧子、柴刀,砍殺待修路的山中樹木和雜草。

煤礦領導拍拍丁主任說:“這場洪災,全村損失不少吧?你告訴鄉親們放心,我們煤礦絕不會坐視不理,一定給予應有的支持。”

丁主任放下柴刀,雙手緊緊握住煤礦領導的手說:“我代表全體村民,向煤礦的幹部群眾表示衷心感謝!你們的無私援助,將會激發村民生產自救的無窮能量。”

村、礦攜手共戰災害,或許感動天地,眼前呈現和諧的景象:雲散了,雨停了,天邊露出了清新的陽光。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