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3° / 28° )
氣象
2024-07-05 | 台灣好報

冰鎮荔枝/朱婧

冰鎮荔枝/朱婧

朱婧

“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仲夏時節,芳草悠悠,蟬鳴樹梢。經過來冬去春來的洗禮,一叢叢、一串串的紅彤彤荔枝果墜滿枝頭。和風和陽光把這汁水豐厚、甘甜爽口新鮮荔枝“果中珍品”遞到了人間。

荔枝喜高溫高濕氣候,無花瓣,果呈球狀,種子被肉質包裹。白居易曾在《荔枝圖序》寫到:“荔枝生巴峽間。樹形團團如帷蓋,葉如桂,華如橘,實如丹”。葉如桂樹之葉,花如橘樹之花,果實色如丹砂。“朵如葡萄,核如枇杷,殼如紅繒”荔枝果形如一串串的葡萄,內核入枇杷,外殼色如紅色的綢緞。“瓤肉瑩白如冰雪,漿液甘酸如醴酪”果肉外的一層膜如紫色的薄綢;瓤肉如冰雪一樣晶瑩潔白;果計如甜酒乳酪般的酸甜。荔枝果在白居易筆下變得神秘且珍貴。有顏,有色,有味。不愧有果中珍品的美譽。

正是因為荔枝“若離本枝,一日而色變,二日而香變,三日而味變,四五日色香味盡去矣”的嬌貴,才有了“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的奢靡與荒誕。古時為了保證荔枝的新鮮,只得快馬加鞭似隼鳥疾飛過海,翻山越嶺,跑死的馬填滿溝壑。而今,對於這個“果中珍品”多了另一種保存方式,那就是冰鎮。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如今果中珍品荔枝已然飛入尋常百姓家。夏日酷暑難耐,冰鎮荔枝成瞭解暑的人間至味。新鮮荔枝的外殼通紅通紅,猶如一個個烈陽下曬紅的小臉。外殼表面凹凸不平,摸起來是扎手的軟刺,有著令人望而卻步的長相。像古時戰士的盔甲,又像一個個微縮形的小榴蓮。新鮮荔枝經過冷鎮,外殼會愈發堅硬。兩個拇指稍用勁,將荔枝粗糲外殼擠捏開。剝開外殼,果肉外面包裹著一層鐵銹紅的薄衣,撕開後晶瑩剔透、鮮嫩多汁的白玉果肉露了出來。果肉上蒙著一層細細的水珠,汁水噴湧而出。順勢放入嘴裏,被冰鎮過的果肉,軟中帶脆。初嘗有點酸澀,含在嘴裏一股甘甜爽口的清香湧上心頭,透心涼的甘甜從喉嚨直沖心脾,是難得的消暑神器。夏日若能吃上幾顆冰鎮荔枝,就能體會到白居易“嚼疑天上味,嗅異世間香。潤勝蓮生水,鮮逾橘得霜。”讚譽的天上的味道。

荔枝果是一種高級滋補果品,雖然好吃,但難以保鮮,母親卻有法子。母親擅長用荔枝釀酒,口感佳的秘訣在於荔枝的選品。以妃子笑荔枝果為佳,母親在篩選好果上有一定心得:一看飽滿度、二看果大小、三看皮薄厚。不夠飽滿的會偶遇生果,那一口下去的酸澀足以令你皺眉。果太小、皮太厚的,果肉水份含量不足,果肉也不會飽滿。泡出的果酒,口感風味也會大打折扣。將新鮮荔枝洗淨、瀝幹、剝皮、去核,放入高溫消毒好的透明釀酒罐中。一層荔枝,一層冰糖,整齊平鋪。倒入高粱酒,浸過荔枝。密封放置在陰涼處,陳放3個月,就可以品嘗到當季的新鮮果酒。荔枝果酒的顏色鮮明獨特,荔枝發酵後,酒呈琥珀色,打開密封蓋,一股荔枝清香迎面撲來。荔枝酒是父親的專屬,偶然得幸品嘗上一口。果酒的口感是清香爽口的,帶有一定的果味甜度和酸度。口感不像雞尾酒般濃烈,也不像高粱酒一般辣喉。那是一種豐富的口感,使得品嘗起來既清爽又愉悅。

荔枝依舊年年紅,熱鬧的夏夜,窗外星光點點,蟬鳴不休。端坐屋內,拿出幾粒冒著冷氣的冰鎮荔枝,剝開那鐵銹紅薄衣包裹的白嫩果肉,清香彌漫心房,這是屬於我的夏日回憶。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