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0° / 28° )
氣象
2024-07-09 | 台灣好報

心靜自然涼/莫測

心靜自然涼/莫測

莫測

人們都知道心靜自然涼這個道理。那麼怎樣才能做到心靜呢?其實並不難,只要靜看、靜聽、靜思、靜寫、靜坐就行了。

靜看,就是潛下心來看書,即把書看透看懂看進心裏去。譬如一本小說,你起碼要搞清楚小說中所描寫的人物與人物之間的關係,以及每個故事的來龍去脈和它所要表達的意思。並讓自己身臨其境,完全融入故事情節之中。如果到了如此境界,你哪里還會感覺到熱啊,你感覺到的一定是書趣、書味、書香、書美。

靜聽,就是靜靜地聆聽歌曲,欣賞音樂。當你聽到《牧羊曲》的時候,不僅可以聽到鄭緒嵐小溪水一般的聲音,還可以享受到山間的靜謐和恬然。而《草原戀》《遊牧時光》等,會讓你眼前出現湛藍的天空、遼闊的草原和羊群安詳吃草的畫圖。這些畫面帶給你的一定是內心的平靜和清爽。當你沉醉於舒緩曼妙的《小夜曲》之中的時候,你大腦中就會浮現出海上的明月、天空的星星,以及蜷曲於牆角下微微打鼾的小貓。幽靜、雅靜、嫺靜等美妙的詞藻就會涼風一樣在你身邊縈繞、吹拂。

靜思,就是靜靜地思考問題。姜太公釣魚,他是在真心釣魚嗎?不是。是在那兒專心致志地思考問題。大戰前的統帥,總是不停地吃炒黃豆。他嘴饞嗎?不是,他是在深謀遠慮,在思考對敵方略。賈島寫詩的時候,每一個字,每一個詞,直至每一句詩,他都要深思熟慮,反復酙酌,以至到了忘我的程度。一個秋天,他路過長安大街時,見萬木凋零之中有殘葉蝴蝶般飄飛著,並飄飛出了一地黃金,一地油畫。頓時,賈島詩興大發,一聯“落葉滿長安”的詩句便像秋葉一樣飄進了他的腦海。“有了下聯,還應該有一句上聯啊”。賈島全神貫注、如癡如迷地想著,竟然一頭闖進了京兆尹(中國古代地方官職)劉棲楚的儀仗隊也不知道。專注於思考之人,心中只有思考二字,其他皆墨。當然,熱也就不存在了。讀著李白的《靜夜思》,如有月光沐浴,又何嘗沒有一種寧靜、涼爽之感啊。

靜寫,就是靜下心來寫作。路遙一人躲進僻靜的深山,一心一意致力於寫作,甚至連病痛生死都置之度外,於是便有了茅盾文學獎作品《平凡世界》的橫空出世。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管謨業早期搞創作時,要戴耳機,用音樂去排除周遭的其他干擾、雜音。一旦靈感來了,什麼寒冷,什麼酷熱,全被他忘去了爪窪國,他甚至感覺身上的汗珠都是涼悠悠的。東方文學大師季羨林,每天淩晨三時起床,在夜深人靜中開始寫作,且幾十年如一日,莫說熱,連春夏秋冬也常常被他忘卻。可以說,從古至今,沒有一部文學著作不是靜下心來創作的結果。這種靜,既是環境的清靜、幽靜,更是內心的冷靜、平靜。即使思緒處於波瀾壯闊、萬馬奔騰之中,也能用靜的力量使其收放自如。另外,只要靜下心來,認認真真地寫寫日記,練練書法,也可以忘掉溽熱,消解浮躁,達到修煉內功、涵養心性、增強毅力、健康長壽之目的。

靜坐,就是像僧人坐禪那樣一動不動地靜心盤坐,讓煩燥不安的心慢慢靜下來。通過靜坐,可以淨心濾肺,放鬆身體,減少妄念,開闊胸襟。說“一年有四季”,可以接受;說“一年只有三季”,也不辯解,也可以接受。有了這種“容天容地,能容天下難容之事”的格局和氣量,工作、生活中就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與此同時,還可以調理肌肉系統、消化系統、呼吸系統、排泄系統、心理系統和神經系統,達到靜養之目的。白居易在《苦熱題恒寂師禪房》一詩中說:“人人避暑走如狂,獨有禪師不出房。可是禪房無熱到,但能心靜即身涼。”此詩還道出了靜坐的另一個重要功能,那就是“心靜”可以換來“身涼”。這種“涼”,是內心之“涼”,它除了涼快、涼爽之外,還包括舒緩、恬靜、愉悅等等。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