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6° / 27° )
氣象
2024-07-09 | 台灣好報

鹹鴨蛋裏有春秋/朱東明

鹹鴨蛋裏有春秋/朱東明

朱東明

上午,我收到了一箱快遞來的高郵鹹鴨蛋,恍然意識到今年的端午節快到了。算算看,今年已是第八年在節前收到這份過節禮物——高郵鹹鴨蛋。心中不免有些感動,我深知,收到的已不再是普通的鹹鴨蛋,而是一份濃濃的情意。

猶記得第一次收到從江蘇高郵快遞來的鹹鴨蛋,那是端午節前。收到快遞包裹後,我研究了半天,打開後更是滿心疑惑,這是誰給我送來的節日禮品呢?鹹鴨蛋配粽子是我們家鄉過節的標配,而高郵鹹鴨蛋是鹹鴨蛋中的極品,據說歷史上曾是進貢的食品之一,是能進入皇宮的寶貝呢。

打開滿滿一箱精緻的鹹鴨蛋,發現裏面有一封信,原來是我高中時的郝同學郵來的。他在信中言辭懇切地請我原諒他年少無知時所做的糗事,並表示從現在起,每年端午節前都會寄給我一箱鹹鴨蛋,以此來救贖他過去的錯誤。

唧個少年不輕狂呢,只不過各人輕狂的程度不同罷了。

八十年代初,我就讀於泥河區唯一的一所普通高中,學校距離我家有十五公里,那個年代沒有公共交通,家裏同樣也沒有出行的交通工具,腳踏自行車都沒有。十五公里的路程基本都是靠雙腳步行。我們求學都住校,一星期回家一次,補充下一周的生活必需品,其實也就是大米和鹹菜。在那個貧困的年代,一日三餐能填飽肚子就不錯了,六天裏,早和晚我們都吃從家裏帶來的鹹菜,只有中午才會在食堂買一點小炒。

我最盼望的是五月,星期六下午回家,八十年代初學校裏還沒有雙休,星期天下午返校,我總能有滿滿的收穫,奶奶會偷偷地將今年第一批鹹鴨蛋塞給我六個,讓我充當一星期的菜品。說偷偷摸摸的一點不為過,鄉下貧窮,家裏人口多,弟弟妹妹又小,難免眼饞、口饞。家裏養的鴨子並不多,只有幾只,下的蛋也少。奶奶攢起來還要拿去換些錢回來,用於補貼家用。

我們最喜歡家裏來客人,客人來吃飯,桌上肯定會有奶奶醃制的鹹鴨蛋,在吃不飽的年月裏,鹹鴨蛋是個奢侈品,桌面上最少會有三個鹹鴨蛋,每個都均勻地切成六瓣,呈圓形擺放在盤中,片片銀白色的蛋白上都頂著一個流油的蛋黃,像地裏油菜花一樣黃燦燦的。那時候,我們沒有手機,如果能拍照下來,絕對美輪美奐。我們有眼睛,色香味俱全眼睛感受不到,但嘴巴卻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我們用嘴巴發現美!大人們在桌上高談闊論,把酒言歡的時候,妹妹的手飛快地伸進盤子,一片鹹鴨蛋片刻就消失在她嘴裏。我們惡狠狠地盯著妹妹,眼巴巴地盯著盤子,希望妹妹別再偷吃,希望大人們嘴下留情。剩下一兩瓣的,好讓我們也飽飽口福!

我一次擁有六個鹹鴨蛋,難免被弟弟妹妹羡慕嫉妒恨。星期一的早餐上,去食堂買一碗白粥,然後坐在食堂一角,取出一個淡青色的鹹鴨蛋,對著窗外的強光照一照,找到空頭的部位,輕輕敲破一個小孔,用筷子挖出來一點點蛋白,舌尖感受那柔嫩細膩,喝一口白粥,再用筷子頭輕輕紮下去,吱一聲,紅油出來了,挖一點蛋黃,慢慢品嘗有顆粒感,仿佛極細的沙。集鮮、細、嫩、松、沙、油於一身。咬一口,滿嘴全是油,而且非常綿軟細膩。

好的東西是要慢慢品嘗的,一般情況下,一個鹹鴨蛋我會早、晚兩餐共用。

那時候就想,有一天,當我擁有足夠的能力,我一定要大口大口地將鹹鴨蛋吃個夠。

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6 個鹹鴨蛋吃一個星期,在六月份第一個星期卻發生了意外。星期二的早餐,我從家裏帶來的鹹鴨蛋不見了,5 個鹹鴨蛋全部失蹤。鹹鴨蛋是放在宿舍裏的,宿舍裏有八位同學,四張上下鋪床。有問題找老師,第一時間,我就告訴了班主任朱老師。

查!朱老師一邊安慰我,一邊瞭解情況。

鹹鴨蛋是奶奶從全家人口中扣出來特供給我的日常口糧,是希望我今天養好身體,將來考上大學,走進大城市,為家族光宗耀祖的投資。想想昏黃的煤油燈下,奶奶認真挑選鹹鴨蛋的場景,鴨蛋有兩種顏色,一種是白色蛋殼,一種是淡藍色蛋殼,奶奶叫它淡青色。淡青色蛋殼一斤要比白色蛋殼價格貴三毛錢。洗去蛋殼上的污漬分開放好鴨蛋,奶奶開始醃制工作,去附近一個叫小荒山的地方取一些黃土回來,又從家門口對面的水塘裏挑一擔水放入家中的水缸裏,放一點食用明礬,據說是給水中消毒,一夜後用此水和黃土拌在一起加入適量的粗鹽,攪拌成稀泥狀,然後將鴨蛋一個一個用調製好的黃泥裹嚴實,放在一個小口的瓦罐子裏(估計只能放三十個左右),用塑膠紙密封好,放在房間裏最暗的床下麵,二十天後,一棵棵黃得流油的鹹鴨蛋誕生了,奶奶拿著省吃儉用下來的鹹鴨蛋走上街頭,立刻引起老食客們的重視,都爭著買一兩個品嘗。一刀切開青白色的蛋殼,潔白緊致的蛋白,如凝脂般滑嫩,橘黃色的蛋黃馬上溢出紅色的油來。嘗一口,鹹得恰到好處,吃到嘴裏細膩綿密,油潤香醇,讓人讚不絕口。

失蹤的鹹鴨蛋最終還是被老師封鎖了消息。朱老師給了我兩塊錢,這事就這麼了之。直到畢業了都不知道是哪位同學偷吃了我的鹹鴨蛋。

多年後,我去拜訪退休在家的朱老師,聊起此事,他淡淡地笑笑,仍然沒有說出哪位同學偷吃了我的鹹鴨蛋。他說,那時候,住校生都是來自貧窮的農村,家裏的收入都是靠賣一點自留地的土特產和雞蛋鴨蛋的,我們剛好是長身體的時候,營養需求跟不上身體發育,饑餓讓我們在晚上九點自習後,常常去偷校外老鄉家田地裏的瓜果,甚至學校食堂裏白天的剩飯和鍋巴一夜之間都不見了。老師都知道是我們幹的,只是裝作不知道罷了。

朱老師反問我,你敢說,你一次都沒有參加過!我無語,我還真的參加過幾次集體行動。

有些事,可大可小,我們是學生。總不能把事情放大到桌面上來,說你們是小偷!是盜竊!

畢業檔案裏能留案底,會影響你們一生的前途。何況你們的品質都不壞!

鹹鴨蛋失蹤的時候,學校剛好接待某空軍部隊來招兵,那年代,政審方面非常嚴格,怎不能因為 5 個鹹鴨蛋斷送同學參軍入伍報效國家!我想起來了,應該是 82 年,我當時參加了空招體檢,後來因嘴裏有顆蟲牙而失去進入空軍某部的機會,好在我被陸軍某部錄取,成了一名軍隊測繪兵。我似乎知道了是誰偷吃了我的鹹鴨蛋,應該是我同宿舍的同學。不是老師查不出來,而是老師為了學生的前途,自掏腰包平息了這件並不光彩的偷吃事情。

歲月流轉,幾十年過去了。一些青春的故事慢慢地消逝在記憶裏,靜靜沉入心底。

忽然有一天,封存的記憶被打開。2017 年的端午節前,收到了一個快遞,有些莫名其妙,又有些好奇!打開一看,是一箱包裝精緻的鹹鴨蛋,數了數,50 個。看到放在裏面的一封信,我才知道是昔日的高中同學,我的上鋪兄弟郝軍。高中畢業後,我們各自一方,再沒見過面,容顏早已改變,估計走在大街上面對面都會擦肩而過,互不認識。老師守護了一生的秘密終究被揭開了。對於這件事,我早已釋懷,他並不欠我什麼,老師當年替他賠了我兩元錢。他應該感謝老師。

從此以後,每年端午節前,我都收到他郵來的鹹鴨蛋。高郵鹹鴨蛋,歷史上的朝廷貢品,今天成了百姓飯桌上的美味。汪曾祺老先生都說,高郵鹹鴨蛋,蛋黃如血,蛋白如雪。是食用之精品,人間之珍品。

時光悄然流逝,轉眼間己過了八年。每年端午節前收到的那五十個鹹鴨蛋,看似普通,實則承載著深深的情誼。它讓我想起了那段青澀的歲月,想起了老師的良苦用心和同學的愧疚與彌補。這份禮物雖然不是價值連城,但其中蘊含的情意卻無比珍貴。而我,也期待著秋天能回贈他一份銅陵白薑,讓這份值得珍惜的情意一直延續下去,成為我們人生中溫暖而美好的回憶。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