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5°
( 27° / 24° )
氣象
2020-06-28 | 臺灣公論報

所以,民調電話母體客製化不是空穴來風

五二○快到了,蔡英文總統將風光連任,然而,由於這次總統大選的一些爭議,讓蔡總統的第二任任期蒙上一些陰影。

這次總統大選堪稱是民意調查協助選民完成的民主選舉,民調在這次大選中發揮了很重要的取捨功能,一共有三次的民調替代了選民的投票而決定了選情,第一次是民進黨的初選,第二次是國民黨的初選,第三次是大選前一連串左右雙方氣勢與選民投票風向與傾向的民調。所以,稱二○二○總統大選是被民調操控的選舉,並不為過。如果,民調過程公正客觀,至少排除人為的干預,即使出現誤差,那是民調技術與統計的技術問題,可以容忍。反之,如果是有人以主場優勢,以內場的人為干預民調結果,那麼這次總統大選就是一次錯誤的民主程序與失真的選舉結果。

本報於第一六○期(一○八年十二月九日出刊)的頭版刊出「二次弔詭民調的問題出在母體被控制」(參閱附圖),主要是呼應陳水扁前總統與民進黨的「民調教父」游盈隆,質疑民進黨黨內初選民調抽樣的母體出了問題。當時,具體的證據不多,只能用有限的證據去推論「藏在細節裡的魔鬼」。

然而,經歷過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天羅地網的防疫措施,眾人突然發覺我們的政府利用電信公司的設備以及無所不在的基地台可以嚴密監控每位手機用戶的一舉一動,進而可以蒐集用戶的相關資料,從事所謂「大數據」的分析。

透過這次防疫演練的圖窮匕現,可以肯定的是:要把這套監控技術與方式用在控制民調的母數,那簡直就是殺雞用牛刀的小兒科。我們姑且不引用這次為了防疫需求引來各方對手機監控質疑的例證,找一個完全不相關、不敏感,又無形中露出馬腳的事證來說明。

今年的高雄燈會,主辦單位高雄市觀光局為了精確統計實際參觀人數,捨棄了一貫用「喊」的灌水人數,而與中華電信合作,以行動電話訊號感應方式計數。高雄市觀光局局長邱俊龍洩漏了非常重要的天機。邱局長說,到場參觀民眾不管使用那家電信公司的手機,都會傳出一種訊號顯示持用人所在位置,中華電信即以這種訊號計數燈會參觀人次,所不同的是中華電信只能分析該公司用戶的大數據資料,無法分析其他電信公司的使用人。

邱俊龍更進一步解釋,手機大數據的分析,能交叉分析出遊客的性別、從那裡來、年齡,讓主辦單位做為宣傳和下次規畫設計的參考。

這樣的說明夠清楚了吧!手機使用人的所有基本資料包括他家裡的座機電話,全部一清二楚,有了這些資料,民調的母體針對客戶需求而客製化篩選豈不是家常便飯?

記得民進黨黨內的初選民調,蔡英文要求延後並加入手機用戶,據分析,那就是以時間換取空間,去蒐集賴清德舉辦挺賴活動以及賴拜票足跡的用戶,將之排除在外,所以才有陳水扁直言「五家民調結果是從一個模子印出來,高低差都是二」,那是因為五家民調公司用的是同一個被篩選客製化的母體,所以,蔡英文勝出,而賴清德不服。

到了國民黨初選,民進黨非常清楚「草包好打,錢包必輸」,為了拱韓國瑜出馬,客製化的方向就是把鴻海集團龐大的關係企業與支持郭台銘的老虎軍團全部排除在母體之外。而初選前巡迴大造勢被採集到的韓粉大數據則是一魚兩吃,先是在國民黨初選時增加韓粉中籤的機率,到了韓國瑜出線後,再將韓粉全部排除,以至於才有韓粉質疑怎麼都沒收到任何一家民調的電話?以及韓國瑜的民調一度低到十幾趴,這就是操作過頭的露出馬腳,卻是把韓國瑜從一開始就打趴的高招。其中最經典的還是韓國瑜反制這種民調的「民調蓋牌,支持者改稱支持蔡英文」,這實在是民主政治最荒唐的劇情。

民調!民調!這個台灣的民主之恥,多少民主政治假汝之名而行。四年後,總統大選各政黨以民調提名候選人的機制,還要再玩嗎?【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