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
( --° / --° )
氣象
2020-06-28 | 臺灣公論報

台灣公論報公共論壇(廿七)─選前冒出來的大南方計畫

台灣公論報公共論壇(廿七)─選前冒出來的大南方計畫

出席論壇的來賓左起:輔英科大教授蘇嘉宏、國民黨前不分區立委蘇清泉、主持人國民黨不分區立委陳宜民、南華大學觀光所助理教授林倩綺、民進黨高雄市議會黨團智庫研究員林展鴻。論壇內容詳見第八、九版。

不論藍綠都缺乏南方思維的區域治理

主持人 陳宜民國民黨不分區立委

蔡英文總統在14日南下,大陣仗宣佈「大南方計畫」,有提出一些內容。這個計畫觸動了一些觀察與想法,那就是不論馬英九總統或蔡英文總統,對於南部的區域治理缺乏文化差異的關照。南部地區的文化型態、社會模式、社區結構與家庭組合,跟中北部是截然不同的,舉例來說,一個長照政策,南部的需求跟北部就是不一樣。

馬英九執政時團隊裡有幾位南方出身的政治人物?團隊中有真正基於南方文化所推動的區域治理?民進黨治理高雄,只知討好、給錢,對於下一代的年輕人完全沒有培養對外競爭的能力。對於產業發展亦同。舉例來說大林蒲遷村後,空出來的場域,可以把仁武大社的石化工廠集體遷建於此,或是把土地除污後轉型為生技園區,最後卻去搞了一個循環經濟園區,有點浪費。由於環保技術與自動化生產的改進,遷廠後的石化工廠污染與水資源回收都有大幅度的改善,可以有效改善環境與生產條件,石化工廠遷到大林蒲可以創造雙贏。

「大南方計畫」與新南向政策的連結,是一個有趣的觀點,基本上,是可以結合,中山大學的汪銘生教授就提出「南南合作」的計畫,是跟大陸的南方共同發展經濟。然而,蔡政府不跟大陸打交道,把南向政策導入東南亞,這一步就走偏了。根據教育部提供的預算,我們補助大學生出國交流的「學海飛揚計畫」,光是到東南亞國家就編列了1.7億元,東南亞之外到全世界其他國家的預算只有1.9億元。這對於將來學生要出國深造或打開眼界的幫助不大,學生到落後的東南亞國家能學到、看到什麼?應該是鼓勵到先進的國家交流,才有實質的幫助。

延續蔣經國十大建設精神與魄力的大南方計畫

蘇清泉國民黨前不分區立委

我在去年選屏東縣長時,就構思所謂的「大南方計畫」,但是,因為有很多是屬於高雄市,所以,當時不便多提。

日據時代的高雄州就涵括高屏地區,台灣光復後,我們經常說南部七縣市,雲林以南的區域都算南部,我小學的時候還參加過「南部七縣市少棒賽」,這就是那時候的區域概念。

最完美又能實踐的「大南方計畫」,就是蔣經國院長推動的十大建設,我就基於十大建設的精神提出「大南方計畫」。

第一、中山高由終點向南延伸案,才是貫通台灣南北,貨真價實的國道一號──中山高。一旦完工後有更多的遊客可以直接從中山高南下恆春、墾丁,觀光客更多、更方便,效益更大。而且,沿途有新園、東港、大鵬灣、林邊、佳冬、東海等密集的人口稠密與養殖產業區,經濟效益顯著。美國的南北高速公路就是直達最南方的佛羅里達的邁阿密,這何難之有?

第二、在鳳鼻頭漁港至中芸漁港間的沿海填海造國際機場,把小港機場遷移至此。根據國際機場協會(Airport Council International),機場依每年出入人次分為5級,桃園中正機場出入的人次四千二百萬,剛剛好達到A級的門檻,小港機場只有一千多萬,屬於D級,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遷到濱海填土造陸區是大勢所趨。

第三、如果要興建「高屏濱海國際機場」,屏東就要開闢南北向快速道路--屏東市到鳳鼻頭的快速道路,一方面讓屏北地區連結國際機場,也讓屏東市找到出海口,以便利在屏北的產業發展及運銷。

第四、高屏間快速道路,請回到當初我與王進士委員爭取由大寮直達屏東市和生路,也就是傳統台一線路廊的快速道路,這樣才能促進高屏一體。民進黨執政後廢掉此路線,改繞經屏東機場北方的路線,這已經成了「北迴快速道路」,浪費又無效益。

第五、興達港設立海軍博物館。興達港耗資77億擴建完成啟用後,我去看過,沒有一條漁船,非常浪費。因此,利用港區的海域與陸地設立海軍博物館,不只展示我們的軍艦,也廣收各國除役後的軍艦,可以成為世界級的海軍博物館,不但可以充分利用港區,也可帶動軍事觀光熱潮,創造雙贏,是最好的規劃。

第六、如同當年十大建設的鐵路電氣化,今日的高鐵必須往南延伸,不只延伸,還要讓高鐵進到屏東站,而不是停在六塊厝,這樣才能帶動屏東市由市中心區重新繁榮。然後,再由此向潮州、枋寮推進,甚至完成環島高鐵。我到海南島考察,海南島的環島高鐵,從海口市到海口市,分左右兩線,三小時走完全程。全程七百公里,他們只花六年的時間完工,我們從高雄到屏東的高鐵,17公里,要14年才建成,也未免太誇張。

第七、爭取在屏北地區設立台灣西部科學園區聚落的最後一站,以此帶動高屏的繁榮。屏東光靠傳統的農業與觀光,甚至升級版的農業生物科技園區,產值都太低,既引不進錢,也引不進人,這如何跟科學園區比?

除了硬體建設之外,今天聽了林倩綺教授從文化觀點提出的「大南方計畫」,受益良多,我會把「南方的文化元素」加進去,使它成為更完整的「大南方計畫」。

大南方計畫從地緣上應發展出文化獨特性

林倩綺南華大學觀光所助理教授

學界比起公務部門體系相對比較務實,我以中立的看法提供大方向的配套,民進黨的大南方計畫,未來是否有更前瞻或比較務實,不流於口水或畫一個很大的外象,事實上整個基礎不像蔣經國總統時代那樣務實的發展,並且連結到全世界。

民進黨對南方情有獨鍾,國際性有所謂的南向政策,但如果沒有深入了解內容,一般民眾或許沒有那麼關心,當我們在第一線接觸的時候,民眾的語言是什麼?或者是我們能做的比較務實性的扎根工作,都是要長期觀察的。

民進黨的論述長期重北輕南,雖然南部對政黨的支持基本上沒有這麼失衡,根據觀察也在五五波,不過好像一直給人北藍南綠的印象,有時候久了大家也就習以為常。事實上南部,尤其是高雄,並不是一直停留在比較狹隘的文化沙漠的解讀當中。

文化不僅僅是藝術,事實上文化的面向非常多,只有差異,講高低不盡公允,聽起來不管是往外的南向,或者是本島內部的南方,好像都是民進黨給大家的形象。如何在這種形象中走出大家比較看得到的色彩或光芒,後續國民黨藍軍的南方計畫,可以比較有務實性的規劃,就現有的條件來闡述。

以我的專業上來講,民進黨的大南方計畫,提到的觀光發展,我在這個領域,從國外回來也談了很久,似乎我們在政策性的發展都以世界已開發國家來作為模範,我認為目前從地緣或地形上來看,應該可以發展出自己的獨特性。

對於島國來講,在經濟發展上都會尋求過去成功的策略,但是觀光要走出去,事實上文化也是有一種很強的基底,這種基底是很難被取代的。觀光文化上,務實來講,高雄觀光要能夠再發展,需要比較大型的像可以讓大家看見的旗艦的觀光發展計畫。

在地的生根其實有些條件,不管是中央或地方,長期在硬體上的建設,我們發現在捷運的橘線,應該已經形成藝術文化網絡的意象。比如從小就有的一起生長的文化中心,一直到衛武營和大東,其實這一整條的藝術文化網絡,在硬體有一些平台的條件。

對於軟實力、人才或非這個專業領域人才的投入,相對是比較缺的,這倒是一個機會,面對高齡化社會提供一個可能性的出口,讓高齡人口有可能性的參與。比如旅遊,不是只有身體的參與,在心理或身心靈的平衡,軟體這塊和文化有很大的關係。

台灣在地化的部分也很重要,因為以已開發國家作為模範,多少壓抑了本身文化的發展,對於國際的連結,我覺得可以透過硬體,對於軟實力的支撐,應該由專家來帶領軟實力的培養。

民進黨的大南方計畫對在地人是誠意

林展鴻民進黨高雄市議會黨團智庫研究員

身為屏東子弟,念書在台南,又在高雄發展,生活環境幾乎都是在南部。南方不只是地域上的概念,台灣其實就是一個小島,沒有太大的差異,真正的差異在文化,屏東「站尾包衰」,只要有任何政治人物提到以南方為觀點的政見,都是會受到忽略。

小英提到的大南方計畫,在政策上的競爭,也許國民黨認為這是急就章,但是以在地南方人來看,這是一個誠意。今天妳要參選總統的人,把南方當成一回事,內容我大概看了一下,至少她把過去曾經提過的南方計畫做了一個盤整,然後做一個資源上最有效的分配。

站在老百姓的立場,大建設來我的家鄉,我當然全部都歡迎,但是站在一個整體國政資源的分配,在選票的競爭上,到底訴求是感性的還是理性的?牽扯到自身利益的話,那當然是感性為主,像高鐵要延伸到屏東六塊厝,但是潮州人就說為什麼不走東港、潮州,甚至恆春人說為什麼不直接殺到恆春?這些都是合理的。

其實在老百姓的觀念裡面,每個政治人物講出來的,對老百姓都是有利的,選票的選擇就是在於執行者是誰?政治人物開出來的支票會不會兌現?所以我不反對任何的政黨提出再多的支票,但是你要告訴我們你有沒有能力去實現?

林教授提到的觀光,觀念是比較屬於國際化的,在南部,特別是以我自己的家鄉屏東來講,屏東的農業,台灣人說「寧可賣田賣地去讀書」,家裡的長輩的人都說留在屏果沒出息,你去台北好了,去大都市發展。

屏東好不容易從蘇貞昌的時代到蘇嘉全,陸續有一些如鮪魚季、墾丁的春吶,這些對屏東來講,真正有感覺的是在於經濟上的受益,在文化上並沒有所謂的光榮感。你去問問恆春當地的老百姓,春天吶喊下來,真正賺到錢的是墾丁大街上的人。對恆春人來講,只是造成生活上的障礙。

所以發展觀光的時候,你是要它的經濟效益還是要提升文化素養?在觀光的發展上,我們也常聽到一個蠻好笑的論點,發展地區的觀光特色,比如說像原住民文化,找原住民呈現當地原住民的生活型態,問題是原住民會問:「我是被觀光消費的對象嗎?」

小英的大南方大發展,從聚落到交通的連結,到農產品的行銷,然後到觀光的發展,基本上這是這幾年來,不論藍綠,大家都共同提出的,要去盤整它的細項,就屏東來講,我們也希望屏東工業園區發展起來,讓屏東的農產品能夠外銷到世界各地。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