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0° / 26° )
氣象
2020-06-28 | 臺灣公論報

始亂終棄最後還是亂成一團的屏南區立委選舉

2020這一屆的全國立委選舉,最精彩的一局當屬對政局影響最輕、最無足輕重、最無懸念,但是,卻最勾心鬥角、最詭譎多變、最毫不避諱政治交易的屏東縣第二選區(南區)立委選舉。

蘇震清(圖中)的選區雖在屏北,但是在恆春一直設有服務處,受理選民服務,圖左為服務處的主任現任恆春鎮代會副主席陳進興。

立委席次三缺一紛爭從此開始

本來屏東縣有三個立委選區,後來因為人口流失,裁併為南北兩個選區,大刀攔腰一砍,屏東縣唯三的三個鎮──潮州鎮、東港鎮、恆春鎮全部劃歸二選區的南區,可見其份量之重,加上該區又是兩位主席的故鄉,民進黨蔡英文主席以及國會政黨聯盟黨主席妙天的潮州故鄉,象徵性意義不容小覷。

這一選區的戰事,從重新劃分選區「切肥肉」開始,就紛爭不斷,各方勢力把對自己最有利的方案往中選會送。塵埃落定後,各黨初選進入搶食「三缺一變為二」的大餅。原先一選區與二選區的立委是民進黨的蘇震清與鍾佳濱,因為三選區的莊瑞雄霸住釣魚台,動不了,一、二選區的兩人只有一人能出線。一開始時,兩人姿態擺足,堅持參選到底,毫不退讓,到了要實施民調決定勝負前夕,蘇震清突然宣佈禮讓鍾佳濱,促成團結。外界也解讀雙方達成默契,蘇震清以退選禮讓鍾佳濱,交換鍾佳濱支持蘇震清選下屆縣長,但是,鍾陣營私底下否認有條件交換說,不然,民調決勝負也可以。

蘇震清退選後,轉向既定的路徑,先爭取不分區立委,守住舞台,然後進取2022年的縣長選舉。本來,在蘇震清叔叔立法院長蘇嘉全的護持下,本是十拿九穩,卻憑空冒出誠美材案,沒想到新任黨主席卓榮泰對此非常堅持,不惜違背當初承諾,拒絕把蘇震清排入安全名單,於是加演了蘇嘉全太太洪恆珠出來扯鍾佳濱後腿以交換蘇震清入圍的戲碼,最後勞動蔡英文親自出馬大喬小喬才擺平,眾目睽睽下進行暗室交易──蘇震清空降二選區參選,把原先已經提名的莊瑞雄改列不分區。此一交易曝光後,各界譁然,這簡直就是把南區當作民進黨喬內部紛爭的籌碼甚至提款機。但是,民進黨硬是吃定這一區。莊瑞雄也不滿把他排在安全名單邊緣的第13位,後來又向前提升至第10位,才擺平「蘇上莊下」的貍貓換太子。

民進黨「蘇上莊下」鄭朝明不讓

但是,問題還沒了,參加民進黨第二選區初選光榮落敗的前立委鄭朝明堅持依黨內初選的遊戲規則,如果莊瑞雄退選,應該是由他遞補,而不是空降外人參選,鄭朝明堅持他才是正統,也完成以「無黨籍」參選的登記。

另外,上一屆與莊瑞雄廝殺落敗的台聯黨秘書長黃昭展,也發出不平之鳴,認為「蘇上莊下」完全看輕選民,作態參選。但是,黃昭展與潘孟安的關係非比一般,可能在潘孟安的勸退下,沒有繼續唱反調,宣佈為了促成綠營團結「棄選」。

周佳琪在其父屏東縣議會議長周典論的加持下參選立委,實力不可小看。

談完民進黨的家變,再來看兩黨在這一選區的交鋒,國民黨在這一選區是由屏東縣議會議長周典論推他年輕的女兒周佳琪出馬參選,周佳琪也順利贏得黨內初選,挑戰莊瑞雄。地方上觀察「莊周」這一組人馬對戰的焦點有二:一是潘孟安縣長如何輔選黨內提名人與黨外有革命情感的政治盟友?因為周典論議長與潘孟安縣長的關係太密切,於是坊間盛傳,潘縣長將暗助周典論周佳琪父女,如今,莊瑞雄換成蘇震清,潘孟安從應付一人變成要應付蘇家班,左右更為難。

觀察的第二個重點是:如果潘縣長果真暗助周典論周佳琪,那麼周典論要如何回報?在為愛女全力衝刺立委寶座之餘,連帶競選的總統選票是倒給「本黨」的韓國瑜,抑或是投桃報李倒給蔡英文?兩黨政治的界線在屏東縣是非常模糊不清的,這絕對是「分裂性投票」的經典之作,且拭目以待。

東港安泰醫院榮譽院長蘇清泉,鎖定目標為2022年的縣長選舉。

國民黨的不分區讓蘇清泉衝冠一怒

原本已經單純化的國民黨選情,周佳琪就以逸待勞迎戰家變之後的蘇震清。未料,國民黨也禍起蕭牆,因為一份不分區名單掀起一波波瀾。

去年參選屏東縣長挑戰潘孟安雖敗猶榮的東港安泰醫院榮譽院長蘇清泉,於選後定調繼續問鼎2022年的縣長選舉,就沒投入這屆的立委選舉,並派出其左右手林育先參與二選區的國民黨初選,勝負底定後,蘇清泉就以大家長的身份輔選北區的葉壽山與周佳琪,他則全力爭取國民黨的不分區,以便取得參選縣長的舞台。未料國民黨的不分區名單公佈後,蘇清泉未獲列入不分區,以目前這種氛圍下未獲提名,「是可忍」,但是,一看名單,廖婉如代表屏東縣排入不分區的第七名,就是「孰不可忍」,太污辱人了,蘇清泉大為反彈。

從地方上的角度來看國民黨的不分區名單,最大的敗筆不是吳敦義、吳斯懷,也不是什麼車宜靜,而是廖婉汝,廖婉如排不分區第七,意義何在?功能何在?下屆縣長要派她去選嗎?這就如同把岳飛從前線急調回京的十二道金牌,嚴重打擊出征將士與支持者的士氣,顯然黨中央是有人刻意「卡蘇」。

本來,地方上已經排列出2022年屏東縣長選舉的對戰組合為「雙蘇決戰,雙清對決」,也就是「蘇震清VS蘇清泉」的精彩戲碼。甚至已有人推演出將來候選人號次抽籤時,兩人要一頭一尾,中間一定要隔著幾個其他的候選人,以免鄉下選民分不清楚只有一字之差的蘇震清與蘇清泉,而蓋錯選票,態勢演變已至於此,可謂未演先轟動。而且,兩人有志一同爭取兩黨的不分區立委,以便為縣長選舉熱身,這對地方而言是最好的長期性良性競爭,因為兩人為了下屆縣長選舉,必然使出渾身解數,服務選民,全力為地方爭取建設,這是對屏東縣最有利的安排,因為左右逢源。

後來,蘇震清「不分區未遂」,被迫轉移戰場到屏南,蘇清泉也衝冠一怒準備再戰二選區立委,一時「雙蘇決戰,雙清對決」的戲碼可能提前上演,選民搬凳子準備看好戲。以蘇清泉深耕基層的實力,以兩黨分別分裂的高張力態勢,以及民進黨「吃人夠夠」所激起的反彈,蘇清泉還是有希望的。

不分區名單公佈後,國民黨的支持者自發性到屏東縣黨部抗議,不反對廖婉如列不分區,但是,希望在廖婉如之外,把蘇清泉排入安全名單。蘇清泉也於大鵬灣召集支持者徵詢是否撩下去的意見,一時劍拔弩張,蘇震清、鄭朝明、黃昭展、蘇清泉、周佳琪紛紛拔劍四顧,最後黃昭展與蘇清泉在最後一刻棄選,共譜「始亂終棄」的劇本。

南二區參選爆炸多達九人參選

蘇清泉在宣佈棄選並直指下屆縣長選舉後,立馬擔任周佳琪競選總部的主委,這一步棋算是「退一進二」的高招,也俱見蘇清泉在政治操作上更趨成熟。蘇清泉的目標在三年後的縣長,此時若投入立委選舉,不論當選與否,都將造成藍營分裂,以及與周典論的關係從「不同掛」劣化成決裂,絕對不利於縣長選局。若此時臥薪嘗膽,退選並擔任周佳琪的主委,全力輔選,拉攏與周典論的關係。最重要的是,讓時間來解決潘孟安與周典論的革命情感,潘孟安兩屆任滿,下一任縣長民進黨不論誰出馬,都可以讓周典論從「藍綠一家親」解套,蘇清泉若能順勢爭取到周的支持,當然最好,即使周保持中立,對蘇清泉而言,就是大利多,這是一手好棋。

雖然黃昭展與蘇清泉在這選區退選,但是,南二區還是有多達九人參選,除了前述的蘇震清、周佳琪與鄭朝明之外,還有國會政黨聯盟的鄭文龍、台澎國際法法理建國黨馮家芸、中華統一促進黨何麗莉、台灣工黨何秋葺、無黨籍的姚宗翰以及以與時代力量結盟的無黨籍參選人張怡。

張怡在選恆春鎮長時穿著律師袍拜票,嚇壞了鄉下人。

參選爆炸的消極原因,是政黨法修法後,各政黨必須在各種選舉中提名一定比例的候選人參選,否則將註銷政黨登記,各政黨只好硬著頭皮拉伕參選;積極的原因是各政黨為了達到5%得票率的門檻,必須衝高政黨票,更是積極物色有票之士參選,在恆春地區參選的鄭文龍與張怡就是這種機制下的產物。

兩人都參加過去年恆春鎮長的選舉,這次選立委也算是鎮長選舉的延長賽,鄭文龍雖然在鎮長選舉僅拿了八十多票,但是,在朋友引薦下,透過國會政黨聯盟南部選區總督導李良渡向妙天力保,終獲提名。然而,南二選區的潮州是妙天的老家,主席家鄉的得票不能漏氣,「阿龍師」的壓力可不小。

張怡以高學歷及鄉下律師獲時代力量青睞,以「刺客」的角色參選,但是,這名刺客卻專刺恆春人,被他告的恆春人不下十位,而備受爭議。本來,鄉下律師等同鄉下醫師,提供醫療服務或法律協助,彌足珍貴,現在倒好,反而以法律優勢動輒提告,讓人心生畏懼。上次選鎮長時,張怡還穿著律師袍拜票,嚇壞了鄉下人。

恆春人的鬱卒:通通無三小路用

明年這場總統與立委的選舉,最鬱卒的就是恆春人,恆春人常常說「總統(蔡英文)恆春人(楓港),縣長(潘孟安)恆春人(車城),央行總裁(楊金龍)恆春人(水泉);行政院長屏東人,立法院長屏東人,對恆春通通無三小路用!」

恆春半島是全台灣被「土地不正義」糟蹋最慘的人間煉獄,一個小小的恆春半島被政府塞了一座核電廠、一個鎮日廝殺的三軍聯訓基地,一個霸凌地方不遺餘力的國家公園,也就是俗稱三害的「鄰避設施」,後來又追加了貽害萬年的汞汙泥及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至於好不容易要打通的台26線旭海安朔段,卻活生生被斬斷。這些切身又深沉的苦痛,自稱恆春人、屏東人的當朝權貴,通通無法也無意代為解決。

以恆春人最在意的墾丁國家公園而言,潘孟安在擔任議員時,蘇貞昌在擔任縣長時,蘇嘉全在擔任立法委員時,為了選票,都曾與恆春人站在同一陣線,力抗國家公園。可是,在他們後來選上縣長,擔任內政部長、立法院長,兩度擔任行政院長,都有足夠能力為恆春人處理國家公園的問題時,卻從未見他們出手相救,成為「始亂終棄」的另一套劇本。【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