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5° )
氣象
2021-02-28 | 臺灣公論報

永遠忠誠、堅守正道、戰鬥精神、三五九二 期勉江啟臣以新四維重建黨與國

永遠忠誠、堅守正道、戰鬥精神、三五九二 期勉江啟臣以新四維重建黨與國

江啟臣服役時為陸軍兩棲特種部隊的海龍蛙人,其隊訓軍風就是「忠誠」。(圖/江啟臣提供)

中國國民黨黨主席江啟臣於二月二十日,在獲選TIME時代雜誌「百大未來世代領導人」的加持下,宣布競選連任國民黨黨主席,同時釋出不競選下任總統的條件,單純帶領國民黨的「造王團隊」奪回政權。

江啟臣這個市場區隔的策略,堪稱「戰略清晰」。幾個想要參選黨主席的人,都是打著以黨主席為跳板,以便取得總統候選人的算盤,江啟臣這一刀切下去,切斷兩者牽扯不清的瓜葛,讓黨主席與「酸宗痛」是兩碼事情。

吾人支持江啟臣的定位,更期勉江主席以新四維重建國民黨與國家社會。這個新四維要從江啟臣有別於傳統文謅謅政治人物的出身說起。

江啟臣當兵服役時為陸軍兩棲特種部隊的海龍蛙人,海龍蛙兵宣示的信條,總括一句話,就是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令人欽佩與凝聚團結的信條與軍風──永遠忠誠

「永遠忠誠」不應只是軍隊的信條,更應該是這國家與社會的「第一維」。不論是個人、族群、團體、政黨、政治人物與國家領導人都必須忠於國家、忠於人民、忠於民主,而不是忠於自己偏執的意識形態,卻貽誤蒼生,忠於自己獨拜的神主牌,而人神共憤。誰沒有意識型態?誰沒有原生信仰?但是,一旦居廟堂之高,就不能單憑自己的原生信仰,不顧一切後果去實踐自己的意識形態,一如川普治國。

三十幾年前,當民進黨初崛起時,當時政治圈與輿論界還倡議以所謂的「忠誠反對者」形塑反對黨,從而建立良性的政黨政治。然而,時至今日,已經沒有人敢再提「忠誠的反對者」。因為民進黨不論是在野或執政已經徹底破壞了「在野時扮演忠誠的反對者,執政時以民主精神對待在野的忠誠反對黨」。民進黨以少數在野時,不惜犧牲台灣的整體利益,以少數暴力挾持國家機器,不惜玉石俱焚的扯後腿;一旦以多數執政時,即以多數暴力追殺在野黨,趕盡殺絕。台灣已經徹底失去可貴的忠誠精神,遑論「永遠忠誠」?江啟臣出任國民黨黨主席,以其出身,首要的任務,就是重建國家的「第一維」忠誠之風。

至於第二維「堅守正道」:比較蔡英文總統與馬英九總統的治國招數,剛好就是巧與拙的兩個極端,蔡英文的大巧以至於奸佞,馬英九的大拙以至於愚蠢。奸,則傷民誤國,愚,則親痛仇快。

蔡英文兩任總統任期,大家算是見識到政治可以這樣無線上綱的私心自用,一圈圈由近而遠的「贏者圈」,由核心以至於外圍以迄最邊陲,可以這樣論功行賞、坐地分贓、利益均霑、葷素不忌、澤惠三代、以分享政治利益建構牢固的統治集團與本位政策,以確保其永續執政,這還只是其中之ㄧ端。

政治,不可能沒有權謀,但是,還是要堅持「堅守正道」的底線。

第三維「戰鬥精神」,江啟臣對國民黨戰鬥序列最重要的整頓,就是逆轉怯於公戰,勇於私鬥的「內鬥內行,外鬥外行」,這點國民黨要「以敵為師」,民進黨不論如何內鬥,一旦塵埃落定就是團結一致,全力對外作戰。

第四維「三五九二」,也就國民黨最大的資產──三民主義、五權憲法與九二共識。

江啟臣接任黨主席之初,面臨黨內嚴重分歧的路線之爭,國民黨立院黨團的青壯派,主張棄五權憲法而行三權分立,更迎合當時氛圍附和民進黨主張拋棄九二共識。幸虧江啟程居中協調,堅守立場,暫時維持九二共識,有條件維繫五權憲法。如果,完全棄守「三五九二」,國民黨就成了民進黨的附隨組織。從現實的立場而言,已經整碗捧去的民進黨,一旦如願廢除監察院的糾彈監察權,將更肆無忌憚,一旦失去考試院,所有民進黨權貴的黑官一夕之間全部漂白為正式且高級公務員。

再說九二共識,拜登上台後,蔡政府面臨必須與中共重啟對話的壓力,然而,如果不能回到九二共識的基礎,對岸是斷不可能開啟對話之門。現在,球在國民黨手中,鑰匙也在國民黨口袋裡,話語權也在國民黨口中。國民黨此時可以出面為九二共識正本清源,不論對岸如何為九二共識「加註」,原汁原味的九二共識,必須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而且不是「一國兩制」,以便為民進黨找到與對岸重啟對話的下台階。

江啟臣接任黨主席以來最大的敗筆,就是處理人事問題。從推舉李眉蓁參選高雄市長;指派王金平擔任出席海峽論壇代表團團長、王卻跑去與蔡英文通風報信;任命組發會主委李哲華兼任高雄市黨部主委,曹桓榮任副主委兼代;以及運作由連勝文兼任黨秘書長因放話而破局,這些都是失策與罩門。無知人之明,何來人才勇於任事與再造中興?

江啟臣擔任「造王」的黨主席,首要任務就是推舉二○二二年縣市長選舉以及二○二四年的總統大選的候選人,面對這兩項艱鉅且吃力不討好的任務,吾人只有一個叮嚀,提名方式要徹底擺脫民調的反操控,尤其是總統候選人的提名要完全棄絕民調的方式。因為根據二○二○年總統大選的慘痛教訓,幾乎可以說「誰掌控了中華電信,誰就掌控了總統大選」。

以民調產生候選人,除了易為對手反操控之外,經過大數據分析與過濾後的客製化民調母體,更可以讓對手輕易操弄出他們想要、比較好打的候選人,以及在競選期間製造被徹底打趴又失真的民調數據,後者無法抗拒,但是,前者必須徹底排除,另建總統候選人的產生機制。

客製化的民調母體,已經成了台灣政治發展的惡性腫瘤,不可再信。【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