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5° / 25° )
氣象
2020-03-31 | 大華網路報

本報專欄--前方防疫吃緊 後方爭權緊吃

感染新冠肺炎的確診案例在最近兩周大幅增加,整體數字已超越三百位,對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而言,防疫的壓力可謂是愈來愈大。尤其是歐美國家的確診人數不斷創新高,從該等地區返國的民眾感染新冠肺炎的機率也相對增加,更對防疫形成空前挑戰。只是當第一線防疫單位為防止疫情失控而人力物力吃緊時,負責後勤支援的後方,反而為了爭權在緊吃,怎不令人浩嘆!

回顧當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由二級開設因疫情升溫而提升為一級開設時,坊間即多有評論指出,不僅升級的速度太慢,且指揮官的層級未提升亦恐不利防疫與振興經濟。這當然不是否定指揮官陳時中的努力,只是囿於職務層級,要發揮擴大部會協調的作用並不容易。果不其然,本該配合防疫的行政院有關單位,在疫情愈來愈嚴峻情況下,思考的還是如何爭權與濫權,真是今夕是何夕!

有觀光局員工為了接待局內主管之子,成為新冠肺炎的確診案例,且傳染給5歲幼女。若是該員工及其女兒在感染新冠肺炎未來有什麼後遺症,那位長官對得起個案嗎?平時利用職務之便就算了,在防疫的關鍵時刻,豈能不依照一般防疫程序,讓自海外返台人士儘速居家檢疫,在機場喝咖啡增加與他人接觸機會、徒增他人染疫風險?如果這不是防疫的螺絲鬆了,什麼才是!

這難道不是因為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一級開設的層級未提高,有關部門才會認為防疫與本身的關連性不強所致嗎?尤其是日前發生醫院急診室醫生身穿「輕便雨衣」而非防護衣來防疫,說明第一線醫療院所有防護用品不足的現象。儘管醫院事後回應,此係當時物資配送不穩定的緣故,但現在物資已全數到位。疫情尚未大爆發即有此種現象,難道不是防疫行政單位該注意嗎?

行政院不能認為口罩問題稍稍減緩了之後,其他問題就不重要了。疫情對經濟發展造成影響,很多人可能因此失業,對社會治安的衝擊更是不容小覷!偏偏負責治安維護,並兼管居家隔離、檢疫人員管制的內政部及其轄下的警政署,卻在關鍵時刻因偽造文書問題鬧得不可開交,再加上行政院長挺警政署而打臉內政部,連檢察機關都被迫捲入,這是在此關鍵時刻該發生的事嗎?

不能因為民進黨政府即將在五月二十日開始新的任期,內閣人事將有所調整,相關人士就不顧疫情尚未趨緩,也要有所動作,以免使本身職位受到影響。只是在防止疫情擴散的關鍵時刻,與防疫有重大且有上下從屬關係的行政院、內政部及警政署,卻因為爭權將防疫工作擺在一邊,恐怕會讓百姓情何以堪,心想是否當初選錯人了?

更何況最近中研院與台大因為是否該公佈確診案例的旅行足跡,鬧得打公文筆仗,也不見相關單位介入協調,任由雙方各執一詞。特別是中研院係隸屬總統府,台大歸教育部督導,兩單位位階不同,更需要相關單位介入協調。不過總統府與行政院似乎都在忙著人事佈局,而未有多餘時間來關心防疫及後勤支援的事。試問若疫情持續或擴大,政府的應變機制在那裡?

其實在2003年SARS期間,行政院長親自擔任防疫及紓困委員會召集人,行政院副院長及前衛生署長則分任副召集人,負責第一線醫療防疫、後勤支援及非醫療事務整合,運作良好。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台灣確診及死亡,迄今雖仍較SARS期間少,但受到歐美回台人士的第二波衝擊,居家檢疫與隔離人數已破5萬人,不可輕估其後續效應。

新冠肺炎疫情讓過去未受SARS影響的歐美各國,不論在經濟及社會上都遭受重創,其所衍生對台灣造成之經濟與社會衝擊的問題,更是較SARS期間有過之而無不及。最高行政首長,不論總統或行政院長,難道不該親自跳下來指揮,豈能任由防疫指揮官決定是否該發布緊急命令?疫情如此嚴重,行政院、內政部與警政署還有時間忙著搶位子,不就代表未將防疫當一回事嗎?

既然防疫的後方有心力在爭權,說明還有充分餘裕來支援前方,讓防疫前後方能夠不分彼此,以發揮防疫最大效果。最高行政首長顯然要跳到防疫第一線,而不是躲在背後關心職位安排。 (作者艾中樺,台灣/大學教授)

圖1:行政院不能認為口罩問題稍稍減緩了之後,其他問題就不重要了。(資料照片)
本報專欄--前方防疫吃緊 後方爭權緊吃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