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8°
( 18° / 17° )
氣象
快訊

2020-01-12 | 中央社

網紅世代圈粉青年 讓選戰關鍵站出來投票

選戰落幕,網紅世代來臨,賦予傳統政治新面貌,也成功讓被視為選戰關鍵青年族群站出來投票,學者及政界分析,太陽花學運是分水嶺,加上網路興起,讓青年接觸政治的管道更多元,也因民主、同婚等價值,讓過去沉默多數站了出來。

2020正副總統及立委選舉落幕,蔡總統以817萬票,擊敗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成功連任;這場選舉更是數十年來相當精彩的選戰,也因為青年及長輩的政治光譜趨於兩極,這場選舉也被稱為是世代對抗,更因為網紅世代的來臨,賦予傳統政治新面貌。

在這次的選舉中,為數不少的青年在社群網站上紛紛貼文,呼籲年輕人應返鄉投票,究竟青年開始積極參與政治的契機是什麼,以及為何這次的選戰,青年選票被稱為是選戰關鍵。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林宗弘受訪表示,這次選舉中被廣為討論的就是主權議題、香港因素,也在年輕世代中發酵的比較強烈,畢竟所謂年金改革等政策議題都是比較短期,唯有主權、民主自由是涉及年輕人可能未來70年的生涯,也因此主權議題成這次選戰焦點。

林宗弘舉例,2018年的縣市長選舉,年齡的界線並不明顯,但這次的2020總統大選出現明顯界限,例如在1990年代民主轉型時期,也曾有一批年輕人站出來為了民主與台灣認同投票,當時這批年輕人現在已步入中年,也因此在這次選舉中,因為主權議題,讓民進黨取得優勢。

至於是不是「老人都投韓國瑜、青年都投蔡英文」,林宗弘指出,根據調查,長者對民進黨的支持度確實稍低,但長者間的藍綠差異相當接近,在長者藍綠比例接近的情況下,青年選票自然成為選戰勝負關鍵,倒不能一概而論的說「只有青年護主權、中老年人不顧主權」。

長期投入地方、中央輔選的綠營人士指出,台灣的投票行為開始出現藍綠對立的情況,大概是從1994年陳水扁與趙少康、黃大洲競選台北市長開始,自此之後的選舉幾乎都處於藍綠對立的狀況,50歲以上資深選民部分,投票行為一直受到藍綠對立的影響,也因此有一句話是「你講兩三句話,我就知道你是藍是綠」,投票行為趨於固化。

他指出,但年輕人受到網路等多管道的影響,加上這次綠營透過各種平台接觸年輕人;反觀韓國瑜,訴求的是懷舊的70、80年代,受眾明顯有所差異。

另一名綠營人士則指出,在洪仲丘事件、太陽花學運之後,青年接觸公共議題方式變得多元,而太陽花事件是一個分水嶺,讓青年開始關心社會議題,最後這些議題必然會落實到投票意向。

除此之外,社群網站、網路的興起,還有所謂「懶人包」、「圖卡」、「逐字稿」等媒介,讓青年有了更多管道認識政治;反之,政治人物過去接觸青年方式為舉辦校園演講,但也因為時代進步,也透過直播、社群網站等方式接觸青年。

他舉例,例如邱威傑(呱吉)選上了台北市議員,館長陳之漢、阿滴等網紅也透過他們的影響力,吸引更多年輕族群參與社會議題;投票前,許多網紅雖然未表態,但透過發文呼籲青年「要投票」,相信對於青年投票率的成長有一定影響。

他認為,國民黨雖然也有網紅相挺,但這些網紅大多只談韓國瑜,較少涉及同婚等其他公共議題,無法吸引同溫層以外的粉絲。

世新大學傳播管理學系教授兼系主任許碧芳接受訪問時表示,1995年後出生的民眾稱為「Z世代」,根據許多調查,不只是行銷層面,就連政治議題,此族群確實會受到網紅的意見影響。

許碧芳指出,Z世代是未來潛力族群,這些人已經陸續擁有投票權利,根據調查,年輕一代對意見領袖(KOL)的信賴甚至比明星為高,相信未來各大品牌在意見領袖身上的廣告預算都要加大,而這種口碑影響力甚至比傳統電視廣告高出2倍。

許碧芳認為,這些影響力不只是對政治,在商業上也同樣有其影響力,這也是為什麼現在許多廠商都喜歡找網紅來代言產品。根據數據顯示,微網紅(粉絲人數1000至10萬以下)的圈粉能力甚至比大網紅還好,因為微網紅對於粉絲的黏著度較高,更能夠帶動銷售。

台師大政研所教授范世平分析,蔡總統的理想性較能打動年輕人,透過網紅「博恩夜夜秀」等網路節目與青年互動,很有效果。

一名1985年出生的國民黨青世代受訪時認為,韓國瑜的支持者包括外省族群、資深軍公教以及死忠的韓粉。對於外省第一代、第二代及60歲以上的民眾曾經歷「台灣錢、淹腳目」輝煌年代,而當時的執政黨就是國民黨,加上政黨輪替後,國民黨普遍處於弱勢地位,韓國瑜對這些支持者來說是情感投射,「選民支持的或許不是國民黨、不是韓國瑜,而是嚮往」。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