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5° / 25° )
氣象
快訊

2022-06-05 | 匯流新聞網

【非主流選票3-2】蔡昆儒:第三勢力政黨能否扮演監督力量是關鍵

【非主流選票3-2】蔡昆儒:第三勢力政黨能否扮演監督力量是關鍵

CNEWS匯流新聞網記者屈彥辰/專題報導

政黨作為選民利益的反映和集合體,當代政經議題漸趨複雜,傳統政黨逐漸面臨多元挑戰。根據估計,2020立委選舉中,約有10至13%的選民選擇票投主要政黨以外的政黨,展現特別的投票意向。今年適逢縣市首長及地方民代選舉,選民投票意向為各候選人陣營所關注。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辦公室主任蔡昆儒受訪,指出地方選舉是檢驗地方議員過去四年的表現,每次選舉有不同的局勢,關鍵是第三勢力政黨能不能在不同局勢中,扮演讓人民信任的監督力量。

蔡昆儒自述,他經歷過2016年大選、2018年九合一大選和2020年大選,他認為有選民投給主要政黨以外的政黨是很合理的事情。傳統的民進黨、國民黨雖然有名,但包袱較重,選民喜好分明。就他觀察,選民對於第三勢力的政黨抱持的態度,大多「好奇大過厭惡」,約有1到2成的選民會對「非兩大黨」的政黨產生較高的興趣。

蔡昆儒說,第三勢力普遍面臨知名度不高的情況,同時選民亦會產生相對高的好奇跟期待,選民會認為因為是新人,搭配年輕清新的形象,地方選舉中可以給年輕人機會試試看,這部分體現在議員、鄉鎮市民代表的選舉。至於純粹投「賭爛票」或「廢票」的,他個人認為比例偏低。

談到這群約佔政黨票總票數10至13%的特別選民,是否有可以爭取的空間,蔡昆儒認為,政黨票有個特別狀況是,由於選民會分裂投票,比如說總統投給民進黨的候選人,立委投給民眾黨或時代力量,政黨票分給其他小黨,讓小黨可以拿到票,這是其中一種可能。或讓小黨衝破3.5%,仍有機會爭取獲得政黨補助款。雖然還是會有些較為特殊的投票行為,比如基於宗教動員而投票,像是信心希望聯盟,不過總歸來說,雖然從政黨票來看,非四大政黨的政黨有些可以努力的空間,但票數也就這樣子了,選民投票時會傾向較有聽過的政黨以及候選人。

蔡昆儒進一步分析,每次選舉年有不同的局勢,從2016年、2018年、2020年,到今(2022)年選舉,甚至後(2024)年的選舉,每次都會面對不同局勢。他強調,第三勢力政黨能不能在不同局勢中,扮演讓人民信任的監督力量,這是非常重要的。若看2020年選舉,台灣民眾黨跟時代力量都拿到不錯的票數,台灣民眾黨是新創的,第一次選舉就拿這麼高的票數,時代力量亦是突破原來的票數,拿到三席不分區。

他表示,若說台北市長柯文哲代表民眾黨,投票當時,可能有一部份選民認為:柯文哲可以制衡傳統的藍綠。而時代力量在2016年首次取得立院席次, 2018年取得地方議會席次,加上這段時間,時力的年輕議員在地方議會努力,都給一般民眾很清晰的印象是:時代力量是足以監督跟制衡的重要力量。如果第三勢力政黨想要進一步取得席次,或吸引民眾支持,至少要給民眾這樣的印象。姑且不論台灣民眾黨是否因為柯文哲魅力,讓台灣民眾黨得到相對應的選票,畢竟目前還無法清楚看出來之後地方選舉跟議會的實際狀況,但以時代力量而言,那是很明確的,時力在地方議會監督的力量相當明顯。

談到台灣基進,蔡昆儒說,基進黨在台中、高雄地區,如過去幾場罷免選舉或台中中二補選中,都具有很高的聲量,有很多選民對他們有所期待。無論時代力量、台灣民眾黨或台灣基進,誰能成為最有力的第三監督者的角色,第三勢力政黨如要發展,皆必須朝著這路線前進。

蔡昆儒接著補充,今年是地方選舉,地方選舉是檢驗地方議員過去四年的表現,若選民發現時代力量的議員在地問政認真,或成功代表選民心目中第三勢力的意象,則順利連任的機會高。至於中央層級方面,時代力量目前都是不分區立委,當初政黨票投給時代力量的這100多萬選民,會觀察時力是否有扮演好監督的角色。

蔡昆儒認為,時力扮演重要的監督角色,但在社群上的討論不一定好,例如針對疫情,時力提出實質的政策建議,被網友攻擊扯後腿,不過可能經過了一段時間,相關政策會轉向時力當初建議的方向,當初來洗板或攻擊的網友一樣支持該做法,他在這幾年感受到黨同伐異的風氣是很嚴重的,會希望選民中立實際的看看時代力量的委員們提出什麼樣的建議,建議是否有被實際採用。他說,只要是疫情相關的,都朝著時力建議的方向去做了,他也認為,時力如要突破現在的格局,必須要讓人民聽見時力的聲音,畢竟現在的聲音很多,缺少焦點。

照片來源:CNEWS資料照片、蔡昆儒提供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非主流選票3-1】台灣約有10%的特別選民 票投非主要政黨

【非主流選票3-3】黃心華:三成民眾不願投給兩大黨 國民黨力求扭轉形象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非主流選票3-2】蔡昆儒:第三勢力政黨能否扮演監督力量是關鍵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