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6° / 24° )
氣象
2021-04-15 | 大成報

建立合作共享的城市(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過去四十多年間我寫過很多「社會經濟」「平民經濟」「合作經濟」文章,這是我自大學及研究所就獻身鑽研的學理,故時而學習之不亦樂乎,到國外參訪或採訪總喜歡參觀合作企業或社會企業或至書店尋找一些相關書刊書籍帶回國內研讀比較其與台灣之異同;最近回頭再研讀一冊香港的社會企業與合作企業及共享經濟,又產生很多心得,尤其是高度資本主義社會的香港竟然到2013年才成立「香港合作社聯盟」,這在合作社發源地的英國來看竟然沒給香港人太多的「合作教育」,足見港英政府給香港甚多的地方自治權限,尤其在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16年後的2013年才開始重視社會經濟之發展,應有其政治與社會之特殊背景,不過從書中可知其參考的城市又是韓國第一大都會區全球第三大都會區的首爾及英國,而這兩處又都是過往吾人撰寫甚多的社會經濟與合作經濟城市,尤其吾人在數年前曾專文介紹首爾前市長朴元淳曾規劃將首爾建設發展成「合作化」城市,所以朴元淳市長與香港現在欲發展成合作化的共享城市之思維與吾人四十多年來之研究想法正不謀而合,故特略述其概要於後謹供喜好之同道卓參共享(這應亦是另一種共享經濟吧)!

以吾人管見、所謂共享經濟應該就是社會經濟、平民經濟之內涵,因像富可敵國的連戰家族應不會將其家產拿出來與人共享(他家若如此美德早就育出總統或台北市長了);若像郭台銘這麼有錢又習慣性慷慨捐輸的世界級大富商也只會幾十億幾百億捐給台大醫學中心去作醫藥研究,而沒有拿一些錢出來搞社會企業幫助平民增加就業機會;郭台銘的大少爺與兒媳婦都是電影製作與編劇專業專家,郭台銘曾發下豪語要拿一百億出來拍製一百部巨片並在郭家祖籍山西營建一座電影製作的影城,可惜第一部「白銀帝國」發片後賣座較不盡理想(其實是叫好不叫座的典型)、距今12年過去猶未再見第二部問世,吾人希望這是「大船較慢發」,希望郭台銘父子再接再厲為台灣電影事業作出最大的貢獻,讓台灣的電影文化在世界第八藝術舞台發光發熱,因一部大型影片亦可提供一大群藝文工作者工作機會、甚至還有很多臨時演員打零工的機會,而零工經濟就是平民經濟的一環。

當然除了「零工經濟」外、所有八大藝術如繪畫、雕塑、建築、音樂、文學、舞蹈、戲劇、電影或是現代號稱「第九藝術」的「遊戲設計」都和電影有關,所以電影事業是一種可以帶動很大就業機會及經濟動能與龐大財金流動的產業,也就是可以名利雙收的事業,而這對台灣首富的郭台銘而言顯然是九牛一毛扮家家酒的小玩意兒;其實郭台銘除了兒子媳婦是電影專業專家外,他的夫人曾馨瑩更是舞蹈名師曾教出包括林志玲在內的眾多演藝明星大咖高徒,所以郭台銘若能投資「八大藝術」或「九大藝術」則對台灣的藝文界之貢獻應不亞於對精密科技業之貢獻,對台灣的文化產業與社會經濟或平民經濟之平民百姓將是一大福音,更如甘霖普降、和風薰穆。

不過這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所引動的社會經濟,社會經濟是期望在國家主義經濟與資本主義經濟之外開出第三部門的社會主義經濟(在蘇聯與中國叫做集體企業),第三部門的社會經濟絕非要取代國營企業或私營企業而是要彌補他們對基層平民經濟照顧之不足;雖然新中國建國之初毛澤東曾要推行人民公社與國營企業來取代所有私營企業;印尼蘇卡諾總統在領導獨立建國成功後也曾想將整個國家「合作社經濟化」,他還在中央政府成立部會級的「合作社及中小企業署」,但因太親共而被蘇哈托推翻,其領導的「合作社化國家」也終告吹,惟「合作社運動」在印尼還是非常發達(這是因伊斯蘭文化的關係),這兩個高度合作社化的國家最後都沒成功推動國家合作社化,而現在中國更是實施高度資本主義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另外蘇俄與越南亦朝這條路在埋頭邁進;不過除了北歐四國外西亞以色列的農業合作社亦很發達,他們利用農業合作社制度在沙漠中成功發展農業、其種植之花果不但可以自給自足還可以外銷歐洲;另外德國的「住宅合作社」及新加坡的「消費合作社」都很發達,很多大賣場都是消費合作社組織,新加坡也是一個高度資本主義的國家,它的資本多元性投資使新加坡發展成全球金融中心之一,但留學英國的李光耀建國總理在建國之初就規劃以消費合作社供應新加坡人民的生活必需品,藉以調節供需穩定物價,所以新加坡是以社會經濟輔助國營企業和民營企業最成功的第三部門產業;由上述簡單陳述就可看出社會經濟和合作社企業可以為國家經濟發展貢獻很大的經濟產能,但在台灣很多人一聽到我在推展「合作經濟理念」時就與「人民公社」相提並論,此乃因國民黨恐共懼共懼到一看到繩子就當成蛇嚇個半死,所以台灣合作社一直鮮能大幅發展,其實合作企業就是最佳的社會企業典型,香港近十年來大力在推動社會企業「合作社化」,讓合作社在社會經濟扮演最重要的角色,讓合作社的盈餘自動回饋給社員市民,讓合作社的服務照顧到社會各角落的基層平民。

以合作社的社會企業特性是促進社區發展的最佳策略,所以2003年9月4日國際合作聯盟於全球會員社大會中通過原有的「合作社六原則」加入「關懷社區發展」成為第七原則,即在鼓勵各地合作社應多關注社區發展服務社會,並於2012年通過全球邁入「開創合作社時代」;紐約的聯合國大會並於同年通過「2012年是國際合作社年」,經過全球合作界人士十年的努力,合作社扮演社會企業發揮促進平民經濟發展增進基層平民經濟福祉也做出非常卓越的貢獻;2016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佈以合作社組織消滅貧窮充任濟窮扶貧的角色,去年底習近平已宣佈中國已成功消滅貧窮,這又是合作社對基層平民作出一樁偉大的貢獻;所以從社區出發結合合作社之力量發展社會經濟是非常可行的經濟發展策略,更是社區發展很重要的磐石。

社會經濟的共享經濟內涵很多,例如成立共食的公共食堂、共乘的社區巴士、共營的商場、共耕的合作農場、城市小菜園等等,現在台北車站地下街就是以「利用及供給合作社」在經營大賣場,經營得非常成功;我在幾年前曾寫一篇拙文「合作企業就是共享型企業」介紹美國一對朋友羅蘋‧蔡斯和安潔‧丹尼爾森因感於為了買菜或接送小孩就必要每人都買車非常浪費也不經濟又汙染環境破壞生態,所以便發起一些同學親友共同買一部車子來買菜接送小孩或假日一起結伴出遊,如此資源共享又節省金錢、節約能源、大家互助合作、共乘共駕又節能減碳,如此共享經濟很快傳遍整個社區整座城市甚至整個州都有他們的共乘共享汽車,由於租金便宜且非以營利為目的所以「業務」發展很快,現在所有美國各大城市都有「ZipCar」公司車子,甚至歐洲幾個大城市都有,他們估計一部車子可以抵免15個家庭原要買的15部車子,他們雖是公司但只對會員服務,其入會費及租金都很便宜,原來欲買驕車的家庭不用再洗車子備車庫、繳稅和停車費或被拖吊的罰款,所以便宜且經濟又實惠,對社區環境衛生生態都有很大幫助,現在這家公司是美國最大汽車購車人,深受汽車經銷商之重視與禮遇,公司的車子種類很多,包括美國車、歐洲車、日本車都有,五人座、七人座、12人座、20人座應有盡有任會員選擇,這是共享經濟的好處;而且城市越大這種共享經濟越物美價廉,因城市人口越多就越容易達到經濟規模,其創造出來的經濟利益就越大;如果城市中有多餘的閒置空間亦可拿出來做共享企業,提供給基層平民創業或給畫家藝術家開畫廊藝廊以創造城市社區更多的經濟利益和文化價值;北京朝陽區的798藝術園區就是一群藝術家利用廢棄的兵工廠重新裝修成藝術家工作室,經過十年的創新發展而形成一個國際藝術家群聚的聚落,進而吸引很多國際愛好文化觀光客進入園區觀光旅遊採買收藏,又經過2008年奧運會的洗禮,奧運會許多場館聚集地的朝陽區又帶給798藝術園區龐大的客源,故而現在竟變成很多國際觀光客必要朝聖的文化勝地,這也是共享經濟的一個典範,而且是民間藝術家自力更生發起發展出來的,政府所提供的幫助僅是最初廉價的租金,但20年來隨著觀光客越來越多,藝術村內藝術家數也越來越多,政府的收租也越來越高,這是社會經濟遇上市場經濟的大決戰,最後勝負如何?可能要看總體經濟與個體經濟的對招對決了。

所以一座城市若注入社會經濟就多了一個發展機會,美國底特律在三十多年前汽車工業逐漸外流中國或東南亞後就開始沒落,人口消失一半以上,至今尚未復原;西班牙的畢爾包也發生類似情況,西班牙觀光人口急速下降,畢爾包市政當局馬上採取「去工業化」政策,並從紐約引進古根漢博物館,結果博物館快速吸引國內旅客再進而吸引國際觀光客,終於人口不到四十萬的畢爾包硬是靠一家古根漢博物館每年吸引三百多萬觀光客,讓畢爾包恢復往日的榮景;畢爾包是靠市政府力量振興城市經濟的,這與北京798藝術園區靠民間藝術家力量發展起來不同;但人口不到四十萬的西班牙畢爾包能靠紐約古根漢博物館來振興城市經濟,而台灣人口超過二百萬的台中市卻做不到,這也真令人扼腕太息,難過更難堪矣!

是故,一座城市有國家經濟與資本家經濟的關照當然就有很好的發展基礎,若能再有第三部門的社會經濟來協助協作發展就更會錦上添花、相得益彰多多益善;若無國家經濟與資本家經濟的兩大支柱而只靠社會經濟的發展亦是可以「度小月」等大月的光輝普照的,尤其是靠合作社經濟的社會企業特性,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所以台灣應該多多建立合作共享的城市來發展城市經濟。(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