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5° / 26° )
氣象
2022-06-27 | 自立晚報

「官僚殺人 疫苗受害救濟無門」

【記者郭玉屏台北報導】疫情爆發2年半期間,全台近8成的民眾接種COVID-19疫苗,但也出現不少接種後疑似不良反應的個案,而接種後不良反應通報案件達19,762件、有8,000件提出疫苗受害救濟申請。在疫情全球蔓延的緊急狀況下,新冠(COVID-19) 疫苗先以緊急授權的EUA方式施打,但蔡政府對疫害救濟補償的審議程序,竟和常規疫苗救濟相同,時程緩慢且嚴格,根本無視於民眾的痛苦。

立院國民黨團27日召開記者會,邀集疫苗受害陳情人視訊與會,陳述其在申請疫害補償的過程中,屢屢遭到政府在程序上不斷要求補件,縱使申請案件遭到否決,向法院提請行政訴訟,衛福部律師還向法院提出限制申請閱卷權利,讓原本疫害救濟的良善政策,變成冷血的惡法,實在可惡!

總召曾銘宗說,根據《傳染病防治法》第30條規定:「因預防接種而受害者,得請求救濟補償。」因此,接種新冠(COVID-19)疫苗受害補償有一定的法源授權和依據。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基金尚有2億3,795萬元,經費沒問題相對充裕。但到6月15日為止,施打疫苗死亡高達1,504人,危及生命有341人,家屬申請救濟過程中面臨很多困難,截至目前為止,僅審查610件,賠償金額僅3,438萬元,絕大多受害者救濟無門。

曾銘宗指出,疫苗受害救濟申請手續非常繁複,常常被要求補件、補資料,審查時程太長,申請3到6個月沒有消息。此外,損害判定非常困難,在審查610件中,認定有相關只有32件,比例只有5.2%,國民黨團合理懷疑衛福部是否故意刁難?讓家屬得不到補償?國民黨團給予最嚴厲的譴責。

曾銘宗表示,EUA是緊急授權使用,跟一般醫療用品批准流程完全不同,疫苗相對風險高,在這一兩年疫情期間,全民配合防疫施打疫苗,經過EUA核准疫苗相對風險較高,施打後死亡或重症者,依法申請救濟,蔡政府還斤斤計較、從嚴處裡,國民黨團質疑這是什麼政府?要求蔡政府、蘇院長聽聽國民黨團意見,處理上疫害救濟上能不能更有人性些?更有溫度些?國民黨團具體主張:一、救濟程序從簡。二、救濟時程從速。三、損害判定從寬。四、賠償金額從高。

曾銘宗說,國民黨團關注民眾疫害救濟問題召開第2次記者會,包括蔡英文總統、蘇貞昌院長、陳時中部長根本沒有聽到國民黨團良心的建議,實在太可惡了!

國民黨團無懼蔡政府的冷血、冷漠,再次呼籲蔡政府,這些國人因為遵守政府政策施打新冠疫苗而往生、重症,申請些許救濟補償,還要斤斤計較嗎?誠摯地希望蔡政府能夠接受國民黨團的建議,還給疫害民眾一個公道。

首席副書記長李德維指出,疫情期間民眾因施打新冠(COVID-19)疫苗而受害,政府應該給予應有權益與保障。今年一月到五月底,衛福部相關疫苗接種受害審議委員會,只召開9次會議,每次大概只能討論50個案件,到目前為止,一年最多審查1200件,現在申訴狀況已經超過8,000件,這表示疫苗接種相關的救濟審議,耗費長久時間,若以這8,000件審查速度,最後被審議到的人,可能要7、8年後,而這樣的速度,是否能對現在因打疫苗而受害民眾有所保障?國民黨團不只懷疑,真的認為完全不能對受害民眾有任何保障。

李德維表示,國民黨團要求衛福部相關救濟審議,並須加快加速;同時國民黨團也質疑,所有新冠(COVID-19)疫苗都是由衛福部中央疫情指揮中心進口,或是廠商捐贈,審議過程都掌握在衛福部手中,縱使救濟案件到法院,衛福部要求律師與相關人不可以申請閱卷,這對民眾權益損益非常的大。

國民黨團認為,新冠(COVID-19)疫苗救濟必須跟其他常規疫苗分開處理,畢竟新冠疫苗(COVID-19)是由EUA授權,和常態疫苗應有所區別,同時,新冠(COVID-19)疫苗相關實驗過程與其他疫苗累積數據的不同,國民黨團基於對民眾保護,要求衛福部盡快、盡速、擴大,對於相關民眾施打疫苗受損部分給予回應。

副書記長謝衣鳯表示,根據衛福部疾管署資料顯示,新冠(COVID-19)疫苗審議從110年到111年5月26日有610件,審議相關件數32件,平均每案花費時間為103天。再根據「預防接種受害基金徵收及審議辦法」,可以設定24位審議委員,可讓3位醫療與非醫療委員先行鑑定,透過初步鑑定是否「有關」或「無關」或「無法確認」,把「無法確認」案件再提到委員會討論。

謝衣鳳指出,根據衛福部新冠(COVID-19)疫苗接種後不良事件通報案件統計,從110年3月22日到111年6月15日,通報不良案件19,762件,死亡案件1,504人.其中嚴重不良案件達8,305人,但這2年審議件數僅有610件。謝衣鳯表示,受到接種後不良反應人數有這麼多,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審議小組( VICP) 為何審議速度這麼慢?而且還不給申請疫苗救助的受害者有閱卷的權力?

謝衣鳯說,「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基金徵收及審議辦法」第13條在2018年11月16日第一次修正,「醫學證實支持其關聯性。…或經綜合研判不足以支持其關聯性」,簡單的說,即便是醫學實證支持其關聯性,但只要VICP證明無關聯,就沒有相關性,衛福部表示這是參照WHO在2018年評估準則,但實際上WHO的評估準則並沒有這個部分。因此,「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基金徵收及審議辦法」第13條在2021年2月18日做出第二次修正,「醫學實證證實無關聯性或醫學實證為支持其關聯性」,這代表沒醫學實證支持,就沒有疫苗接種不良反應;這讓提出疫苗受害補償的民眾,更加求助無門。

謝衣鳯進一步表示,新冠(COVID-19)疫苗是經過政府EUA核發後進口緊急使用,不同於一般流感疫苗,可以有完全疫苗安全性,以及不良反應等相關資料的蒐集。新冠疫苗推動的過程,是為了讓台灣提高全體免疫比例,許多高風險接觸者如醫護人員、第一線防疫人員,以及有很多健康風險係數高的人,都以優先方式接種疫苗,因為是強制性接種疫苗,是不是應該審議過程中更寬鬆、更快速的方式,讓疫苗接種受害者得到救濟?

副書記長鄭正鈐強調,1月19日也接到相同陳情案件,施打新冠(COVID-19)疫苗後送進家加護病房,2月20日VICP受理補償案件,但到現在一直沒有進一步消息,該名陳情人家庭經濟狀況並不好,看護費用造成極大壓力。VCIP 每半個月開一次會 ,審議速度非常的慢,一次僅審議50人,目前超過8,000人在等,不知能否等到那個時候。鄭正鈐指出,台灣的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基金分成「常規疫苗」,由進口的疫苗廠商或製造商,按每人一劑繳1.5元到基金中,新冠(COVID-19)疫苗因為是EUA,所以疫苗救濟基金不是由廠商支付,而是政府編列特別預算來支應。

鄭正鈐指出,民進黨執政以來修改2次法令,讓疫害救濟愈來愈困難,國民黨團強烈呼籲衛福部,新冠(COVID-19)疫苗非常規疫苗,必須要和一般救濟脫鉤,處理的方式也和一般常規疫苗救濟不同,既然新冠(COVID-19)疫苗是EUA方式進口,救濟也該比照EUA的層級受理審議,因為基金來源來自於政府特別預算支付。

疫苗接種受害人陳仕津說,去年5月6日因接種疫苗發生嚴重不良反應,從去年6月10日線上向疾管署申請不良反應受害救濟登錄,VICP去年11月審定他的情況和疫苗無關不予救濟。去年12月又提起訴願,直到今年3月,訴願委員會仍駁回,所有行政救濟程序耗時265天。

陳仕津進而表示, 4月14日向台北高等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至今尚未完成分案,衛福部3位律師更向法院提出限制我方申請閱卷權利,包括證物內容、VICP委員初步鑑定意見等,理由是按照「政府資訊公開法」規定,避免審議委員日後「因恐其鑑定書公開而影響公正性」。陳仕津指出,他受害至今418天,沒有任何VICP成員容許他和律師進一步提出陳述意見或補充文件,就認定他有慢性病潛在因素,和疫苗不良反應無關,行政院訴願委員會還莫須有加上患有高血壓,非常荒謬。只能透過法院救濟,希望還給疫苗受害者公道。 2022/6/27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