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19° / 19° )
氣象
快訊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三五九—中國國民黨的政黨基因與存在價值

520,蔡英文風光展開第二任的總統任期,奢言將推動修憲工程。剛巧中國大陸召開「兩會」,五月廿二日,中共總理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對台部分,六年來首度未提「九二共識」,加上為因應香港變局,中共將制定「港版國安法」,一時之間,兩岸三地同時步入新局。

本來,憲政體制的五權憲法與兩岸關係的「九二共識」,都是國民黨的強項與看家本領,然而,如今卻變成「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

國民黨今天最大的問題就是「憂讒畏譏」,只要有人帶頭攻擊國民黨,國民黨的制式反應不是據理力爭,強勢捍衛自己的主張政策與立場,而是「自反而退縮」,謙卑,謙卑,再謙卑的自我反省,以符合別人甚至敵人的主張自我調整,不論是立國根本的三民主義,架構國家憲政基石的五權憲法,乃至於先總統蔣公,全部棄守,甚至連國父孫中山都要守不住了。

俗云,失勢不失志,國民黨失去政權不遺憾,可悲的是失去最可貴的黨產──三民主義、五權憲法乃至於調和兩岸關係的「九二共識」。

面對全新的變局,國民黨新任黨主席江啟臣接下國民黨這個「失勢又失志」的爛攤子,倡議改革與改造,改造之道首重找回中國國民黨的政黨基因與存在價值──三、五、九。

沒有思想與信仰,何來力量?

什麼主義都是假的,只有三民主義是真的

人類在十九、廿世紀發明了許多主義,如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帝國主義、軍國主義、民族主義與三民主義,這些主義也都在20世紀經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驗證程序,結果發現,什麼都是假的,只有三民主義是真的。

一、只要打仗,什麼都是假的,只有民族主義是真的

人類在20世紀發動了兩次世界大戰,兩次戰爭的開始與結束,都是民族主義之功。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世界興起一片風起雲湧的獨立運動,他的原動力就是神聖的民族主義。

即以台灣而論,台灣與對岸的中共是不共戴天的死敵,台灣是要「消滅共匪」的。但是,在對立的氛圍與消滅的決心之下,中共歷經與蘇聯的珍寶島邊界衝突,陸續與印度、越南掀起大規模的邊界戰爭,當時,台灣的民心與士氣是支持中共打蘇聯、印度與越南的,可是,當這些外患消除後,台灣還是要「消滅共匪」。

所以,中、日、台之間的釣魚台事件,所有失去民族主義立場的行動與言論,都禁不起檢驗,甚至淪為鬧劇。民進黨進退失據的反應,讓人家看不懂,中共對飛揚在釣魚台島上青天白日旗幟的遮掩行動,更違反民族主義的基本涵義,讓大陸人同樣反感。不共戴天的五星旗與青天白日旗,在民族主義的加持下,於釣魚台島上是可以並轡飛揚的。

即以這次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而言,當各國面臨「防疫如同作戰」的生死存亡之秋,都以國家利益為考量,相互隔離的防疫措施,重新燃起民族主義的聖火。

二、實施民主,什麼都是假的,只有民權主義是真的

20世紀是民主政治飛揚跋扈發揚光大的時代,但是,不論是對理論的探討、憲政體制的擘畫或民主政治的實踐,不難發現什麼都是假的,只有民權主義是真的,尤其對台灣而言更是如此。

先撇開理論性的探討,若就憲政體制的實際運作而言,五權分立制是最先進、最完整的憲政體制,台灣今天在民主憲政與行政體制上絕大部分的問題,都可以從落實五院制得到解決。換言之,台灣今日的困境就在於沒有完整且徹底的實施五權分立制,只搞了有頭無尾半套的五權憲法。(詳閱下節「五權分立制是最先進、最完整的憲政體制」)

三、談到百姓生活,什麼都是假的,只有民生主義是真的

在非關民族主義與民權主義的議題上,人類進步與發展的真理又是什麼呢?什麼都是假的,只有民生主義才是真的。

中國大陸在鄧小平時代的大轉彎,由共產主義換軌到市場經濟的資本主義,上自國營企業,中至私人公司,下至民工個體戶,全部「向錢看」,那就是人類歷史上最好的說明。甚至於,當民族主義、民權主義與民生主義衝突時,民生主義還略勝一籌呢!釣魚台讓中日之間吵得一蹋糊塗,可是雙方還是可以放下民族仇恨,用心談他們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

台灣也一樣,台灣現在正面臨房價高漲,金錢遊戲脫序、貧富差距加大,退休年金入不敷出等四大問題。其中,國父主張「漲價歸公,平均地權」中最皮毛的「實價登錄」,就幾乎解決房市亂象的積弊。若能進一步採行較溫和的「漲價歸公」,可以同步一舉解決平抑房價住者有其屋,縮小貧富差距,遏止金錢遊戲,開拓退休年金財源等四大問題。

民生主義的消極精神是照顧百姓的「保」與「養」,積極精神則是全面發展經濟「發達國家資本」,讓全體國民及國家同步「脫貧」。只要照著民生主義的精神與政策,用心推行,台灣要跨進「均富」的門檻,指日可待,重要的是台灣有那麼一個明確與形成共識的三民主義藍圖,這是其他國家所無的優勢。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這次大陸全國政協經濟界聯組會上公開宣示,大陸要拚脫貧,不能回到計畫經濟的老路上去,而是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這就是民生主義。

五權分立制是最先進、最完整的憲政體制

先撇開理論性的探討,若就憲政體制的實際運作而言,五權分立制是當今世上最先進、最完整的憲政體制,台灣今天在民主憲政與行政體制上絕大部分的問題,都可以從落實五院制得到解決。換言之,台灣今日的困境就在於沒有完整且徹底的實施五權分立制,而不是實施五權憲法。

最具體的例證,就是台灣為了規避行政權的橫加干擾與立法權的無謂掣肘,成立了許多所謂的「獨立機關」。這些「獨立機關」運用國家賦予的權力,使用國家預算的公帑,但是,為了方便其職權之運作與功能的發揮,刻意設計成獨立於政府體制之外,成了「上無人管、下不管人、旁無制衡」,跳脫於「制衡體制」之外無枝可棲的「體制遊魂」,這種單位與這種現象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嚴重。

諸如:中央選舉委員會、公平交易委員會、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公共廣播電視集團(公共電視基金會),以及「似獨非獨」的特偵組(已廢止)、廉政署、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消費者保護會,乃至於蔡英文政府私設刑房的促轉會、黨產會,還有以政府補助經費或考生繳的報名費,成立無人監管、無從制衡的「大學入學考試中心」、主辦四技二專統一入學考試的「技專測驗統一入學中心」、高等教育(大學)評鑑中心基金會、高中之學力測驗中心、以及委辦的國家證照考試等。

這些體制遊魂,統統可以在五權憲政體制中找到「眾神歸位」的完美定位。

五權之中的行政、立法、司法是三權精神,沒有爭議,有爭議的只有考試與監察,當民進黨政府急於廢除監察院之際,傳統施行三權分立的憲政體制國家,卻也在三權不敷使用之餘,逐漸增設監察權的機制,或獨立行使監察權的機構。

就台灣而言,最大的亮點就是把國家人權委員會從總統府改隸監察院,這就說明類似這種監管、監理性質獨立機構的歸屬,視其業務性質,當其監管性大於行政性,「防弊性」大於「興利性」,則劃歸監察院;當其行政性大於監管性,「興利性」大於「防弊性」,則劃歸行政院。

全世界增設「監察機構」最搶眼的應該是中國大陸,大陸在2018年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在共產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之外,另於行政體系設立平行的「國家監察委員會」,相當於台灣的「監察院」,諷刺的是,「大陸都在增設監察權,台灣反而要廢掉監察權!」

再論考試院功能的強化,公務人員體制能夠不為特權及黑官破壞,而維持最低度之文官制度與公務人員尊嚴,考試院是最大守護神,第五權值得珍惜。

在台灣實施近五十年的考試制度後,考試權及其所涵蓋之人事、銓敘,以及捍衛文官制度之成效與獨立性,世所肯定,一旦沒有考試院,台灣的考試用人體制、人事行政體系、文官制都將受到無情的摧毀,最直接的例證就是蔡英文政府創設的促轉會、黨產會以高薪聘請一堆無公務員資格的新貴,創造綠色就業機會,然而,這些黑官在考試權把關之下,就是無法轉為正式公務員,一旦,民進黨下台,通通打回原形。假設,如果沒有堅壁清野的考試權,這些黑官在取得政府的任用資格幾年後,就可漂白成正式公務員。

考試院之定位,除了更須鞏固五權憲法之考試權之外,還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其一是將現在隸屬於行政院之中央選舉委員會及各地之選委會全部改隸考試院,實施考、選分工,一個負責公務員之考用,一個負責各級選舉事務。

從2020年總統大選乃至於「罷韓」選務,俱見中央選委會已經成為行政權的爪牙,執政黨打擊政敵的黑手,如果能在體制上劃歸考試院,應該更可以保障其獨立性,而免受政治勢力的干擾。

另一個重點工作,就是將各級學校招生入學考試機構之「大學入學考試中心」、「四技二專測驗統一入學中心」、以及委辦的國家證照考試,全部改隸考試院,利用考試院現有之公信力與硬體設備,如國家闈場,軟體與人才,國家考試題庫及各種測驗試卷之信度與效度研發中心,全部劃歸考試院,使考試院名實相符,使公務員考試,國家證照考試,及各種升學入學考試都能公平、公正、無瑕疵,並以最低廉的報名費進行,完全建立取才之信度與效度,阻絕任何考試之弊端。

「九二共識」不只是定海神針更是護台神山

中共總理李克強在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首度未提及「九二共識」,綠營的學者政客無不欣喜若狂,譏諷大陸已經放棄「九二共識」,國民黨還要把它視為定海神針?

這個發展可分兩方面分析,就技術面而言,中共最高層對台工作的發言改採「投其所好」的方式,台灣要ECFA,大陸就說繼續維持ECFA,民進黨執政反對「九二共識」,陸方就不提,省得無意義的爭辯,但是,如果台灣方面願意回到「九二共識」,中共就跟你談「九二共識」。

次就大戰略而言,中共不提「九二共識」,難道就是中共棄「九二共識」?再說沒有「九二共識」,台灣就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可能正好相反。綜合「首度不提九二共識」與「港版國安法」的同步發展,可以琢磨出下面的結論:如果沒有九二共識作為緩衝,大陸對台灣最終的安排就是香港化。台灣方面反對「九二共識」,中共就用他的方式處理台灣問題,絕不含糊,「港版國安法」是玉石俱焚,中共都在所不惜,如果「九二共識」,可以玉石俱存,為何要放棄?由此觀之,「九二共識」不只是定海神針更是護台神山。

「九二共識」是敬酒,「港版國安法」是罰酒,台灣要選哪一杯?

從詭譎多變、卒難調和的兩岸關係發展史來看「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歷史定位,不得不說,那是兩岸政治人物與人民發揮高度政治智慧與妥協度量,所達成維持兩岸和平與共創雙贏的和平奇蹟。

如果以現實的國際關係給它一個客觀公允的評價,那就是,它值得頒發一座諾貝爾和平獎的桂冠予以肯定。這可不是胡亂戴高帽子,而是實至名歸的劃時代創舉。

「九二共識」達成後,九三年,馬上促成辜汪會談,建立了兩岸制度化的協商,也奠定了2015年新加坡馬習會的基礎條件。

在2008年馬英九當選主政後的八年之間,兩岸受惠於「九二共識」的和平紅利,有目共睹,茲不贅引。

蔡英文總統上台後,為了個人的意識形態刻意排拒「九二共識」,使得60年來最和平繁榮的階段,瞬間煙消雲散。大陸的觀光客和很多交流活動停擺,台灣觀光業、交通、飯店、民宿、餐飲、百貨及周邊行業都受到很大的影響,外交上也頗受困頓。蔡政府一直尋求補位的替代方案,終究是杯水車薪,一籌莫展。

歷來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不外和平機構、人道團體、政治家、宗教家,絕少因為一紙「共識」而獲獎的。但是,因此也證明只要有心創造和平,一張兩邊共同遵守的文明共識,一樣可以維繫和平,避開無謂的紛爭。

國民黨一定要堅持原汁原味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這八個字,至於陸方不再提「一中各表」,只提「一中原則」或「各表一中」,乃至於民進黨將「九二共識」醜化為「一國兩制」,那都是他們的本位主義作祟,不是「九二共識」的真精神,不隨他人胡言亂語起舞。

九二共識的意義與價值在於他的「工具性」,也就是:信其有,雙方就在「有」的基礎上,推動各種交流互動,不必為了無法解決的根本歧見,搞得不相往來,甚至兵戎相見。

反之,如果信其無,也可以在「無」的前提下,完全否定他的存在,完全推翻所謂的共識,一切回到原點。因此,爭論有無九二共識,或有無其他意涵,都沒有意義,是否願意維持他的工具性比較重要。國民黨要充分表明自己的立場,向國內民眾及對岸的大陸政權表明,一旦執政,就是以「九二共識」維繫兩岸的和平發展,創造雙贏關係。【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