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0°
( 22° / 18° )
氣象
2020-01-12 | 優傳媒

質報評論》問題還在那個不知改革的老國民黨

質報評論》問題還在那個不知改革的老國民黨

國民黨又一次大敗,說來說去,國民黨老邁昏庸、改革無方,是一切的原由。(圖/翻攝自吳敦義臉書)

/主筆室

一場不少人以為勢均力敵或可能逆轉勝的總統大選,竟以前所未有的高票和史無前例的差距告終 ; 國民黨繼續在野,依然居國會少數。

如果這個票數是沒有問題的話,自是國民黨又一次大敗。國民黨之所以大敗,有千百個理由,説來説去,國民黨老邁昏庸、改革無方,是一切的原由。

九合一選舉,韓國瑜旱地拔蔥贏回超級綠都,還氣勢外溢帶動15個縣市獲勝。這場戰爭其實是韓國瑜一個人的戰爭,是他一人敵一黨的戰爭。就算不盡如他所言「一碗滷肉飯,一瓶礦泉水」打出來的天下,也絶對是靠他過人的魅力和爆發力,激發了對蔡英文三年中央、民進黨長期地方執政的不滿,所締造的成績。

誰都看得出來,整場選舉,他扛著的是「討厭民進黨」大旗,而不是國民黨大旗,不僅與中央大員保持距離,也不輕易牽址其他友軍,僅選擇與新北、台中合體,甚至明顯避開丁守中,迴護柯文哲,可謂步步為營,處處小心,深恐損及形象影響票源。為什麼?自從2016年國民黨大敗以後,真正的最大黨其實是「討厭國民黨」,韓獨自南下開疆拓土,無錢無人無靠山,一無憑藉,怎麼能反受國民黨拖累!

結果他奇蹟式入主高雄,國民黨也攫取了勝利的果實,成績斐然。但接下來眾人看到的是一幕幕你爭我奪、明爭暗鬥,就是看不到國民黨的改革。

國民黨早就該改革了。李登輝想改革,但少見領袖群倫式的引導,而是唯我獨尊式的專斷,造成的是大分裂 ; 與其説是改革,不如說是「玩死國民黨」。馬英九也想改革,但才具智慧不足,顧此而失彼,因小而失大,以致天怒人怨,離心離德,進一步讓國民黨成了重症患者。到了吳敦義,財產充公,人才凋零,彷彿進了加護病房,活著都難,還談什麼改革!在經過一番既是機關算盡,也是天人交戰的折騰後,自己既不能選,便快快撿起韓國瑜這麼個救命仙丹硬呑入喉就好,還費神談什麼改革!

九合一出現的韓國瑜現象有如一劑強心針,把國民黨搞得活蹦亂跳,以為形勢大好,重量級大老們見機不可失,紛紛搶搭順風車,於是矛盾四起。老實説,以當時的兩黨氣勢,國民黨祇要順利提名任何人都能當選。結果一場荒腔走板的初選過程,喚醒的不是黨魂,而是眾人對國民黨的惡劣記憶,即刻被打回原形。於此同時,一個被稱為「韓粉」的新興人種乘勢推波助瀾,迫不及待地要重覆使用韓國瑜,完全不做得失評估。而韓國瑜這個「政治奇才」,也竟堂而皇之演起帝王戱,東面讓者三,西面讓者又三,半推半就地「被徵召」去選總統了,公然落跑!

質報評論》問題還在那個不知改革的老國民黨

韓國瑜半推半就地「被徵召」,願意公然落跑去選總統,這便是一切悲劇的開始。(圖/翻攝自韓國瑜臉書)

這便是一切悲劇的開始。它使大家除了重新發現國民黨依然故我之外,加上韓國瑜如此之不守進退之道,又是全國性大選,韓不再能如九合一選舉那般「非典型」了,必然要概括承受「討厭國民黨」的所有負債。而這個因為他選總統而必須緊靠的黨,還是會繼續發出奇怪的言行,他也當然要承受這些言行的新增負債。他終於逃不掉和國民黨的牽扯,已不再是選高雄市長時的那個快樂小精靈了。

更糟糕的是,吃碗內看碗外是「貪吃」,背棄對選民的承諾是「失信」,「貪吃又失信」便註定成了他的「原罪」。揹負這樣的原罪如何在選戰上放手發揮?他心裡有數,祇好一直不斷強調絕對不會辜負高雄選民,以及,宣稱當了總統後一個禮拜有三天會待在高雄。

這些話不論聽在高雄或非高雄選民耳裡,都會覺得刺耳,直接而自然的反應一定是 : 那你幹什麼選總統?好好幹你的市長不好嗎?所謂「中央卡韓」之説根本不能成立,大不了卡一次駡一次,駡到中央不得不投降,哪是絕對必要選總統的道理?韓定力不堅,禁不起鼓動,急著換跑道,怎麼説都缺乏正當性。缺乏正當性,容易顯得心虛 ; 顯得心虛,是競選大位的大忌。在這件事前前後後他暴露的缺點,可説族繁不及備載,把幾個月前好不容易建立的社會觀感,毀了一大半。

又加上,由於國民黨沒有改革,還處在老醬缸之中,後來竟連幫他辯誣的意願與能力都不見動靜,更別説在比如「一國兩制」和「反送中」事件的議題上激盪出什麼比較接地氣的説法,祇有傻傻地看著蔡英文藉機大肆操弄人心。他這個才選上市長的人,乍然面對總統選舉,從無國政歷練,哪有什麼準備?説來説去多是選舉市長那些話的翻版,老調重彈,別無新意,連逗趣的程度都打了折。九合一選舉他因「北漂」青年之類的訴求,事實上有受到年輕選民支持,時隔不久,年輕選民卻以支持他為恥,韓營居然毫無因應之策,恍如不以為意,隔了許久才被動上了「博恩夜夜秀」。他的國政顧問團的確陣容堅強、內容亦頗多可觀,卻直到選舉很後期才推出,未及利用幾次政見會的機會多加陳述,因此除了批判對手之外少了建設性,反遭「沒有政見」之譏。而他的競選行程少得驚人,對黑韓言論也多不回應,一度令人以為,他似感覺當選無望,得過且過,逃避以對。畢竟人性不是神性,總有承受極限,但話又說回來,若非參選,何以致此!

再加上,韓的兩次選戰最大的突破是中華民國國旗國號的重生與發揚,這是現狀中合乎憲法而又針對現政府冷漠以待的反制,作法是正確的。不過這也正是國民黨失根所形成的反應,可見國民黨對於老舊的東西缺乏翻新的能力,以致無論人、事、理想、口號、作為、風格都予人老邁之感,而往往又因昧於民情而口出昏庸之語,令人錯愕不置。韓雖賦予新氣象與新動力,能否持續則未可知。關鍵因素一是,馬英九執政八年對於李登輝已經修訂的課綱未以魄力改回。二是,馬在開動兩岸各項措施時,從未就為何國民黨要從當年的仇共恨共反共政策,改變為力推國共往來和兩岸互動等,以通俗而清晰的方式進行過有系統的論述和傳播。結果在卸任後導致前者變本加厲,後者人去政息,甚而反其道而行。情況如此,韓在選戰中不僅無力回天,反落得「老」感交集,一片「老」意,祇能在同溫層中自嗨,築成壁壘,難以向外擴散票源。

民進黨自九合一敗選之後,老實説,除了整合內部以外,也沒真正做了什麼改革,但它的的確確做得最認真的事就是全力黑韓打韓,如果換成韓以外的別人,也是一樣,説不定更不經黑不經打。所以關鍵不在黑和打的內容(都可以誇大編造),而在黑和打的效果。效果就落在國民黨的始終沒有改革這個狀況上,由於一仍舊貫,抱殘守闕,便形成不了整體的理念、認知、論述,也提升不起內聚力和戰力。所謂香港事件撿到槍、立法用法搞恐怖、網軍媒體連環黑……,若非國民黨沒有改革,若是國民黨有説法、有作法 ; 若非國民黨病急亂投醫,若是國民黨培育了人、提對了人,何至於會是這番潰敗,如此頹唐?

國民黨能不能經此潰敗而大覺醒、大改革?恐怕還是會有許多人願意提起精神來期待。民進黨能不能因此大勝而善待另一半選民,並在美中矛盾間妥慎權衡利害以打開兩岸困局?必是全民願意共同祝福的願景。盼好自為之。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