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5°
( 36° / 33° )
氣象
2020-04-26 | 優傳媒

王惠珀感懷隨筆》八千里路川滇行──大西北任我行系列之二

王惠珀感懷隨筆》八千里路川滇行──大西北任我行系列之二

發源於青藏高原的怒江、瀾滄江(湄公河上游)及金沙江(長江上游)穿過橫斷山脈(雲嶺、怒山及高黎貢山)峽谷,並行奔流的自然奇觀已列名聯合國世界遺產。(圖/吳繼祖攝)

作者/王惠珀

《前言》

自由主義大師薩伊德說:面對你的鄰居、朋友、甚至敵人,要認識他,學習他的語言…,我記住了。歷史的故事性一直是我去旅行的誘因,想透過紅軍長征了解中國的崛起,應是川滇行的催化劑吧。2016年跟隨廖泰基老師的攝影團,從成都沿著川藏公路橫貫四川斷層,再轉進滇藏公路,跨越13座海拔超過4000公尺高山。雖不自量力,卻是最值得的旅程。

王惠珀感懷隨筆》八千里路川滇行──大西北任我行系列之二

攝影好漢迂迴於川滇高原(吳繼祖攝),行腳八千華里(圖/Googlemap及維基百科)。

《天路》

我們從成都出發,走雅西高速公路到石綿縣。雅西全長240公里,在橫斷山區往西爬升,穿山(25個隧道)涉水(209座橋),跨越青衣江、大渡河、安寧河等水系和12條地震斷裂帶,被稱為「天梯高速」。石綿盛產名貴藥材,也是護育熊貓、麝、豹的國家保護區。

在中國南向建設「一帶一路」的大業下,非主流的四川、雲南也沒閒著。雅西高速連結京昆高速直奔昆明,再由昆曼公路穿越寮國、泰國,可直達印度洋。

《在大渡河畔溫習中國近代史》

旅遊迷人是因為所到之處有著精彩的故事,我們在石綿縣安順場聽了導遊述說大渡河兩度改變中國歷史的大事。

太平天國起於廣西,蔓延十九省。1862年翼王石達開領兵渡過金沙江,到安順場時遇暴雨,渡河失敗被清軍剿滅,斷了一統中原之路。

1935年五月,一樣的雨季,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巧渡金沙江後,在安順場古村落靠著鐵索瀘定橋(康熙命名)渡河,來到延安改寫了中國歷史。

王惠珀感懷隨筆》八千里路川滇行──大西北任我行系列之二

紅軍長征在安順場橫渡大渡河。(圖/引自百度及每日頭條:歷史的安順場和瀘定橋)。

我大學同學有位僑生,其父(黃埔軍校)抗戰時在川滇山間帶兵作戰,剿共時參與徐蚌會戰,戰敗淪為階下囚,被共產黨押往昆明處決。她14歲從鐵幕出走香港尋母,唸台大,嫁作台灣婦,移民加拿大,飄泊一生。年過五十到昆明尋父,在共產黨為國民政府不降之將安置的墓園中。

如今LINE無遠弗屆,我們透過LINE在安順場與加拿大間傳送著歷史的溫度。當我寫著替她緬懷父親時,喉頭一緊,滄桑淒涼全湧上心頭。這荒山野嶺牽繫著,影響著包括你我在內的本省、外省子民的命運啊,大家都是戰亂的受害者。

《康定情歌的故里》

~~跑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雲喲~~陪伴著我們成長,那是個不真實的夢境。直到《康定情歌的故里》幾個大字映入眼簾,才驀然驚醒我已身在夢境。

康定市位於藏族神山貢嘎山麓,它赫赫有名,不在兒歌,而在其歷史。三國時,諸葛亮南征孟獲在此造箭,昔稱打箭爐,是古城及茶馬重鎮,現為甘孜藏族自治州首府。市郊新都橋位處川藏南北線分路口,高原風光加上獨特的藏人文化建築,被稱為「攝影家的走廊」。

王惠珀感懷隨筆》八千里路川滇行──大西北任我行系列之二

新都橋山巔水涯最是迷人。(圖/吳繼祖攝)

《塔公草原》

過了新都橋到塔公,已有濃濃的藏族風。相傳文成公主入藏和蕃途經此地,隨身的釋迦牟尼像忽然開口示意留在此地,「塔公」意即菩薩喜歡的地方。此地古汝塘是紀念十世班禪的佛塔,已有千年歷史,在此觀瞻聖山雅拉雪峰,如臨仙界。貢嘎山景區內的伍須海山巒重疊,古樹盤錯,草甸綿遠,溝壑縱橫,藏人勤耕,馬羊悠閒,藏寨風情被美國國家地理雜誌封為「仙女梳妝的明鏡」。

王惠珀感懷隨筆》八千里路川滇行──大西北任我行系列之二

塔公草原及伍須海藏族風貌,拾穗美景勝似仙境。(圖/簡正芬、王淑蓉、王惠珀攝)

翻山越嶺數日,我們到達海拔4700公尺的雅江縣時已無高原反應。續行經過有1145個湖泊的海子山自然保護區到達理塘縣時,雪山與草原一路輝映,美極。理塘的長青春科爾寺建於1580年,是康巴地區格魯派第一大寺廟也是藏傳佛教四大寺廟之一。

王惠珀感懷隨筆》八千里路川滇行──大西北任我行系列之二

海子山自然保護區及理塘縣長青春科爾寺。 (圖/楊安生、王惠珀攝)

《稻城亞丁國家景區》

稻城不見稻穗黃,但有青楊迎秋光;邦普寺雄渾,白塔超美奐;攝影達人樂開懷,姊妹也來弄姿忙。旅人喜迎夕照,著魔般追逐美景不肯離開,披星戴月來到香格理拉市時已是半夜。

王惠珀感懷隨筆》八千里路川滇行──大西北任我行系列之二

稻城邦普寺雄渾(圖/吳繼祖攝),白塔吸睛,青楊風景線迷人。(圖/王惠珀繪)

稻城亞丁機場高高矗立於香格里拉市郊海拔4411米的山脊上,非常壯觀。從成都飛此只需二小時,反映著亞丁國家景區的發展性。為了攝影,我們在橫斷山脈山間爬行了六天。這裡藏寨摻雜在雨後春筍般冒出來的度假酒店中,真像美國西部牛仔片,狂野而夢幻。這裡有三座六千公尺的神山環繞景區,沖古寺居中守護著香巴拉王國,洛絨牛場背靠神山,貢嘎河穿越其中,高山草甸,野花盛開,牛羊啖草,一派和諧。

王惠珀感懷隨筆》八千里路川滇行──大西北任我行系列之二

香格理拉街景夢幻(圖/張遠因攝),洛絨牛場消失的地平線。(圖/王惠珀攝)

《跋涉川滇高原》

從四川稻城往西南,循滇藏公路移行至雲南德欽縣時,已身處梅里雪山群中。梅里雪山位處怒山山脈,這裡就有13座海拔六千公尺以上的太子十三峰。金沙江、瀾滄江及怒江三江併流已列名世界自然遺產,在此見到金沙江圍繞著日錐峰,瀟灑的畫了個大「Ω」。這些名稱原本只存在於歷史課本,想不到今日在此凌絕嶺笑看天下,頓時覺得自己偉大了起來。

王惠珀感懷隨筆》八千里路川滇行──大西北任我行系列之二
在金沙江拐點「Ω」凌絕頂笑看天下(圖/楊安生攝),遠觀太子十三峰日夜風情各不同。(圖/王惠玢攝)

雪山主峰卡瓦格博海拔6740公尺,是雲南最高峰。近代登山史上7000公尺以上的山峰幾十座,都有著登山者的足跡,唯獨這座神山被立法禁止攀登。背景故事是1991年中日登山隊在此發生重大山難,折翼了17位隊員。雖然探險者山峰無高不可攀,在體育精神與文化尊嚴對撞之下,卡瓦格博終究拒絕了人類染指。

王惠珀感懷隨筆》八千里路川滇行──大西北任我行系列之二

卡瓦格博主峰氣勢磅薄,令人動容。(圖/王淑蓉、王惠玢攝)

《長江第一灣》

從德欽繞行到麗江,經過滇、川、藏交界,被小說《消失的地平線》稱為香格里拉的縣城,再下到納帕海自然保護區時,地勢已轉平坦,草甸飛禽生氣盎然。金沙江從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奔騰而下,穿行橫斷山脈,與瀾滄江、怒江併流後,被山崖阻擋,在此急轉成為長江第一灣,被列名中國四大景觀之一。

從麗江經過瀘沽湖返回成都途中,中外聞名的航天城西昌市赫然在望。回想四十年前在美國唸書,中國在此發射了第一顆人造衛星(1979年),那種海外華人揚眉吐氣的情緒是很激烈的。

王惠珀感懷隨筆》八千里路川滇行──大西北任我行系列之二

群山峻嶺包藏的藏人聚落夠驚豔,長江第一灣撫慰了疲累旅人心。(圖/吳繼祖攝)

《結語: 八千里路雲和月》

跟著攝影隊川滇行,幸福無比,達人的指頭像精靈,為我捉刀在手機點一下就留下驚世景照。這趟出行,苦難中國的記憶猶在腦子裡發酵,來到這遺世獨立的一隅,眼前晃動的卻是崛起的現代中國。激情不再,兩岸政治帶來嗆辣、憂煩的壓迫感,倒像是喝了碗十分到位的川式酸辣湯!

王惠珀感懷隨筆》八千里路川滇行──大西北任我行系列之二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