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6° )
氣象
快訊

2022-06-30 | 優傳媒

蘇煥智維新觀點》憲法法庭能否讓「熟番正名原住民」?

蘇煥智維新觀點》憲法法庭能否讓「熟番正名原住民」?

熟番正名原住民,早在民國46年台灣省政府民政廳就給了明確的答案,祇是這個公文遲到了51年。此次憲法法庭的決定,彰顯其保護原住民人權的機運,希望大法官諸公把握機會寫下歷史!(圖 : 蘇煥智縣長一直完成正名/取自網路)

作者/蘇煥智

2022年6月28日憲法法庭針對原住民身分法第二條第二項規定:「平地原住民:台灣光復前原籍在平地行政區域內,且戶口調查簿登記其本人或其系血親尊親屬屬於原住民,並申請戶籍所在地鄉(鎮、市、區)公所登記為平地原住民有案者」,系爭規定限制平地原住民需以「申請戶籍所在地鄉(鎮、市、區)公所登記為平地原住民有案者」為要件,沒有申請有案者則完全被排除。

反觀「山地原住民」則無此一規定;此一規定是否違反憲法平等權及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第11(維護原住民族語言及文化)、12項(保障原住民族地位、政治參與、敎育文化、社會福利)?舉行憲法法庭的辯論。

此一憲法訴訟是由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林秀圓等三位法官提出。該法庭針對台南市西拉雅平埔族群萬淑娟等人主張其祖先日據時代戶籍登記資料為「熟」,申請登記為平地原住民,被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駁回,訴願也被駁回,而提起行政訴訟。法庭認為原民會適用原住民身份法第二條第二項,有違憲之虞,而提出憲法訴訟。

一般認為這就是「是否承認熟番為原住民?」的重大歴史意義的憲法訴訟,也是台灣「平埔正名運動」的重大的里程碑。

一、失落的平埔族群,正在蘇醒:

長期以來,不論是官方或是學者專家的研究,很多人認為平埔熟番因漢化而失去原住民身份;或是認為平埔熟番受當時主流社會歧視,怕被稱「蕃」,乃隱身於漢人社會,主動放棄原住民的身分。

但經過這二、三十年的台灣本土歷史文化運動,有更多台灣人不再怕被稱為番,反而勇敢面對自己的「蕃仔」的祖嬤祖公。甚至視為是一種光榮。

二、以高山族為基礎的平地山胞制度:

清治時期將台灣土著分為「生番」及「熟番」。清廷官方常以天朝「敎化」為由來稱呼熟番,並以「未受敎化」來稱呼「生番」。其實這是嚴重的誤導。

熟番、生番的分野,在於是否為清廷官方統治範圍,是否課徵社饗、負擔服勞役的責任。熟蕃就是納入統治,需繳稅服勞役。而熟蕃最重要的勞役,就是幫清廷官府送公文。但生番則為化外之民,不在清廷統治範圍。所以以「是否受教化?」其實是誤導!

日據時期沿用清朝的用詞。但後來日本逐步將生蕃逐步納管。而有高砂族的稱呼。

國民政府來台統治,於民國43年省議員選舉開始實施山胞議員選舉,並由山胞自行選出。所以民國43年2月9日開始山地山胞的登記。民國45年10月3日開始「平地山胞」的登記。但都是以「高山族」為範圍來辦理並公告登記期間至45年12月31日止。最早的山胞概念其實是源自於選舉制度的需求。

三、被遺漏的「熟蕃」,未送達的公文:

平地山胞限於高山族的範圍,產了許多不合理的現象,有些同一族的山胞,有的登記高山族、有的登記熟番、平埔。因而就有被遺漏的「熟番」該如何登記的陳請案。

(一)民國46年1月22日台灣省政府民政廳(肆陸)府民甲字第128663號函文屏、花、東、苗四縣政府:「日據時代居住平地行政區域內,而戶籍簿種族欄記載為『熟』,於光復後繼續居住平地行政區域者,…,經聲請登記後,可准予登記為『平地山胞』」。再者,民國46.03.11「台灣省政府令」(四六)民甲字第01957號,函文屏東縣政府:「日據時代居住於平地,其種族為『熟』者,應認為平地山胞」。

依據此二份公文我們可以得知:「日據時代居住於平地,其種族為『熟』者,應認為平地山胞」,乃是依法有據。

(二)祇是這二份公文祇送到相關縣府,應該沒有送到相關人民手上。

其後為因應部分縣市政府請求,省政府分別以公告或通令各縣市政府於46年5月10日至7月10日、48年5月1日至6月30日、52年9月1日至10月31日限期辦理或補辦平地山胞登記。

不過看來全國主要平埔族群的縣、村落、鄉鎮是否有被清楚的告知,的確是一個歷史的謎!

不過説來有些諷刺,熟蕃是清廷時期主要負責送官方公文的勞役,結果在攸關自己權益的省府公文,卻一直到2008年才由前台南縣觀光局長陳俊安從省府公文電子化中,找出這二份公文。足足遲到了51年。當時我正擔任台南縣長,在接到這二份遲到了51年的公文後,立即著手辦理「熟番」的平地原住民登記。

其實有這二份64年前的公文已經明確指出日據時代戶籍登記為「熟」者,就是平地原住民了。所以衹要政府願意誠實面對歷史公義,根本不需要這麼辛苦從2009年打官司到2022年打了14年的官司!

四、一國二制的山原及平原:

(一)有需要分山原、平原嗎?

不過原住民身分法第二條,將原住民分為山地原住民及平地原住民。

在目前社會流動性如此高的工商時代,是否適宜的確是一個大問題!而且城市原住民比55個原住民鄉鎮市區的人口可能更多。所以分山原及平原其實已無實益,祇是增加政府的行政成本。

(二)山地原住民沒有戶籍原住民登記有案的限制,但平地原住民卻必需戶籍有平地原住民登記有案的限制,一國兩制,刻意排除熟番:

原住民登記法第二條第一項規定:

山地原住民:台灣光復前原籍在山地行政區域內,且戶口調查簿登記其本人或直系血親尊親屬屬於原住者即可。並不以申請戶籍所在地鄉鎮市區公所登記為山地原住民有案者,才能申請山地原住民。

但在第二項平地原住民,則規定更嚴格,除了「台灣光復前原籍在平地行政區域內」,「且戶口調查簿登記其本人或直系血親尊親屬屬於原住者」,「並申請戶籍所在地鄉鎮市區公所登記為平地原住民有案者」,才能申請平地原住民。

這種一國二制的規定,其實就是刻意要排除熟番,因為一開始山胞的概念就是排除熟番的登記。所以顯然是違反憲法的平等原則!

五、蔡英文承諾跳票、夷將倒打平埔族一把:

蔡英文競選總統時已宣示支持平埔族正名原住民,但上任迄今卻毫無進展。

而針對平埔族原住民萬淑娟等人提出的憲法訴訟,小英政府的原民會主任委員夷將.拔路兒不但沒有支持,更跳出來倒打一把。

一方面表示平埔族與現在的原住民具有極大差異,現有的原住民人數為五十八萬人,如果增加近九十八萬的平埔族原住民,現有的原民會預算將不敷使用,每年必須增加450億的預算。

夷將擔任原民會主委,過去也主張應將平埔族群納入原住民納入。結果當上主委不但背棄過去的主張,更拿毫無憲法依據的修憲妥協倒打自己的主張,可以說是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

而且原民會提出來的人數根據,也和各界專家提出來的數字差異甚大,根據政大民族系教授林修澈根據人口成長率的推估,在日本統治時期熟番調查報告登記的兩萬熟番,到現在的人口數應該約有二十萬人。不知道原民會提出了九十八萬平埔族的根據為何?這點原民會應該要提出說明,而不是塑造人多勢眾的平埔族假象,來恫嚇現有的原住民。

六、蔡政府無作為,引發「生番」與「熟番」的內戰:

由於蔡政府不願意坦承面對平埔熟番為原住民歷史真相,及相關轉型正義的配套。並任由原民會帶頭鼓動反對「熟番」正名原住民,並鼓動現有原住民(歷史上「生番」)危機。

所以這次的憲法訴訟,引發部分縣市現有原住民議員的反彈聲浪;認為平埔族納入平地原住民不只影響原住民的資源分配,更會影響到原住民的參政權,屆時原住民立委很可能會被平埔族全部拿下,原來的山地原住民與平地原住民將更為弱勢。幾乎回到歷史上「生番」與「熟番」的戰爭矛盾。

七、修憲納入國會改革增加席次:

由於平埔族群納入原住民必然造成更多人搶奪現有六席國會議員(3席山地原住民、3席平地原住民),這也是為什麼引發歷史上「生蕃」與「熟蕃」的戰爭。

但如果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其實也應該一並思考國會改革的配套計劃,而避免國政內耗。尤其台灣急需下列的憲政改革:

(一)憲政機構瘦身:

改革全世界獨一無二,違反憲政原理的五權憲法,廢除考試、監察、司法三院的憲政違章。並強化國會調查、監督權。

(二)國會減半後,國會監督權能嚴重失能,國會官僚化。應該比照歐洲各國的經驗,以10萬選出一席國會議員,才能強化國會監督權能;避免行政權獨大。因而台灣國會議員總席次應以200-230席之間為目標。

(三)原住民國會議員可以由目前的6席增加到10-12席之間。增加的席位,可以完全解決承認平埔族原住民新增席次問題。

(四)而且建議原住民國會議員,也採取單一選區而不是目前的全國單一選區複數席次。如此可以大幅改善目前全國單一選區,造成祇有人口較多的大族群有席次;而人口較少小族群,則幾乎沒有機會。可以增加人口較少的小族群受到較公平的對待。並增加原住民的族群融和。

(五)同時並應取消山地原住民、平地原住民、平埔族之區分。全國分為10-12選區,才能減輕原住民國會議員的勞碌奔波,而且更能聚焦在地經濟的振興。也可以增加原住民的族群融和。

所以此次憲法法庭的決定,在不侵蝕現有原住民參政機會,又同時承認平埔族群原住民身分,則有可能此一判決將催生台灣下一波的國會改革。

八、熟番能否正名原住民?

熟番能否正名原住民?早在民國46年台灣省政府民政廳就給了明確的答案,祇是這個公文遲到了51年。

不承認熟番是原住民,真的是對不起這塊土地的先民。

憲法法庭能夠承辦此一歷史大案,算是幸運。也是行政權失能下,司法權彰顯其保護原住民人權的機運。希望大法官諸公把握機會寫下歷史!

蘇煥智維新觀點》憲法法庭能否讓「熟番正名原住民」?

作者簡介

蘇煥智,前台南縣長,曾任第二、三、四屆立法委員。台大物理系肄業,台大法律系畢業,輔大法研所碩士。現為台灣維新召集人,大員法律事務所律師。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