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5° / 22° )
氣象
2024-03-18 | 大成報

注意中共的經濟戰(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記得在好幾年前我就在本專欄寫過中共很可能發動兩岸的資訊戰或神經戰,這不是我發明的而是早在二十多年前聽淡江大學李中斌教授演講又在很多書冊與網路資料上看到的心得,事實也證明二十多年來每當台灣舉行大規模選舉尤其是「總統與國會議員改選」時,中共的網路大軍就會大舉出兵協助親中黨派恐嚇嚇唬台灣人民,可是每次多沒成功反而嚇到國民黨蔣幫遺孽及逃台藏命的黃復興敗將殘兵等「榮譽國民」(蔣經國最羞辱老兵的封號);天知道台灣人民豈是那麼容易恐嚇的?四百年前台灣人的祖先乘著小船渡過黑水溝從福建廣東出發,「十去三死六留一回頭」,就像毛澤東寫給周恩來最後的告別辭「父母忠貞為國讎,何曾怕斷頭?」大家都是視死如歸,只有蔣介石蔣經國父子及那群敗將殘兵貪生怕死壓著一群人跟他們逃到海角天涯藏命,隔著一條天塹的黑水溝但一聽到毛澤東或朱德或解放軍就全身發抖、神智不清、語無倫次,就如洪秀柱最近說的「草蜢弄雞公」,如果洪秀柱的見解是對的,那今天亡命天涯的應該是毛澤東而非國民黨蔣幫集團,當年毛澤東帶領三百多人上井崗山「合併」兩支據山為王的綠林好漢大隊總數也才八百餘人加五百多支步槍就和擁有六百多萬大軍的國民黨部隊叫板起來,最後中國國民黨這支只會吃喝玩樂盜賣軍火槍械毫無做戰能力與禮義廉恥的正規軍竟被毛澤東領導的解放軍打得落荒而逃,毫無招架餘地;所以戰爭不是看誰人數多而是看誰士氣強志氣大,這是從小就靠賣黃金度日(洪秀柱自己講的、我不知她家怎會有這麼多黃金可賣來度日)的洪秀柱所難以理解的概念。



雖然中共放著六億多人民過著貧窮線下的生活不管,還一天到晚對台灣文攻武嚇、出動大量戰機戰艦航空母艦在台灣四周燒錢製造環境污染,台灣國內還有一些親中媚中舔共恐共的泛藍之流在隔海唱和,唯恐中共不打台灣害他們撈不到油水甜頭;但我始終不相信中共會對台動武,蓋兩岸的軍事行動是一次亡國滅種的行動,中共付出的成本太巨大,台灣雖小但經濟力科技力都比中國強很多,縱使無法完勝中共,但讓它沿海一些大城市支離破碎還是有變法的,如果沿海經濟精華區烽火連三月,那中國經濟就要回復到四十多年前改革開放以前的水平,而且中國一發動戰爭就會四面埋伏八面受敵,印度、越南、菲律賓、印尼甚至北韓、俄國、日本、美國都會發兵響應,如此若再一次八國聯軍攻北京,中國就可能發生內亂,因中國過去五十年的一胎化政策讓每個男子壯丁都是家家戶戶的大阿哥貝勒爺,其生命都比溥儀還貴冑,叫他們去戰死沙場橫屍荒野豈非失智者之思考模式,若去打外國還情有可原、但若打台灣一定是頭殼壞掉,所以一打台灣一定發生內亂,中國自己就會四分五裂,這麼巨大的戰爭成本誰能承擔?所以北京中南海所有身負治國重任的政治局常委(當然包括英明偉大的習近平主席)「萬般思緒上心頭、唯有一笑解千愁」。



千愁一解、鄧公小平同志的遺訓也浮上心頭,鄧公說「解決兩岸問題五十年不遲,一百年也行,這一代不能解決就留給下一代解決,下一代比我們聰明一定可以解決兩岸和平統一的問題」,所以兩岸一定要「和平統一」才是王道,兩岸中有些存在「武統思維」的腦殘一天到晚在鼓吹「武統」一定是在謀取龐大的軍事裝備利益甚至趁著戰爭搞趁火打劫之勾當,就像宋子文和孔祥熙在二戰與內戰時的搞法一樣,蔣介石在國共內戰中敗得毫無立身之地,只好夾著尾巴逃到台灣靠著當時還算「天險」的台灣海峽藏命在山野林內之中,但宋子文與孔祥熙卻逃到美國輪流當美國首富,與美國福特、洛克斐勒(第一位財產上億元的美國人)等人齊名;國民黨蔣幫集團有這種巧立名目、巧取豪奪、假公濟私、以私害公、公帑私用、貪污舞弊、國庫通私庫的人還很多,幫蔣介石管理私人財庫兼管部份公庫的周宏濤在回憶錄中說蔣介石的公私錢財時常混淆在一起,清理帳務非常麻煩,曾幫蔣經國管理過公私錢財的吳嵩慶將軍(來台後建立完備的軍中財會收付制度擔任第一任中將財務署長並創辦台北市滬江高中擔任首任董事長)也曾因錯置蔣經國公私財務報告而自請處分,可見連蔣家父子都會混淆公私財務,而那些故意假公濟私或故意公帑私用的國民黨蔣幫權貴就不知有多少了;民國50年當時的陳誠副總統代表蔣介石赴美訪問,甘迺迪總統與詹森副總統親自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接待他,甘迺迪總統親自告訴陳誠副總統,他將取消對中華民國所有軍事與經濟援助,理由是中華民國有很多文武大官在美國銀行有巨額存款,這些錢很多都是來自美國援助之經費,所以美國政府必須取消對中華民國之援助,否則無法對美國人民交代。



中國共產黨當然非常知曉國民黨人這種習慣性貪婪與公德心較弱之氣質,所以在2000年兩岸交流日趨密切之後,中共高層就有人提出高見「用銀彈解決兩岸問題比用子彈還省錢」,故有一段很長時間兩岸一團和氣、交流異常熱絡,尤其是馬英九將「中華民國」掛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下面混進世界衛生組織當觀察員,馬英九還沾沾自喜,真是有如台灣人說的「賣妻當大舅子」,也害他父母馬鶴凌與秦厚修被罵好多年。



後來蔡英文以歷史性超高票讓馬英九的政策在台灣人面前掃進陰溝,以不到10%滿意度讓馬英九烙下世界級的歷史性千古大笑話兼大羞辱,中共一些好戰份子才在「模蠣兼洗褲」下對台灣開始文攻武嚇,企圖恐嚇台灣人民順便賺一些軍火裝備耗損費用,發一些軍火武器的小橫財,可惜中共認知作戰失敗,他們只嚇到那批逃到台灣藏命聞共色變喪膽的國民黨蔣幫遺孽,卻永遠嚇不到勇敢的台灣人;想想裴洛西眾議長來台訪問讓老共氣得全身發抖而舉行史上最大的「環台海空聯合實彈軍事演習」,實彈落點之一的高雄外海小琉球附近,離岸邊還不到十海浬,台灣政府已宣布禁止漁民出海捕魚,但還是有很多漁民不信邪就駕著小漁船要出海去參觀實彈演習,要不是被海巡署規勸回來,台灣漁民這種勇敢逆天行動一定要驚動全世界,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就是勇敢的台灣人踏著祖先勇敢渡過黑水溝的足跡,英勇的與黑潮搏鬥,這是永遠懼共恐共畏共的逃台蔣幫集團所無法理解的,也是中共認知作戰必須深入了解的;所以我三十多年前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就曾向江澤民總書記傳達這種台灣人民的心聲「台灣人民與新中國無冤無仇、台灣人民不會幫蔣介石父子反攻大陸、但台灣人民一定會奮不顧身不懼死亡的降臨而為保衛家園而戰」,所以只要中國對台灣動武絕對是一場戰火沖天兩敗俱傷的巨大衝突戰,中國沿海各大城市都會烽火連天、傷亡慘重,中國會退到四十年前改革開放之前的經濟生活水平,屆時中國一定內亂一定分裂,中國甚至會改朝換代或軍閥割據,有如民國初年到處都有元帥府、各大城市都有大帥府,那時的習近平可能像蘇聯最後一位國家主席兼黨總書記戈巴契夫那樣黯然離開克里姆林宮靠演講與寫回憶錄過日子;故基於對兩岸現勢之了解,兩岸最好保持現狀並努力發展經濟,中國最好再把「第五個現代化」做好做到完善,最好再給人民多增加一點自由民主的政治社會生活,省市長以下行政首長都能改為直選,讓兩岸的政經制度與生活水平更趨相同,那兩岸和平統一的進程就會日趨靠近了。



所以兩岸「戰則兩敗俱傷、和則共蒙其利」,故最近習近平主席與兩會開會決定「兩岸以和統為原則」,這真是一項最明智英明的決定,就像朱立倫主席大展魄力英明大斬象徵國民黨內最貪腐勢力的黃復興黨部一樣,這是中國國民黨有史以來最進步最有為的政策,應該大大歌頌一番。



兩岸絕不能動武,這是天經地義天理昭彰之事,但兩岸還是會有紛爭不斷,所以除了謀求和平解決之道,台灣方面要預防中國發動的經濟制裁,也就是「經濟戰」,儘管台灣個人所得高出中國人四五倍,但畢竟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中國尚未想要改善六億多生活在貧窮線下人民之生活水平之前,中國還是有非常強大經濟能量去對世界各國發動經濟戰的(大概只有美國強大經濟力可以之抗衡),何況是經濟規模僅明列世界第十八、十九位的台灣,所以真要是打起兩岸經濟戰,台灣是要非常小心應變才能化險為夷。



經濟戰往往發源於經濟制裁,這在東西方經濟發展史上都曾被廣泛使用,及至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協約國以英法為首組成「國際封鎖委員會」嚴厲控制及禁止運往敵對陣營之商品、食物、能源與資訊,這場經濟封鎖造成極大的戰爭效果,重創中歐各國也造成德義奧等國戰敗之主因,因此也一戰成名;故在大戰後的巴黎和會也被國際間正式廣為討論並且明訂於巴黎合會「國際盟約」第十六條條款之中;世界各國還組建出「國際聯盟」、冀望能利用這個國際組織之國際談判與和平的經濟制裁化解各國之軍事衝突、進而消彌殘酷恐怖毫無人性的戰爭,因此也希望經濟制裁能從「准戰爭行為」轉化成國際和平之機制;這個理念堅固的灌入各國領袖的中樞神經之中,故在二戰結束後聯合國取代國際聯盟成為世界最高國際組織之後,各國又將這套經濟戰(或經濟制裁)之規範完全移植到聯合國之中,因此各國使用「經濟戰」之頻率日愈增加,不只在戰爭期間使用,和平期間也在使用。



1974年美國通過貿易法制定301條款(含特別301與超級301)用資保護智慧財產權與公平交易,1989年台灣因仿冒品銷美太多有傾銷行為,被美國祭出「超級301」制裁,結果幾番談判下來,台灣除了應速急改善以觀後效之外,外匯亦大幅升值、從美元對台幣兌換率1:40變成1:29,這麼嚴重之經濟制裁讓台灣一年就損失兩條中山高速公路;聽說日本比台灣更慘,日本商人到美國製造汽車再銷回日本竟然比日本國內生產的還便宜,日本商人將在美國賺的錢都拿去購買美國大都會的摩天大樓,結果美國也對日本祭出「超級301」,後果是日本將在美國賺的錢吐出一大部份,之後日本把很多資金移轉到中國和中南半島與印度,雖然如此從新佈局,日本經濟至今還是非常萎靡不振,去年個人所得還被台灣輕微超越一點;川普就任總統後也對中國發動嚴厲的經濟制裁,讓習近平非常難過,主管經貿的副總理絡繹不絕於華盛頓道上,豈料拜登上任後經濟制裁毫無退溫,看來中國不調整人民幣對美金兌換率以縮小中美兩國貿易逆差,美國對中國這場經濟制裁恐難罷休,而且會變成美國基本國策不分黨派契而不捨的執行;這些都是昇平時期的經濟制裁典範,不分敵國友邦,一概以自己國家最高經濟利益為戰略準則,利我者就行、不利我者不行,不行又不改善者就大力制裁之。



經濟戰的範圍很廣也很弱化、不似軍事戰爭那麼轟轟烈烈烽火連天斷垣殘壁橫屍遍野,它最嚴重時就是可能會餓死很多人;經濟戰最主要包括貿易戰、金融戰,其他像中國偶而對台灣農漁業發起禁令以各種莫須有理由不經會商談判就宣佈禁止農漁產品進口中國;還有現在對台灣發起不准出團赴台觀光旅遊等都是經濟戰之一環,所以台灣各黨派一定都要提高警覺,絕勿以為「經濟戰」不是戰爭,請把聯合國相關規定拿出來研究研究,經濟戰就是聯合國認定的一種戰爭;若中國對台灣發動經濟戰,台灣也是很麻煩之事,蓋中國經濟規模太大而台灣經濟規模太小,中國不但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它還能放著國內一半人民生活在貧窮線下不管而將所有資源拿去非洲或拉丁美洲交朋友,在南亞、拉丁美洲與非洲長期租借將近一百個港口(甚至像柬埔寨西哈努克港整個港市都租借了),這些港口平時是貿易商港戰時就變成航母艦隊停泊補給軍港;中國還以基礎建設換取各國能源資源之開發權,或攔下發源自中國境內之國際河流興建數十座大型水力發電廠,這些都是中國在蓄積經濟發展實力之體現,所以台灣面對的真是一隻非常巨大的恐龍,台灣若不提高警覺而以暴虎馮河有勇無謀之勢去迎戰巨大恐龍,那絕對有去無回必死無疑;過去馬英九將市場大量集中於中國就是有勇無謀天下第一無能之典範,把所有雞蛋全放在一個籃子,一定必然是籃破蛋毀,所以台灣一定要儘量分散市場,讓中國在發動經濟制裁時損失極小化,這是台灣未來發展經濟一定要信奉的最高戰略。



在中國還是在憲法中明訂為專制獨裁體制、在中國憲法中還是明定共產黨為唯一的執政黨時,兩岸體制還是存在非常巨大差異,民主自由度還是非常懸殊,那麼兩岸間之摩擦就很難避免,中國以大欺小的發動經濟戰必將隨時存在,台灣身為較小型經濟體就必須隨時注意自身的安全,注意中國隨時會發動的經濟戰,這是大有為政府與聰明高智慧的台灣人必須要隨時劍及履及的危機意識與安全維護,否則中國不必發動軍事戰僅發動經濟戰就可讓台灣經濟發生大危機大衰退,那時台灣祖先辛苦拓墾的台灣寶島及數代先人日夜建設的美麗島就真要淪陷給中國了,豈能不嗚呼哀哉?(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勁報總主筆、曾任立委辦公室主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