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
( --° / --° )
氣象
2020-07-07 | i-media愛傳媒

黃文博/我的老友,你要繼續在乎下去嗎?

黃文博/我的老友,你要繼續在乎下去嗎?

誰在乎,誰痛苦。誰憂愁,誰難受。

看開點,老友。你很生氣,我知道。這幾年,每次老友們聚餐,憂心忡忡的談話時間越來越長,帶著鬱悶走出餐廳的次數越來越多。

記得上回,不明究理的餐廳經理還以為是菜色出問題,才讓我們這桌整場緊繃著臉吃飯。

氣氛凝重的原因是話題轉到近期台灣旅行社裁員潮,其中一位老友的女兒從無薪假變成收到裁員通知,大夥兒憂慮經濟前景慘澹,因而愁眉深鎖。

餐廳經理聽了原因,原本臉上略顯不安的表情瞬變,眼眉糾成一團,長歎一口氣:唉!我們是老店,靠熟客捧場,上座率只掉了百分之二十,可是平均每桌消費金額,硬生生差了百分之三十幾啊!

看著他垂首搖頭走出包間,我們這桌憂心忡忡的老傢伙,慚愧只點了普通家常菜,大菜一個沒點,真對不起這位經理,毀了他整晚的好心情。

飯桌上擔憂的事可多了:頻頻繞台的中共轟六什麼時候會衝進來投彈?吃緊的夏日供電什麼時候會啟動分區停電?虧損累累的勞保年金什麼時候會向已經領取的人揮刀?超喜歡換新車的總統車隊什麼時候又要買昂貴的高級名車?台大的傅鐘什麼時候會被學生摸黑大卸八塊?找不到正職的子女什麼時候才能搬出父母家自食其力?隱藏在社區的新冠輕症感染者什麼時候浮出水面?數以萬計的香港勇敢反送中青年什麼時候會來台成為榮譽國民?反對黨立委什麼時候會練就一身不被人拖出議場的功夫?砍樹鋪設的太陽能光電板什麼時候會成為繼保特瓶後的世紀垃圾?

老友啊!用上面這些話題配菜,難怪盤中珍饈味如嚼蠟。話雖如此,可我們這群經歷過台灣經濟榮景的準老人,拿過往人生經驗對比現況,對其間差異之大,心驚膽跳。

那些似乎再也喚不回的美好,像是願意努力一定有收穫,像是放眼所見處處希望,像是政府官員視貪腐無能為莫大羞恥,像是年輕人滿滿自信向前衝,像是社會分而不裂,像是自由而不自危,像是有一個笨重但不陰險的執政黨,像是有一個激烈但不霸道的反對黨,像是有一片醜陋卻不毒的天空⋯⋯

美好日子一如餐廳播放的背景音樂「台北的天空」,引人戚戚憶往,但歌聲裡那片天空早成過眼雲煙。現在這片天空,在我們頭上,卻不在我們掌中。時代洪流必然在新一代指揮下,淹沒上一代,湮滅不甘沉底的記憶,掩蓋掙扎發出的聲音。

直到驚覺站在一起的同輩紛紛倒下,老友們終會承認,屬於我們的美好根本是新生代的訕笑。當我輩還在設法理解周杰倫的音樂好在哪裡,年輕人已將周董列為大叔級歌手,何況王芷蕾!

老友啊,該發的不平之鳴還得出聲,該挽救的大勢還得出手,但聽我一句,別期望新一代聽見你的正義,更別在意新一代嫌棄你的好心。畢竟,站在日正當中之下的是他們,至於我們?看看映照臉頰的晚霞就該心知肚明,我們的24小時除了黑夜,只剩夕陽。

聚餐時批判時事越多,代表我們越有氣無力。社會上看不慣的事越多,代表我們越遠離現狀。能耐心觀看的政論節目越少,代表我們越脫離主流。對過去越依戀,代表我們越挫敗。

我們不喜歡的一切,無論是勢之所趨或天命如此,通常會像這樣存在一段時間,可能是很長一段時間,即使變遷,大概也不會變回我們喜歡的樣子。這,就是現實。

所以,老友,接受現實起碼讓自己好過一些。你想想,我輩只需要接受現實,在日正當中下站著的新生代則需要面對現實。誰比較可悲?

曾經拿過好薪水的我們,接受目前低薪的現實,於我何傷?最多傷感。而必須面對低薪現實的年輕人,傷心啊!

曾經呼吸過乾淨空氣的我們,接受目前滿天毒氣的現實,能痛多久?再痛也是短痛。而必須面對空汙現實的年輕人,會痛一輩子!

曾經安享兩岸和平互利的我們,接受目前劍拔弩張的現實,輸掉什麼?輸掉退休生活罷了。而必須面對戰禍現實的年輕人,會輸掉全部人生!

真的,對弊案貪贓專斷漠視的這一代,不在乎就是不在乎。對衰退負債貧弱無感的這一代,不在乎就是不在乎。對法治公理正義輕忽的這一代,不在乎就是不在乎。對濫權欺騙雙標縱容的這一代,不在乎就是不在乎。

時代舞台上的主角們自己如此不在乎,我們這些快退場的演員是在三八什麼?還有機會演出的,趕快擺個身段,演完離場。

還夠資格謝幕的,俐落彎腰鞠躬,優雅轉身。像我們一生當配角、跑龍套的人,規規矩矩唸完剩下的臺詞,悄悄走回後臺,領錢走人。千萬不要太過戀棧,自恃前輩身份說三道四,仗著過來人經驗指指點點,後輩嫌你、厭你、不甩你,剛好而已。

注意到了嗎?應該非常在乎這些那些事的這一代年輕人,滿不在乎,所以他們過得很自在。就像在大學課堂,老師很在乎同學是否專注聽講?是否分心玩手機?是否抄筆記?是否準時交報告?是否會被當?學生普遍不在乎老師在乎的,學生在意的是手機要充電了、瀏海要上髮捲了、慶生要訂KTV了、ig追蹤人數增加多少了、舔共手搖飲不能喝了⋯⋯

新一代當然比老一代快樂,因為人家不在乎!

我的老友,你還要繼續在乎下去嗎?在乎的人最痛苦,憂愁的人最難受。這不是值不值得的問題,而是有沒有用的問題。你還要用多少場敗仗來證明自己太天真?用多麽痛的領悟來說服自己時不我予?

跟同輩好好吃頓眉開眼笑的晚飯吧,跟你在乎的人享受雲淡風輕的小日子吧。跟過去的時代道句珍重再見,跟未來的時代說聲好自為之。

作者為資深品牌專家

●摘錄自品牌原來如此,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