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
( --° / --° )
氣象
快訊

2020-10-31 | i-media愛傳媒

蔡詩萍》我想我知道怎麼感謝你了,朱冠甍上尉!

蔡詩萍》我想我知道怎麼感謝你了,朱冠甍上尉!

第一時間,聽到空軍上尉飛行官朱冠甍墜海,我第一個反應是,希望他沒事。

不久,知道他傷重不治後,我很難過,他才不到三十歲。

再不久,更多消息傳來。他留下妻子,與一個週歲的女兒。家裡還有個老母親。

啊~那瞬間,我很不爭氣的眼眶濕了。

一個飛官墜海,殉職,不止是損失一名優秀的飛行員,還是一個家庭,或兩個家庭的破碎。

那個傷口,是時間再長也無法彌補的,永遠的痛。

我在當天傍晚的廣播,抽出十幾分鐘,談了我的感觸。但我還不知道,如果轉換成文字,我可以寫些什麼。

我總感覺,直接的,我們很容易感受到的,是關於失去一位飛官的傷痛。但那之外,一定還有一些更深沉的,不僅僅是痛,還是「某種關於愛」的深意在。

那很可能,是我們這個越來越在乎自己,越來越在乎網紅效應,點閱吸睛的社會,可能真正最需要的「某種關於愛」的深沉信念。

我沉默了一晚。

在不斷搜尋後續相關的新聞裡,找尋著,我心底很想捕捉,但還沒捕捉到的感覺。

清晨,我看到媒體上朱冠甍的母親,沉痛的說:平常他兒子就說了F5遲早要出事。她還說,若再看到一位飛官失事,她就要去跳海。

我望著她的畫面。一位痛苦的母親,由衷的吶喊。她失去了一個兒子。

生他,育他,養他,也可能罵過他,打過他的,一手拉拔大的兒子。就這樣,從空中,墜海,消失在人間了。

朱冠甍的母親,現在才知道飛官有風險嗎?不會的。

打從朱冠甍有飛官夢那一天起,她就知道會有風險的。她只是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發生在她眼前而已。

朱冠甍的妻子,選擇嫁給這個男人,會不知道風險嗎?不會的。她同樣知道,必然有風險。但她仍然選擇愛,選擇嫁了。

朱冠甍平日對母親妻子,一定是誠實的。他自己飛了七百小時,他會不知道飛機的狀況,不知道飛上去的風險嗎?

他知道的。但他依然繼續飛。他的妻子,母親,知道的,但依然支持他飛。

這如果沒有愛,沒有相信飛上青空,是兒子的夢想,是老公的志願,所以她們支持他,即便她們每一天,都提心吊膽的看他出門,執勤,受訓。每一晚,看他笑盈盈走回家,或來通電話,說平安落地了,才放下心頭的糾結。

這樣忐忑,這樣不安的日子,為的是什麼?

絕不會,僅僅是空軍飛官的待遇不錯而已。

必然是,她們理解,朱冠甍心裡有個「飛官夢」啊~

但,在台灣,飛官夢是多麼的艱辛啊~

朱冠甍飛的F5E,機齡比他還大!他才29歲,但這些值勤中的F5E ,至少都超過三十年,乃至四十多年。

雖說。台灣空軍的維修能力,首屈一指,是長年以來,台灣無法及時購得最新機種,而被迫培養出來的技術能力,但駕著老舊機種,巡弋台海,捍衛領空,其中有多少「心酸」,有多少「驚嚇」,是這些飛官們,他們心底的恐懼,他們家屬心頭的噩夢?!

我不想看到藍綠政客,又在這問題上,你指責我我指責你。無論誰執政,台灣的空軍都有現實的宿命,我們沒法買到最新的戰機,我們沒法按時屆齡汰換舊型機種。

於是,空軍的飛官們,必須冒著風險。繼續飛,繼續捍衛領空。

他們若想太多,就不會選擇這行業。

他們若看太多,因而想打退堂鼓,他們也不致於繼續冒這風險,讓家人擔憂害怕。

但,一旦這些飛官們都這樣想了,都這樣怕了,台灣的領空,誰來捍衛?靠嘴巴治國的政客,靠酸言酸語的酸民嗎?

我只想向朱冠甍上尉致上我最大的謝意。

你知道飛機老舊,但你依舊勇敢飛上去。

我只想向朱媽媽致上我最大的感謝。

您知道兒子的擔憂,但您沒有阻攔他英勇的空軍夢。

我只想向朱太太,朱家的小女兒致敬。

妳們有一個了不起的先生,了不起的父親,他捍衛了台灣的天空,即使,他駕駛的飛機,是那麼樣的老舊。但他的一顆心,卻是少年台灣的豪情與壯志。

我知道朱冠甍的殉職,真正的意義了。

你必須為自己選擇的人生,勇敢去付出。儘管現實,不一定那麼如你所願。

台灣買不到即時需要的新戰機。但台灣有很多像朱冠甍一樣了不起的年輕飛官,他們欲上青天攬明月,壯志總能穿越雲霄。

感謝你,朱冠甍上尉。

作者為知名作家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