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
( --° / --° )
氣象
2020-09-20 | 台灣好報

王汪會胎死腹中!增信釋疑?更怕巨版「李紅」/黃年

黃年(資深媒體人)

國民黨由王金平率團參加海峽論壇的構想破局。表層原因是央視李紅事件,深層原因則是黨中央對王金平已失信任。

王金平失去信任,是因他在「國民黨團長/蔡英文信使/蔡政府海基會董事長口袋人選/喬王王金平自己」四者之間有角色衝突,引起猜疑。

王金平要把一棟房子賣給江啟臣、蔡英文兩家,因此國民黨也許連王金平臨場要做什麼、說什麼都不能完全掌握,如何信任他能「代表」國民黨?

當然,李紅事件也不只是一個退場的藉口而已。當整個事件出現了「王金平/蔡英文/海基會人事/李紅」一連串變數,如果國民黨仍執意要去,卻又如果此行不能取得中共重大的正面回應,甚至又碰上了巨版的「李紅」,回來後這個攤子就無法收拾了。所以,急流勇退,其實也可說是損害控制,對兩岸都好。

日前,國台辦為此事創造了一個新詞:增信釋疑。

如果「王汪會」能實現,此會最大的看點應是,王金平如何「代表」國民黨呈現九月六日的新版兩岸論述,及汪洋與國台辦如何對國民黨新版論述作出回應。這也許正是「增信釋疑」的良機。但是,倘若王金平只顧自己鍍金,臨場不能「代表」國民黨完整發言,而對方發言又出現另一個大號「李紅」,這就是國民黨承受不起的大悲劇。

兩岸關係已是分崩離析。從一方面看,是民進黨「台獨/仇中」勢力的快速崛起;從另一方面看,則是國民黨「反台獨/捍衛中華民國/主張兩岸競合交流」勢力的急遽衰敗。原因在國民黨撐不起中華民國,而國民黨撐不起的原因又在中共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

未來,就北京言,失去「捍衛中華民國」的國民黨反獨平台,比壓不住台獨的民進黨更可憂慮。對國民黨言,則李紅當然不是最大的屈辱來源,整個中共就是巨大的「李紅」。因此,雙方確有「增信釋疑」的必要。

王汪會胎死腹中,但國民黨仍須跳開王金平及李紅,另尋增信釋疑的契機。此一契機應寄於中共如何理解並回應國民黨的新版兩岸論述。

國民黨的新版兩岸論述,就是「中華民國不可消滅論」。原文略謂:中國國民黨堅決反對台灣獨立與中共的一國兩制,因兩者均將消滅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

亦即:反對台獨消滅中華民國,也反對中共的一國兩制消滅中華民國。

至於「九二共識」的闡述,則發展為「立足憲法的九二共識/求同存異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可稱為「九二共識的三角錐」,三位一體,一體三面。

一、立足憲法的九二共識:就台灣方面言,九二共識是依據國統會的「八一決議文」。八一決議文的依據則是「憲法一中/一國兩區」的憲法架構,因此稱「立足憲法的九二共識」,正當無誤。民進黨可以反對「九二共識」四字,但既稱「依據中華民國憲法(一中)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兩區)處理兩岸事務」,即至少不能公開否定兩岸關係應當「立足憲法」。至於北京,也屢稱「兩岸從各自現行規定出發」(胡錦濤)、「九二共識是源自於雙方各自規定」(馬曉光),王毅更曾直接稱「他們自己的憲法」。可證,北京亦知九二共識及兩岸關係若不立足於中華民國憲法,就不能立足。

二、求同存異的九二共識:新版論述說了兩次「求同存異」,比「一中各表」還多一次。民進黨反對「九二共識」四字,但蔡英文在二0一六年五月說:「在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秉持互相諒解、求同存異的政治思維進行溝通協商,達成了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我理解並尊重這個歷史事實」。也就是說,蔡英文「理解並尊重九二協商秉持求同存異思維達成的若干共同認知與諒解」。她反對「九二共識」四字,但不反對「求同存異」。至於在北京,「求同存異」曾經幾乎等於是「一中各表」的政治譯名。王毅任國台辦主任時說過多次:「儘管雙方對一個中國的認知有所不同,但可以求同存異,求同存異正是九二共識的精髓。」國台辦副主任孫亞夫也說:「求一個中國之同,存一個中國政治涵義之異。」由以上論述可見,求同存異是紅綠藍三方最大交集。

三、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新版論述稱:「關於『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表述,皆本於中華民國憲法,也是兩岸求同存異的成績。」在此,一方面維持了「一中各表」,二方面又將「一中各表」與「求同存異」並稱。至於民進黨,始終沒有正面反對過「一中各表」,只說「因為中共的九二共識沒有一中各表,所以反對九二共識」。此說,其實接近國民黨曾說的「沒有一中各表,就沒有九二共識」。再說到北京,二00八年的布胡熱線中,胡錦濤親口承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及後來的「求同存異的九二共識」,與「各自相關規定/他們自己的憲法」等表述,均可見北京亦不斷思考如何以「求同存異」來包裹「一中各表」。馬習會更是「一中各表」的高度實踐。

從以上析論可見,國民黨是費盡掙扎才留住了「九二共識」。

在中共強勢操作下,九二共識不容「一中各表」,又被與「一國兩制」掛鉤,遂在國民黨黨中央交替的此際,黨內青壯主張只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定位」及「過去對兩岸的貢獻」,欲將這個包袱甩掉。

爭議的焦點在要不要再說「一中各表」。反對一中各表者認為,中共不容一中各表,民進黨也說「九二共識沒有一中各表」,國民黨卻自說自話一中各表,既說不過中共,又說不過民進黨,更不能說服台灣人。那麼,何必背著一中各表這個自曝其短的禍害東西?接下來,如果一中各表沒有用,那麼背著九二識的空殼又有何意義?結果,因馬英九等力抗,才留下了「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

北京過去不容「一中各表」。須知,正是一中各表維持著「一中是兩岸議題」。倘若國民黨此次甩掉了「一中各表」,一中消失,就是放棄了「一中是兩岸雙邊議題」,也就是倒向了單邊架構的華獨思維,這難道是中共希望見到的變化?然而,如果中共不闢出「求同存異」的空間,國黨又如何回到「一中各表」?

從國民黨新版論述,中共必須認知:台灣不可能容下一個「以消滅中華民國為指向的統一方案」,這才是真正的「李紅」。這也是國民黨必須「立足憲法」、主張「中華民國不可消滅論」的原因。國民黨若要存活,不可能在此立場撤退。

中共若能從這樣的路徑來理解及回應國民黨的新版論述,也許才有增信釋疑的作用。

試問:九二共識憑什麼是定海神針?答:因為,九二共識有「求同存異/一中各表」。

李紅說:「這個人要來大陸求和」。其實,這卻正是北京應當「求知」的時刻,認真思考一下好好一個「九二共識」何以會被糟蹋成這樣的原因。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