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4°
( 36° / 28° )
氣象
2020-04-30 | 今日新聞

《誰是被害者》拍攝非人類姿勢 女星:只有我可以

《誰是被害者》拍攝非人類姿勢 女星:只有我可以
丁寧在劇中拍攝專輯封面照,挑戰高難度姿勢。(圖 / Netflix提供)
《誰是被害者》主要演員張孝全、許瑋甯、王識賢、丁寧、鄭人碩、黃河、李沐、張再興、陳為民、夏靖庭、陳家逵今(30日)下午四點半,齊聚線上展開一場全球第一個以「線上偵訊」作為創意的訪談來為新戲造勢,並邀請黃子佼擔任主持人。

《誰是被害者》拍攝非人類姿勢 女星:只有我可以
演員們在家視訊宣傳新戲。(圖 / Netflix提供)

談及若用一個字來形容該劇的驚悚,眾演員紛紛寫下「焦屍」、「溶屍」等字句,讓「屍」意外成為代表本劇懸疑驚悚的關鍵字。有趣的是眾演員手上都拿著特殊道具登場,張孝全拿骷髏頭和放大鏡,笑稱自己飾演具有亞斯伯格特質的鑑識官,該特質會讓他專注在感興趣的事情上,因此在人際關係上是不擅長的有障礙的。

《誰是被害者》拍攝非人類姿勢 女星:只有我可以
王識賢(後)與張孝全在劇中做事風格不同。(圖 / Netflix提供)

許瑋甯則拿了狗仔麥克風,劇中她飾演嗜血女記者,為搶第一手消息不擇手段,甚至化身千面女郎,來鬆懈對方的心房,來獲得想要得到的資訊;王識賢身穿警界背心,手拿辦案手銬,誓言自己在劇裡無時無刻想要追捕著犯人,但最頭痛的是他的鑑識官張孝全,兩人做事方式格格不入,因此常與張孝全吵架,受封「火爆刑警」。有趣的是,王識賢在講話時,被黃子佼發現許瑋甯隔空在玩她的狗仔麥克風,形成「嗜血女記者」無視「火爆刑警」的畫面。

《誰是被害者》拍攝非人類姿勢 女星:只有我可以
陳為民(左)飾演報社主管。(圖 / Netflix提供)

談及拍攝過程哪一幕最驚悚,張孝全自曝是解剖室,透露,劇中每個角色的死亡最後都進了解剖室,而該場景是真實場景,所以每一個人到了那個環境,自然會有所反應,不管是外在看起來,或是心理上,會感到「毛毛的。」黃子佼原以為解剖室是搭景,沒想到是真實場境,笑說,「我還是喜歡做綜藝,環境比較舒服點。」直說做綜藝一輩子都沒到解剖室。

《誰是被害者》拍攝非人類姿勢 女星:只有我可以
丁寧戲中挑戰非人類pose拍照。(圖 / Netflix提供)

丁寧則分享飾演過氣女歌手,劇中拍攝專輯封面的歷程,她泡在一大片玫瑰花瓣的泡沫浴缸裡,僅露出整張臉,挑戰許多高難度POSE,「簡直是非人類角度」,直呼這個畫面「只有我可以拍,因為我也是瑜伽老師。」她透露,光這樣的角度,就不是一般人做的到,除頸椎的柔軟度要夠,不然很容易受傷,或根本做不到這角度外,脖子以下要在泡泡滑膩很難穩定角度的狀況下而不滑動,需要很好的肌肉控制能力,「我的腳趾與腿部用力到快抽筋。」

丁寧又說,這場戲共拍了五次,才順利完成,等於自己也洗了五次澡,回家時她老公用著從來沒有過的眼神看著她說:「妳去拍戲喔?為什麼要洗完澡才回來?」讓她好氣沒好笑說,「若不是夫妻感情很好,不然不要接要洗完澡才會來的戲,避免引發誤會。」

最新娛樂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