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2° / 26° )
氣象
快訊

2021-07-30 | Wow!NEWS

曹瑞原導演曝《斯卡羅》温貞菱、黃遠、程苡雅選角秘辛

公視史詩旗艦戲劇《斯卡羅》(SEQALU:Formosa 1867)費時3年籌備,斥資2.02億元製作12集,內容改編自陳耀昌小說《傀儡花》,將於8月14日隆重推出。導演曹瑞原帶領美術指導許英光、造型指導姚君、梳化指導許淑華等金鐘團隊班底,還原重現1867年的臺灣,故事以真實「羅妹號事件」為背景,在日前釋出搶先特映後,獲得廣大的迴響,曹瑞原導演表示:「一部片子不可能去承載所有歷史的真相,若能帶動觀眾先感到興趣,使得議題有機會被討論,讓被遺忘的歷史拼圖一片片補上,才是影視製作的價值。現在的台灣,即使製作預算不比國外,我們也依然要運用有限的資源,在國際中競爭,不輕易放棄讓台灣影視業變得更好的機會。」

《斯卡羅》導演曹瑞原29日率演員温貞菱、黃遠、程苡雅,舉行線上分享會,戲外相識十餘年的温貞菱與黃遠首度合作,飾演客家與斯卡羅的混血姐弟「蝶妹」與「阿杰」,「羅妹號事件」發生時,蝶妹18歲,阿杰16歲,兩人在戲裡都是「降齡」演出,視覺外型卻毫無違和感,事實上,黃遠還比温貞菱大一歲。年紀最小的排灣族演員程苡雅,現年15歲,在拍攝時她才國小畢業只有13歲,超齡詮釋斯卡羅大股頭卓杞篤的16歲女兒「烏米娜」,第一次演戲的她頗有大將之風,是最亮眼的新人。

温貞菱在劇中因混血的身份,通曉排灣族語、英語、客家話及閩南話,從而協助抵臺的美國領事李仙得(法比歐飾)進行事件的相關調查。大量的排灣族語台詞讓她倍感壓力,坦言一開始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人格很分裂。「其實已經花滿多的時間在把族語唸到熟,可是實際到現場會發現,就是妳背得非常非常熟,到現場在情緒轉換的時候,還是會不小心,有點跑掉。」她認為每種語言都有不同的語調與語感,並且要詮釋出那個年代與現代的差距,才是最大的挑戰。曹瑞原導演表示:「這個角色在劇本上,對於導演和編劇也是最大的挑戰,角色得不斷地在英語與族語兩邊翻譯,但是一樣的對話一直重複地說,觀眾是會睡著的,所以在編劇技巧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怎麼讓蝶妹在關鍵的時刻做出適當的翻譯,她不只是背台詞,還要聽得懂對方的台詞,語言在這部戲真的是一大挑戰。」

現實生活中擁有一半排灣族血統的黃遠表示,由於到媽媽這一代就很少使用族語,這次為了戲也是從頭開始學習。整部戲他要會講閩南話、排灣族語跟客家語,花了很多時間去理解這些語言,「對我而言,難的是情緒,要如何把那個年代感受透過語言表達出來,這是最難的部分。」除了語言要克服,黃遠飾演的阿杰本來是跟著客家血統父親生活,後面又需銜接排灣族的生活,「我覺得除了角色心理層面以外,阿杰的心情轉換也是非常困難的。」曹瑞原導演補充:「黃遠的角色轉折是從一個懦弱退縮的弟弟,到最後變成卓杞篤身邊很重要的傳承者,他要去設定這個轉折,要駕馭得好,要讓觀眾信服就是他。我想他很投入,所有演員都還沒到屏東的時候,他就已經先住下來了。」殺青後黃遠也愛上屏東這塊土地,他表示已經在當地定居兩年,有工作時才會台北屏東兩邊往返。

為了更貼近角色的身份,温貞菱表示:「在片場的休息時間,都盡量站著不坐,而且故意駝背,長達半年身體都是拱著的,也會在隨身的竹簍裡塞石頭,真實去感受那個重量。」黃遠則在開拍前努力減脂,瘦了7、8公斤,以符合角色的樣貌姿態,笑稱這是出道以來「最瘦的角色」,重視飲食的他,除了原本就不碰澱粉,主要只吃高蛋白與低碳水化合物來維持體態,「那對演員來說不是減肥,就是變到那個狀態,拍戲時冰箱裡只有蔬菜、雞胸肉。」演員群中年紀最小的程苡雅,也被導演要求調整身型,希望她再瘦一點以符合角色,她笑說:「可是我真的減不下來,因為大家都會買零食糖果給我吃。」温貞菱私下跟黃遠也會偷偷餵食程苡雅,「一起約讀本的時候,我跟黃遠會煮火鍋給她吃,一邊餵食一邊督促她背好族語台詞。」

曹瑞原導演透露選角過程,他曾說過「全憑直覺」,「蝶妹」是有史以來最困難的角色,如何從一個西方人身邊的翻譯嚮導,慢慢變成了促成雙方簽成條約的關鍵,他非常感謝温貞菱願意接下這個挑戰,也相當肯定她的語言天份。黃遠是滿早就想到的「阿杰」人選,曹瑞原導演認為他的五官深邃,能抓住觀眾目光,見面聊天後才得知他的媽媽就是排灣族人。程苡雅則是在泰武鄉公所舉辦的「族語朗讀比賽」被曹瑞原導演一眼相中,當天導演為了再次去邀約說服查馬克老師參與演出卓杞篤一角,意外在參賽席中看到一個非常漂亮的小女孩,正符合他心中「烏米娜」的樣子,趕緊請工作人員留下聯繫方式。在這之前曹瑞原導演已經看過近千人,都沒有找到適合的烏米娜,拿到她媽媽的電話後,出動了大批人馬登門拜訪,結果她的爸爸、奶奶也都在家,「我們好像詐騙集團,一走進去他們全家還有點不知所措,工作人員就趕緊解釋導演是誰,要找苡雅演戲,我就看到苡雅立刻打開手機google,你是他喔?你真的是導演喔?」曹瑞原笑著說。

程苡雅表示,爸媽原本不答應讓她演,可是自己的個性非常樂於嘗試新事物,最後跟爸媽約定好一定不會耽誤課業,劇組也配合她只在課餘時間拍攝,因為完全沒有演戲經驗,加上還要學習熟背族語,她坦言壓力很大,「晚上都是抱著劇本睡著,一起來就是背台詞、轉換情緒、抓動作,過程中雖然累,但我很開心能和大家並肩作戰。」温貞菱也透露,採訪前幾天收到她的簡訊說很緊張,先幫她擬好問題練習問與答。温貞菱與黃遠很疼愛照顧這個小妹妹,更不藏私指導她演戲的技巧。黃遠笑稱:「在我部落裡面,這個年紀的,差不多是姪女,她們都要叫我舅舅了。」聊到印象最困難的一場戲,程苡雅說:「有一場作勢要打黃遠的戲,除了動作,還要講很多台詞,NG了好多次才完成。」被問到要怎麼壓制黃遠,程苡雅不作他想:「就壓啊!」導演曹瑞原滿意地說:「她雖然年紀小,但常常一站出來就架勢十足,渾然散發一股能量鎮住全場,很有表演的天賦。」

本文出處
『新聞來源/Wow!NEWS新聞網

最新娛樂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