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2° / 27° )
氣象
2024-07-05 | 中央社

港企中國籍員工自願加班被批「工賊」 凸顯差異

透過港府「優才」政策到香港工作的中國人越來越多,但因他們保留了無償加班的中國企業文化,且願自降待遇得到職位,反而引發香港本地上班族不滿。其中有人直指,這些中國「優才」把不好的風氣帶入香港職場,成了人人喊打的「工賊」。

香港01報導,這篇來自新浪微博帳號「深圳微時光」的長篇文章,以一名港企女性人資人員的抱怨作開場,內容是「該要價三五十萬,就要三五十萬,自降身價是什麼意思?該收工就收工,簡歷上寫24小時在線是什麼心態?」。

這名人資人員直指,現在的內地(中國大陸)「優才」正在變成人人喊打的「工賊」,將不好的風氣帶入香港職場。

文章指出,受到中國員工保留的無償加班、內捲等職場文化及現實影響,越來越多的香港老闆更傾向於招聘中國籍員工,因為「便宜又聽話」,平時也不敢休假,隨時待命,因此被香港人鄙夷。但這些被鄙夷的「優才」在中國的工作能力和學歷都優於普通人,否則也很難申請到香港「優才」。

這篇文章提到,人在香港,這些中國員工不得不「捲」(相互激烈競爭),因為香港本身也很「捲」,也只有「捲」才能留下來獲得永久居住權,真正重啟人生。

文章指出,香港人阿樂所在的公司,原本老員工都很有默契,正常上下班,下了班就不回覆工作訊息,老闆也很少在下班時間打擾他們。但自從公司業務擴張,老闆新聘3、4個中國來的員工後,公司職場氛圍漸漸有了改變。

這個改變是,這些新招的中國「優才」太喜歡無償加班,老闆不但很滿意,且總是明裡暗裡和香港本地老員工說,「從內地招的人便宜又聽話,老員工要是再不跟上,小心被換掉」。有次老闆酒後失言,直言現在喜歡招內地人,因為他們假日會堅持工作,也不好意思請很多假,對比之下「老員工們很麻煩」。

文章說,這一現況除了讓阿樂和公司老員工都很生氣,前述的港企人資更是如此。這名人資堅持工作與生活平衡的「香港態度」,但首度面對來自這種帶來中國職場文化的中國面試者,她懷疑這個人是不是「有問題」?是家庭不幸福?能力有問題?精神有問題?還是誠信有問題?「為什麼不把自己當人看」?

這篇文章說,這名人資看不慣中國員工到香港「壓薪資」,在薪資上「打價格戰」,甚至還建議各港企的人資聯合起來,「看到這種類型的簡歷直接扔掉」。她並強烈建議,來自中國的求職者姿態不要放得那麼低,所有的求職者都要正視自己應得的待遇,「別打亂香港的就業市場」。

文章以中國「優才」李夢蕾為例指出,她在2019年前往香港工作,看中的是香港的「工作氣氛好,不會無效加班」。但5年來,她親眼見證公司裡的來自中國的「優才」越來越多,越來越「捲」,本來8小時就能完成的工作非要12小時才做完,做給老闆看,還裝得很拚命,搞得大家都沒好日子過。

但另一方面,同為「優才」的中國籍員工王曉認為,香港和中國職場本質上是一樣的。港企雖不強制加班,但工作強度很大,「活多到下班都幹不完,只能選擇悶聲加班幹完」。

然而在香港人珍妮看來,香港的「捲」和中國的「捲」不一樣。香港人最「捲」的是效率,很少人會在意工作時間長不長,且不會跟其他人比「捲」,更願意「捲」自己。

珍妮說,香港中上階層「捲」的是跳槽到更好的平台,有更好的工作機會,或者躍升到更高的階級;而在香港做零工的嘉怡覺得,香港的「下游區」也有「捲」法,有人一天做兩份工作,只休息4、5個小時,但也拿得到兩份薪資。

文章直指,在香港「只要肯幹就永遠餓不死」。在香港人看來,為生活奔波是驕傲的象徵。相較於中國「優才」到香港「貶低自己的勞動成果」,討好香港市場,香港人認為,香港式的「捲」才是正常的。

但文章提到,面對香港上班族批評中國「優才」擾亂香港立就業市場,一名來自中國的女性「新移民」回擊說,人生起點不同,目標不同,所以「捲」度不同。從自己出身的「18線小村子」到現在有存款,除了靠「捲」想不出其他方法,「你覺得的『捲』是讓我安心的舒適圈」。

她表示,「如果我不『捲』,我的子女還在住農村自建房,現在我的子女是香港身分,未來更大的世界在向他打開。他不會侷限於香港的,他可以去歐美、回內地,實在不行,回農村悠閒一輩子也行」。

最新財經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