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5°
( 26° / 25° )
氣象
2024-04-24 | 優活健康網

如何讓孩子愛讀書?張鈞甯媽媽鄭如晴的教養之道:從每晚睡前做1事開始

如何在繁忙中保持與孩子的溝通與理解,是每位父母必須學習的課題,而張鈞甯媽媽鄭如晴,究竟從小如何教養兩個女兒,一起來看看。《優活健康網》特摘此篇,分享在張鈞甯姊妹受到生活挫折陷入低谷時,身為媽媽應該如何給予支持,以及孩子長大後,父母該如何放手,擔任永遠的後盾角色。

怎麼教孩子,這應該是不少現代父母的共同挑戰,《鑿刻家貌》作者,也是張鈞甯媽媽的鄭如晴,就跟大多數媽媽一樣,也有這樣的困擾,並坦言在學業與育兒之間的掙扎,讓她倍感挑戰,也深感想在繁忙中保持與孩子的溝通與理解,真的不容易!

如何讓孩子愛讀書?張鈞甯媽媽鄭如晴的教養之道:從每晚睡前做1事開始

相信每位父母都會遇到這樣的課題,鄭如晴在《鑿刻家貌》中,就談及自己的兩個女兒在德國出生的經歷,她就說到,從放棄念書的那一刻起,我就告訴自己,要做一個好母親,雖然我不知道母親這個角色該如何扮演,因自己從小就沒見過母親。

當瀛瀛牙牙學語,開口叫出第一聲「媽」的時候,我相當激動,好像聽到自己叫出了憋在心中長久的渴望。那年我27歲,在異國舉目無親,缺乏援手的情況下,只能自己摸索學習帶孩子。



自創嬰兒養生泥,逗笑鈞甯吃下肚

為了省錢,研究過瓶裝嬰兒食品的材料後,我自己發明了一套嬰兒養生鍋。此鍋就是把肉、蛋、肝、紅蘿蔔、菠菜丟進去煮熟,再倒進果菜機裡打一打,絕對比瓶裝的嬰兒食品更新鮮,只是顏色褐綠,不大好看。

老大經此一養胖嘟嘟,有了實驗為證,繼之而來的老二,也被如法炮製餵養。只是鈞甯一口食物可以含在嘴裡一個鐘頭,要想讓她吞下那一口,得讓她的臉部表情起變化才能下嚥,因此不是哭就是笑。依現代「兒童福利法」,讓孩子哭,就有虐待兒童之嫌,只能讓她笑。

於是,我開始想盡各種辦法逗她,一下扮鬼臉、一下學雞叫、一下學狗跳,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簡直是女兒的大玩偶。由此可知,從小在她們心目中,我哪有什麼威嚴可言。

如何讓孩子愛讀書?張鈞甯媽媽鄭如晴的教養之道:從每晚睡前做1事開始

餵飽了她們的肚子,還不能忽略餵她們的腦子。德國小孩每晚七點準時上床,這時可聽見收音機不斷的溫柔傳出:「親愛的孩子們!上床的時間到了,床邊故事開始⋯」兩個在幼稚園消耗大半天精力的女兒,一聽到這呼喚,立刻乖乖的躺在床上等我說書。

《拉拉與我》系列是她們的第一套童書,也是我從小說、散文跨入童書領域的開始。這是套德國兒童生活故事,當時一邊讀,一邊以中文說給兩個女兒聽,看她們聽得興致盎然,也因此促成我將這系列童書翻譯出來的緣由。回頭看這系列書,竟已翻譯了19冊,真的要感謝兩個女兒。



閱讀角落,最珍惜的聊心時間

很多父母常抱怨孩子不讀書,通常我會反問,是否有幫孩子從小布置一個讀書的角落?在孩子學習的開始,對文字單純好奇與喜愛時,是否有認真的為他們挑選過幾本好書,陪著他們一起進入書中的世界?

一本好書對人的影響是終生的,縱然有朝一日在人生路上跌得頭破血流、心灰意冷,也許書中的某句話會突然閃過,某個曾陪我們讀那本書的溫暖身影,會忽然浮現,讓我們在失落的剎那,有個支撐的據點。

兩個女兒不但喜歡書,也喜歡書桌。早期居家空間小,書桌是我們的飯桌,也是書桌。這個既可吃飯又可看書的桌,還提供一個功能,就是擺蛋糕聊心情。為了鼓勵她們說出心裡的話,找到未來的方向,我不知買了多少蛋糕,從學業到人際關係,從興趣到個人理想,一談就是一個「下午茶時間」。

這個時候,我是她們的朋友,我看見了年輕的憧憬,聽見了年輕的夢想。姊姊感性,喜歡繪畫;妹妹理性,選擇法律。

如何讓孩子愛讀書?張鈞甯媽媽鄭如晴的教養之道:從每晚睡前做1事開始

以前,姊姊笑妹妹讀不了幾本文學作品,妹妹笑姊姊缺乏邏輯條理;長大後,姊姊愛上理性的空間設計,妹妹卻一頭鑽進影藝表演工作。為了尋找自己,姊妹倆在人生的十字路上,曾經傍徨、疑惑,她們面臨過許多挫折、也衍生出很多問題,但這些成長的過程,有本身的內在價值和正面的意義。

對於孩子,我從不想教訓,父母不應該是塑造理想兒童典範的教官。瀛國中時數學永遠考3、40分,有一次考了50分,我誇她:「妳好棒!進步了10分!」她聽了很高興,我快樂一整天。其實,我在意的不是那10分的分數,而是她的歡欣。

至於走入表演工作的鈞甯,一開始我實在不知如何面對。直到有一天,她鄭重的對我說:「媽,我不在乎別人對藝人既定的刻板印象。但是,我在乎妳,在乎妳對我的認定!」



母親對女兒的愛,情深似海

做母親的我,在默默觀察中,對她敬業的態度已由衷佩服。表演和千百種職業一樣,只不過是一個單純的工作罷了,但是對工作認真熱情,是年輕人在踏入社會時該有的態度。

記得兩個女兒小時候,常在比賽誰的愛比較多。瀛瀛會攤開一雙小手說:「媽媽,我愛妳有世界這麼大!」鈞甯還小,搞不清世界有多大,就會跟姐姐說:「反正我愛媽媽,就是比妳說的還要大!」接著,兩人迫不及待的問:「妳呢?媽媽?」我摸著她們說:「我的愛很小很小,小得只要把妳們抱在懷裡就很快樂了!」

現在,兩人都擁有一片天地,身為母親 , 我只要她們記得給我一個電子郵件或是一通電話,就很滿足。


歡迎加入《優活健康網》line好友,更多醫療新知搶先看!

最新健康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