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5°
( 36° / 32° )
氣象
2024-05-03 | 優活健康網

你要「聽父母的話」到幾歲?過來人:學習當一個「惡人」先離開家

職業選擇是人生的重要抉擇之一,父母的期望時常與子女的選擇發生衝突,到底要怎麼做才是最好的?韓國心理諮商師孫秀賢於《憤怒日記》一書中,分享所謂的「惡人論」,坦然面對內心的善與惡,接納赤裸裸的人性與欲望,幫助讀者改變魯蛇思維,拿回人生主導權。以下為原書摘文:

人生由我自己開拓

與平時的實力相比,我的高考成績並不理想,但仍進入了一間算是有名氣的大學,當個無憂無慮的大學生,我還幸運地成為系學會副會長。在自由的大旗下,我像脫繮野馬一樣生活,一整年之中,沒喝醉的清醒日子屈指可數。

不知不覺就要畢業了,我這才發現畢業需要的學分我還有50個未修完。我知道這令人難以置信,大學期間,我無視專業必修課程和最低學分的要求,只聽自己想聽的課。我認為上大學不是為了獲得學位,而是為了獲得成功所需的智慧而學習的地方。現在回想起來,那只是沒有用的知識優越感。

我的成績單上都是無助於畢業的各種教養課程學分,當同學們都有條不紊地進行畢業準備之際,我依然過著我的太平日子,現在回想起來自己也覺得很荒唐,我絲毫沒有為未來做任何打算。此後經過2年,經過一番曲折,我終於進入了改變我人生的公司,想到人生就此一帆風順,我興奮地打電話給母親。



當時我沉浸在很大的錯覺中,以為母親聽到了也會為我高興,心臟激動地撲通直跳。但接到兒子電話的母親,除了一開始「喂」的一聲,一直到通話結束,都沒有再說過一句話。對於「兩年來一事無成」的兒子,父母應該度日如年吧!但我太興奮了,沒有注意到母親的心情,我只告訴她要相信我,並說我會再另外打電話給父親。

第二天,父親先打電話來給我,劈頭就用不滿的聲音質問要去什麼公司?看到了什麼發展性值得投入?「你念的大學不錯,也不是沒有外語能力,你還是去姨丈的外商公司上班吧。」簡單來說,父親就是要我靠關係進入外商公司就業。掛上電話,當天晚上我傳了訊息給父母。

「我的人生由我自己開拓。我承認大學時期並不認真,但我清醒了,我已經打起精神鑄磨自己的刀劍。我寫作且不停止閱讀,最後終於找到得以發揮能力的公司。或許我的判斷不一定正確,但未來誰也不知道。只是沒想到連把夢想告訴爸爸的機會都被剝奪了,所以我只能傳訊息。我會換電話號碼,未來半年可能不會再聯繫。如果半年後的結果顯示我的選擇失敗的話,我會回家。但現在請暫時從我的人生抽離,對不起。」

發出訊息當天,我就換了電話號碼,就像人間蒸發一樣。雖然豪爽地發出訊息,但老實說我也很恐懼,擔心到時自己可能真的無法堂堂正正地面對父母。那天晚上我完全睡不著,那是我人生中流過最多眼淚的一夜。



以「自由的惡人」生活

但是成為惡人最重要的原則就是:「不要讓他人的干涉妨礙我的人生。」就算是最愛自己的父母,也不能違反這個原則。拋開父母這最大的干涉者,會發現人生的每個時刻都令人激動與振奮。

不只父母,如果單純只是為了得到安慰或因為歉意而勉強維持的關係,都必須暫時遠離。等到將來,當你的人生步上軌道一路順遂時,再跟他們聯繫也不遲。既然決定以惡人的身分奔跑,就難免會面臨與重要的人暫別的時刻。

我經常想,如果當時聽從父親的話,我的人生會變得怎麼樣?如果按照父親的安排,靠關係進入姨丈的公司,也許會取得適度的成功,但我的餘生都會過得很不開心。以孝順的名義自我安慰,迴避真正想做的事,一切只為了讓父母安心。但孝順並非只是不辜負父母的期待,讓父母「安心」,而是應該以我為主體行動,讓父母「感嘆」:沒想到我的孩子竟然可以過這種生活!

想要以「自由的惡人」這種身分生活,「離開父母獨立」不是選擇,而是必須做的事。事實上,從許多知名成功人士的採訪中就可以發現,大多都是年輕時就離開父母獨立。

剛開始雖然會感到不安,但一想到「從現在起沒有人會為我打點一切」,就只能背水一戰,只能拚命,那麼成功也會隨之而來。 不想傷害心愛的父母?如果父母聽到孩子的獨立宣言就會崩潰,那麼就算一輩子把孩子抱在懷裡也還是會感到不安。

父母有父母的人生,我也有我的人生,就當是暫時集中傷痛,等到將來一併償還。如果對父母感到抱歉,就把那種心情化為動力,盡快取得成功,光榮地回到父母身邊。

要想實現這個目標,首先必須做好最低限度的經濟準備。我決定離開父母獨立後,拚命地接家教,確保至少能維持3個月的生活費,也就是包含半地下室套房的租金以及進入公司初期最基本生活開銷。絕對不能軟弱,因為還有很多人的學經歷比我好。確保最低限度的經濟能力,那麼就算父母中斷所有經濟支援,也能維持自己的信念。

現在我與父母的關係如何呢?父母對我的看法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以前三不五時就打電話查勤,隨時傳送充滿擔心和憂慮的訊息,甚至突然來找我的嘮叨父母,現在一點也不干涉我的生活。喜愛打高爾夫球的父親,開著我送的進口車去球場;在新冠疫情爆發前,我招待母親搭乘商務艙去西班牙走朝聖之路1個月。我們的關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好。

有人對於用「肅清」這個詞來形容與父母斷絕關係感到不舒服。我不是心理變態,只是想盡可能明確地傳達意思而已。其實我父母在看到我寫的這篇文章後,甚至對我說:「寫得真像你,好好做吧。」

實踐方式

發出暗示暫別的訊息。明確地說出不要干涉,然後離開家。如果在現實中實行有困難,就要設定適當的期限,3個月是我認為最基本的條件。「3個月內,我將完全離開父母獨立。我的人生由我來負責!」有了時間表,自然就會行動。


歡迎加入《優活健康網》line好友,更多醫療新知搶先看!

最新健康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