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5° )
氣象
快訊

2022-06-06 | 中央社

想擺脫依賴又難分難捨 歐中貿易關係日益尷尬

歐盟與台灣進行提高層級的貿易對話後,與中國說好要在今夏前召開的高層經貿對話時間遲未敲下來。檢討對中國經濟依賴的聲浪雖攀高,面對兩岸分別是第一大和第15大貿易夥伴,歐盟「遠中近台」步伐剛踏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相較於歐洲議會對台長期友善,歐盟行政部門則在今年出現明顯變化。根據南華早報去年11月披露,歐盟當時原本要推出與台灣貿易往來機制升級的計畫,但最後一刻因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顧慮損害與中國的關係而喊停。

到了今年,歐盟執委會貿易總署與台灣經濟部的貿易對話首度從過去的次長級提升到部長級。歐盟的動作是緊接在前一日台美宣布啟動「21世紀貿易倡議」之後,因此被解讀為受到美國大力影響。

不過,歐洲智庫馬歇爾基金會訪問學者巴爾金(Noah Barkin)在專欄中披露了另一個新跡象:去年美歐中國議題對話(US-EU Dialogue on China),歐盟拒絕將台灣放上議程;今年4月的這場對話卻是歐盟主動要求與美國討論更多台灣的事。

歐盟對台轉趨積極,固然是台灣的半導體實力有助於歐盟追求「晶片自主」目標,但與中國關係生變,是更大的戰略脈絡。

從1990年代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逐步開放市場以來,歐盟成員國與中國的貿易數字一路攀升到如今互為最大貿易夥伴。過去歐盟主要抱怨貿易逆差,也就是中國流向歐洲的商品總金額相較歐洲對中國的出口額不成比例,以及中國貿易法規不夠進步,帶來不公平競爭等等,但都無礙於雙方關係更緊密,直到出現幾個關鍵事件。

根據歐洲智庫中國研究網(European Think-tank Network on China)4月的報告,歐洲約自2010年代中期開始較明顯地探討是否對中國經濟過度依賴,最具代表性事件就是2016年中國美的集團宣布收購德國自動化機械公司庫卡(Kuka),讓歐洲驚覺中國對取得5G時代尖端科技的野心,此後,便是一連串警鈴(wake-up calls)大響。

該報告舉出的其他「警鈴」包括:中國對香港、新疆的人權迫害;美中貿易戰使歐盟重新思考地緣政治對經貿的影響,因而想加強自身的韌性;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對歐洲輿論帶來分水嶺效應,反思對中國醫藥等產品供應鏈依賴所帶來的不穩定;以及非常關鍵的,去年歐盟成員國立陶宛因同意使用「台灣」為代表處正式名稱,遭到中國貿易抵制報復,這讓歐盟向世貿組織(WTO)提起對中國的控訴案。

對歐中關係最新的破壞力來自俄烏戰爭。歐盟執委會副主席杜姆布羅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日前談及歐中貿易時說:「很明顯的,中國對俄羅斯非法且野蠻入侵烏克蘭的戰爭抱持模糊立場,也對我們的關係造成傷痕。」

但,就像歐盟打算切斷對俄羅斯的能源依賴前,不僅要先找好替代來源、提防被對方搶先抵制報復,還得協調成員國之間因依賴度、受衝擊度不一而生的反對態度。如今,想把過去集中放在中國貿易籃子裡的雞蛋拿幾顆出來,問題恐怕會比對俄國複雜許多。

歐洲智庫中國研究網的前述報告指出一個數據:歐盟執委會列出了137個具戰略敏感性的產品領域,包括航太、數位科技、再生能源等,這些產品來自歐盟以外地區的進口量占了歐盟需求的一半以上,其中大約52%(以進口金額計)是來自中國。

換句話說,這麼高度的依賴讓歐盟警覺必須砍一些,但每一刀下去都得小心,尤其是觸及台灣。

就在與台灣開完部長級貿易對話的隔日,歐盟外交事務委員會(Foreign Affairs Council)在3日的貿易會議上特別討論中國,強調與中國持續交往「是必要的」。同時,在歐中4月1日的視訊高峰會上,雖然范德賴恩等歐盟領袖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各說各話沒有共識,但雙方還是說好了要在夏天之前召開高層經貿對話(High-Level Economic and Trade Dialogue),距離上次高層對話的2020年7月已近2年。

歐盟執委會在簡報2日與台灣部長級對話的新聞稿最後,特別加註了一句,「在合乎一中政策下」追求與台灣合作的新機會。好比菸盒上加註著癮君子可能不大在乎的有害健康警語一般,歐盟就像在提醒著自己:別讓中國不開心。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