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2° / 28° )
氣象
2024-06-30 | 中央社

看香港過去5年 漫畫家尊子:像器官被割走一大片

明天是香港主權移交27年,過去5年香港先後爆發反修例運動及實施國安法,香港政治漫畫家尊子形容,香港過去的5年,是傷感的5年,「像體內各個器官,每部分都切走了一大片」。

2019年香港爆發反修例(反送中)運動,2020年6月30日晚上11時開始,香港國安法正式實施。當天香港明報刊登的尊子漫畫,畫中有很多戴灰帽穿灰衣的人,下身沒有穿褲,只圍著一條類似圍裙的布,前後寫有「法」字。其中一人準備殺掉砧板上被五花大綁的青蛙。

青蛙說:「唉,係咪???!!還整色整水!!」(意思:是否要殺掉呢,還裝模作樣),砧板上寫上「HKSAR」(香港特別行政區)。

原名黃紀均的尊子,1983年開始為明報畫政治漫畫,以幽默風趣的手法記錄香港數十年的巨變。隨著反修例運動及香港國安法的實施,他的漫畫與維多利亞公園的六四燭光一樣,都消失了。

明報由2023年5月14日開始停刊尊子的漫畫。

此前尊子也在香港蘋果日報刊登漫畫,但2021年6月23日蘋果日報宣布停運,創辦人黎智英及多名高層被控違反香港國安法。

尊子向中央社說,「香港過去的5年,是傷感的5年。像體內各個器官,每部分都切走了一大片,縫合了嗎?卻又舉步維艱。」

對很多港人來說,過去5年確實發生很多令人心如刀割的事情。泛民主派47人被檢控,部分人隨時面臨長期監禁;支持民主自由的媒體相繼倒下,新聞工作者及評論人被捕;逾2000人因參與反修例運動而要承擔法律後果,包括被法庭定罪而入獄等。

就像尊子漫畫對時代的諷刺,現在探監及到法庭聽審成為很多香港人的日常。隔著玻璃才能跟所愛的人見面,拿著聽筒才能跟所愛的人說話,牆內牆外的人都被迫去適應,因為這種日子還會很長。

面對沉重與荒謬,尊子仍保持他幽默風趣的風格。他說,自己的漫畫專欄被停刊,只是香港時代種種異象之一,是厚厚帳簿裡其中一項而已。「一個社會不能容納幽默諷刺公開表達,這個社會倒已成為了笑話,正為未來的笑話集積累內容。」

身處笑話中,有人選擇躺平,有人選擇以自己的方式回應。有市民在6月4日晚上坐在維園的長椅,閱讀有關六四舞台劇「5月35日」一書;有市民在7月1日沿著昔日的遊行路線再走一次。大家都心領神會。

尊子相信,過去幾年的事,大家仍記憶猶新,「當局企圖用蓋阻止沸水的蒸氣噴出,此處不噴別處噴而已。」他也看到有些人欲躺平、不關心政治,卻常常被提醒要「再躺平些,再不關心些」。

在愈來愈安靜的香港,記憶變得愈來愈重要。但政治漫畫沒有了,公共圖書館很多書被下架,獨立書店經營困難,令人擔心有些事情會慢慢被遺忘,歷史可能會被扭曲或改寫。

尊子說,有些人企圖篡改歷史,很討厭;但相對於人民創造未來歷史的力量,這是「微不足懼」。

很多敢於發聲的人早已無法再發聲,到最後連尊子的漫畫也失守,讓很多人感到可惜。尊子沒有自憐自傷,對於個人得失,似乎看得很豁達。他形容,自己像到站下車,再看看附近有什麼交通工具,可前往什麼地方。

很多港人像尊子,正在邊走邊看,探索自己的前路,不只是移民或留下,而是未來的人生要如何自處,甚至下一代的人生何去何從。

而尊子決定留在香港。這位曾自喻為「消防員」的創作者說,消防員是哪裡有火就往哪裡去,不可以見到火便逃跑。除了他外,他看到當下仍有不少「消防員」,「消防員不是魔術師,滅火還得要些過程」。

面對荒謬的5年,很多人感到憤怒;面對未知的未來,很多人感到憂愁。尊子像看穿烏雲外的天空,他說:「世上沒有不回頭的鐘擺,是明擺著的道理,天沒變,地沒變。」

由中國改革開放、中英前途談判、每年六四、2003年香港7月1日50萬人上街、2014年雨傘運動、2019年反修例運動、2020年港區國安法,尊子的漫畫記錄了最美好的,以及最黑暗的。

尊子直言,「舊時的香港漸遠,我對香港未來很好奇。未來總是出人意表的」。他相信,相信總有一天,尖銳批評時政的漫畫會再出現。是不是由他來畫,倒不重要。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