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7°
( 18° / 16° )
氣象
2020-10-23 | 匯流新聞網

【雁默專欄】王世堅 從良吧

雁默/自由撰稿人

在中天換照事件裡,反對(關中天)的聲音一律是自由主義式的,也就是政治不可生殺媒體,不得戕害言論自由這一套。作為一介草民,我並不想在精英主旋律中唱和,尤其個人對自由主義保持敬鬼神而遠之的距離,因此想提供讀者另一種思維方式。

關中天,並不是該不該的問題,而是標準在哪裡的問題。

有兩個特別顯眼的深綠政媒人物,王世堅與彭文正,都以自由主義信仰為由,反對蔡政府,或說「蘇宰相」對媒體下手,所持標準,是言論自由這個概念。無論真心假意,兩人標舉的旗幟還算是相當清晰。

這是自由主義之所以迷人之處,它讓「恰吉」慈眉善目,讓「台肯」非常中肯,讓本來討厭他們的人,幾乎無法辨認。我贊成他們,不是因為政治意識型態,也不是因為言論自由,而是因為標準清晰,一致。

庶民鮮少會去對自由主義追根究底的,其所接受到的自由氣息,來自於精英的言說,與具體政策,簡言之就是一些口號,理論碎片,以及可目測到的社會氣氛。大部分庶民心中的那把尺,不是主義,而是標準。法律標準,是非標準,或文化標準等等。

只要標準是公平的,清楚的,非針對性的,一般人並不那麼在意是否符合自由主義規格。諸葛亮治蜀,所謂「撫百姓,示儀軌,約官職,從權制,開誠心,佈公道」,唯有將標準曬清楚,百姓才知道秩序的界線在哪裡。政府做到以上要求,便不必要受自由主義束縛,同時符合現實。

怎麼說呢?

給王世堅出一道題目: 今上戰略,黏美制中,如果美國要求台灣,要做帶刺豪豬就做徹底,搞麥卡錫主義消滅一切反對聲音,在島內玩集體主義團結民心,專心反共,你反不反對?

如果恰吉反對,那你如何反中?美國人若拐著彎對你說「自由主義沒戰力」,反共不遺餘力的你,反覆強調民進黨政府大方向正確的你,怎麼處理這個現實?是堅持信仰,還是服從現實?亦或是搞修正主義,將言論自由「國安化」?

講白一點吧,自由主義不符合現實需求時怎麼辦?

真信仰自由主義者的宿命,就是當隻孤鳥,因為在許多時刻它並不符合集體利益。為什麼談到諸葛亮呢?因為他的蜀國是不值不扣的戰時政府,隨時準備打仗的,用對岸的詞彙,就是時時刻刻在搞內外鬥爭的政權。蜀國不搞集體主義,不集中心力鞏固領導中心,不規整社會秩序,維持人民危機意識,就會亡國。

想走兩岸硬對抗路線,自由主義是不堪用的,因為自由的基礎完完全全來自和平。而恰吉堅持黨的抗中路線與大方向是正確的,因此產生了自我矛盾,遭支持者唾罵是自然之理。一路走來,王世堅的形象,王世堅吸引支持者的姿態,是一個戰士,而非堅持和平主義的智者,人家都以為你只是拿自由主義當武器對付國民黨而已。

沒想到你來真的。

無論自由主義或現實主義,都要讓百姓有所依循,審中天的問題,便出在標準不清。如果今天蔡政府想進入動員戡亂時期,請說清楚講明白,家中有老有小的平民百姓,誰敢跟官府鬥?

政府明確為人民畫出紅線,我們當然只有照辦,該閉嘴的閉嘴,該教召的教召,人民選出了一個選擇對抗,甚至不惜一戰的政府,結果再悲劇,也是全民承受,這就是民主。然而,請不要一面高舉自由,一面輾壓異議,做賊還裝清高。

現在的狀況是什麼?感覺像小時候念「毛匪歷史」的場景 —— 先開放社會大鳴大放,藉此引蛇出洞,然後秋後算賬。民進黨人將毛語錄背到滾瓜爛熟了嗎?

按讚恰吉與台肯,乃因「衝組」不改本色,敢於用同一個標準挑戰國共民三黨,說跳海就跳海,說翻臉就翻臉。但庶民是不敢與君同行的,誰經得起工作不保,還外加官司纏身?許多百姓,不是連罷免連署都不敢,就怕被查水表嗎?

因此蔡皇蘇宰,請畫出紅線,要做就做王定宇,嚴禁展示五星旗,把話說清楚,順便加碼嚴禁「為匪宣傳」,並將法令搞到滴水不漏,詳列細節,不讓法院有自由心證的空間。否則小民一覺醒來,驀然驚覺已「惡貫滿盈」,那就太冤了。法令嚴格瑣碎很擾民,但至少能有效降低政治冤獄。

在草民我的眼裡,標準比自由更重要,弄到因自由而被囚禁,小民承受不起,畢竟啥靠山都沒有。那些理想主義,不是窮人玩兒得起的。

2002年,已故前法務部長陳定南,因李登輝的國安密帳案讓檢調搜索「壹週刊」,司法與媒體的衝突一時喧騰,消息還鬧到國際上。陳定南接受「美國之音」專訪,他說:「台灣沒有新聞自由的問題,只有新聞專制和新聞獨裁」,隨後並當著媒體的面批評台灣主流媒體已成社會亂源。

自由自在出了名的李敖,隨即在中天的節目裡抨擊陳定南「掀鍋酷吏」,該集斗大的節目標題寫著「如果你民主,元首需要被詆毀」。這是youtube經由大數據推給我的影片,中天在今年2月重新上架了「李敖大哥大」節目,似是在召喚自由主義自保。

如果讀者覺得李敖「太紅」,那我給你綠媒當時對陳定南的批評:

「陳定南可能不知道,新聞自律必須來自新聞界本身以及社會的監督,在美國,成千上萬個智庫和民間組織早已取代政府,成為媒體最嚴厲的批評者和監督者。

由行政部門發起的自律運動,最後不是成為變相的政治干預,就是形成政府與媒體相互指責、無疾而終的結局,對新聞自律毫無幫助。更何況,民進黨政府執政後,對媒體的干預並不亞於國民黨時代。」

新聞照來源:王世堅臉書

《更多匯流新聞網CNEWS報導》

【雁默專欄】「帶刺豪豬」的雙十「帶刺謀和」

【雁默專欄】靠別人?台灣戰力零,句點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雁默專欄】王世堅 從良吧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