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5°
( 15° / 14° )
氣象
2023-12-06 | 台灣好報

家有賢妻/陳青延

陳青延

古希臘最著名的哲學家蘇格拉底曾經說過:如果一個男人娶了一個賢妻,他將會成為一個最幸福的人。在我國古代,孔子也曾說過:家有賢妻,勝過良田萬頃。這兩位著名思想家的話都已說明,作為一個男人,在自己的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並不是要賺多少錢,或擁有多少家產,而是要找到一個賢慧的妻子,成為自己事業和家庭中的“左膀右臂”,共同開創家庭的幸福生活與人生的燦爛輝煌。

如今,我可以十分驕地對世人說,在我的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老天對我格外眷顧,讓我如願以償地找到了一個通情達理,賢良淑德的妻子。

《增廣賢文》中說:“一日夫妻,百世姻緣。百世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毫不隱瞞地說,我和妻子從相識、相知、相戀,到相伴一生,這完全是兩人前世修來的緣份。

我是一個從農村走出來的人。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在縣城裏打拼的我,經過一位領導介紹,認識了當年在縣供銷社工作的妻子。相識不久,當我把農村老家比較困難的情況實話實說地告訴她時,知書達禮的妻子卻沒有嫌棄我。她說:“我看中的是你這個有文化、有事業心的人,不是圖你家的財產,去跟你家的財產過日子。”

我和妻子結婚那年,我對她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提出借一筆錢來,舉辦一場體面熱鬧的婚禮。溫柔賢慧的妻子知道我的這種想法後,這時卻一反常態,表情非常嚴肅地對我說:“我們八十年的青年,是新一代的年輕人,要自覺堅持移風易俗,婚事簡辦!”

那年,妻子便坐在我單車的後架上,讓我用單車馱著,趕了五、六十裏鄉路,前往我農村的老家,參加了一場沒有伴娘、沒有迎親隊伍、沒有親家見面的簡單婚禮。

那時節,城裏的住房緊張,我們結婚後,經過多次申請,才在她的單位上好不容易分配到了一間不足二十平方米的老辦公室房子棲身。儘管當時我們的生活相當艱難,但我妻子卻毫無怨言,微笑著面對了這一切。

那些年,我和妻子都是文學青年,熱衷於文學追求。為了支持我的文學創作,妻子寧可在業餘時間裏,放棄自己的文學追求,都要幫我譽寫好稿子,趕到郵局投寄稿子和兌取稿費。過了十幾年,家裏買了一臺金長城電腦和一臺油印打字機後,妻子依然不厭其煩地幫我在電腦裏打稿子,在油印機裏推印她給我打好的蠟紙稿子。

說出來,也許有人不會相信,那些年,自從我們兩口子有了一個女兒以後,由於夫妻倆的薪水都不高,家裏每月的收入都入不敷出,捉襟見肘。這樣一來,妻子更是全力支持我進行業餘寫作。那時節,我是在縣城一家新聞單位上從事記者工作,在妻子的鼓勵與協助下,我在堅持文學創作的同時,還像蜜蜂采花一樣,拼命地采寫新聞稿子,向省市以上新聞單位投寄。有耕耘就有收穫。經過努力,我每年都有兩百篇新聞作品,在省市以上廣播電視臺與報刊編發,撰寫的一些業務論文中,有的還被《瀟湘聲屏》、《新聞與寫作》和《新聞愛好者》等省級刊物發表。說出來不怕人笑話,那時節,我寫稿獲得的稿費,竟然成了我們一家人緩解經濟緊張的唯一來源。於是,我妻子每天都要跑到單位上的傳達室裏去看一看,盼望著郵遞員在送報刊的同時,有我的稿費單送過來。

人的這一生,金錢如夢,名利如煙,只有好的妻子才是一個丈夫最好的“底氣”,一個家庭最好的“風水”!著名演員劉濤說:“選一個好妻子,是男人最好的成功”。事實也的確如此。一個好的妻子不但是丈夫成就事業的貴人,而且還是丈夫事業成功的一大助力。

二十年前,我承包了一家縣級電視臺廣告經營的業務,在面對非典疫情爆發,廣告收入不景氣的那一年,我情緒低落,一籌莫展,鬥志全無。溫柔賢淑的妻子看到我出現這種精神狀態以後,便一而三,再而十地給我打氣,鼓勵我別灰心,幫助我樹立信心,拿出主意,制定出廣告創收走出低谷的新方案。

有道是:賢慧的妻子解得金腰帶。在妻子的極力支持下,以後連續幾年,我承包經營的廣告創收,每年都超額完成了向單位上交的經濟任務,得到了臺領導的充分肯定,獲得了上級主管部門的一直好評,由此我也相繼被評為了市級勞動模範和省級勞動模範。

我兩次從省市參加勞模表彰大會回家的時候,妻子看見我一副十分得意的樣子,溫柔的臉上卻收起了笑容,開門見山地對我潑了一瓢冷水:“你做出的這一點小成績,完全是組織上過高地給予你的這種榮譽。你要以此為起點,以此為動力,加倍努力地工作,力爭取得更大的成績,才回報組織對你的關懷!”

曾國藩曾留下十六字箴言:“家儉則興,人勤則健,能勤能儉,永不貧賤。”在一個家庭裏,一個好的妻子,是一個懂得勤儉持家的好管家,也是一個家庭越來越興旺的好推手。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在我的心目中,我的妻子就是這樣一位能夠承擔家庭責任,承受家庭壓力,治家有方,樂觀面對生活困境的好管家與好推手!

可以說,在我和妻子相依相伴的幾十年裏,妻子深知兩口子掙錢不容易,雖然在該用的錢上都不吝嗇每一分,但在不該用的錢上,家裏有人如果想把錢拿去花,她就會覺得像在她身上刨肉一樣,心痛地加以拒絕。幾十年來,她從不跟別人攀比,從不亂用家裏的一分錢。

為了給家裏開源節流,我妻子採取了一系列的措施,進行了管理。先說說她是如何節約使用自來水的事兒吧。

每天,她都會把淘過米的淘米水,積蓄到臉盆裏,用來洗菜、洗碗和洗刷筷子,然後再用來沖廁所的便盆;每天,她也都會把在洗衣機洗過衣後含有洗衣粉或洗衣液的洗衣水,積蓄到腳盆和提桶裏,用來洗拖把,擦地板,最後也會再拿去沖廁所裏的便盆。我妻子還經常一個勁地找字眼,誇淘米水和洗衣水如何如何的好,能夠把家裏的許多東西洗得乾乾淨淨。

除這事之外,我妻子還約定俗成地形成了一個習慣,那就是只要家裏出現什麼廢書廢報廢雜誌或快遞紙盒,以及購買電器的包裝紙箱等,她都要堅持收集起來,等到積累到一定的數量以後,分期分批地把它們送到廢品收購站去賣一點小錢。有人說她這是一種小氣、不大方、有失面子的行為,妻子卻笑著說:“別瞧不起我每年都堅持買廢品的這種事,這可是我們家興旺的一種秘訣之一。”

說起來也許有人不會相信,我妻子精打細算過日子,是我們居住的社區內出了名的。就拿我們家買了私家車後每次洗車的事來說吧,我每一次開車外出,將車弄髒了,想圖個輕鬆和省事,想把車開到冼車店去清冼,而每次妻子都不同意,而是讓自己穿上套鞋,戴上皮手套,提著幾桶水,走到社區的停車處,親自洗去車上的灰塵與污漬。

妻子常說:“細節決定成敗。要想一個家庭興旺發達,必須親力親為,從細小的事情做起。”幾十年來,妻子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尤其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每天早晨外出買菜,妻子總是要在菜市上轉悠好一陣,看看這個攤位上的菜物價,看看那個攤點上的菜價,最後選擇在一個物美價廉的菜攤上買菜,並跟菜農菜販磨價,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之後,她最終才將需要買的菜買回家裏。

幾十年來,別看我妻子將錢看得很重,但在行善積德的事情上,她卻是顯得慷慨大方的。我清楚地記得,妻子每次外出走在菜市上或街道上,只要遇到有殘疾人匍匐著唱歌,向人求助,妻子都會從自己的口袋裏,掏出一點錢來,關切地塞進殘疾人的錢盆裏。幾十年裏,妻子不止一次地對我和女兒說,關愛弱者,向弱者奉獻一份愛心,是我們每一個生活得幸福的人,應該做的一種事情。

有人說,一個好的妻子,不僅懂得每天提升自己,也懂得提升一家人的生活水準。幾十年來,在我的家裏,妻子不僅是這樣一個該懂得不斷提升自己的女人,也還是一個懂得提升我們一家人生活水準的女神。

記得從我們兩人牽手走進婚姻殿堂的那一天起,妻子就開始不斷地讀書讀報,從中學習一些持家旺夫的知識和經驗。

每年她都要習慣性地拿點錢到郵局和書店去訂閱與購買一些《家庭醫藥》《家庭醫生報》《當代健康報》《新旺夫女人11堂必修課》和《烹飪營養學》等方面的書報雜誌回家,慢慢地進行學習。在學習的過程中,她還經常運用從報刊中學到的一些小偏方,治療一家人中出現的一些小毛病,並經常運用從書報雜誌上學到的一些烹飪技術,給家裏人做出一些新的美味菜,一飽全家人的口福。

在我的印象中,我女兒小的時候,每逢寒冷的冬天來臨,一雙小手總會生凍瘡,痛癢難受。自從妻子從一份科技小報上看到一個用十滴水防治凍瘡的小偏方以後,她便買來十滴水,用小棉絮蘸上,來回地在女兒生凍瘡的患處揉搓。也真說,這一偏方還蠻靈,不幾天的功夫,女兒手上長凍瘡的紅腫塊塊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從此,每年塞冷的冬天到來後,女兒手上的凍瘡也不再復發。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我妻子幾十年來,不僅從書報上學到了一些醫藥知識、醫療小偏方和烹飪技術,還從一位好友那裏學到一門美容美髮的手藝。為了給我們家庭節約幾個剃頭的錢,讓我每月都有好的形象出現在公眾面前,妻子專門給我在家裏開設了一個“美夫廳”。一年上頭,逢我每次出門前,她都要在我的頭上和臉上搗騰幾下,等她認為我的形象對得起公眾了,才讓我出了門。

十年前,妻子陪著我到縣人民醫院做了一個全身的檢查,得知我患有2型糖尿病以後,她每天都堅持買一些降糖的蔬菜回家做給我吃,尤其是她隔三差五地從菜市上買一種冬瓜回家,憑藉自己平常掌握的一手烹飪技術,不斷地變著花樣,燉一些冬瓜湯讓我吃。這些年來,妻子做的冬瓜湯五花八門,垂涎欲滴,令人百吃不厭。

在現實生活中,別看一些女人平時柔軟,但當風雨來臨時,這些女人有時比男人還要堅強。幾十年來,我的妻子就是這樣一種女人:她為了孩子為了丈夫為了家庭,能夠做最累最重的活,也不喊一聲苦;她為了孩子為了丈夫為了家庭,能夠承受看不到頭的痛苦,也絕不輕言放棄。

我們的女兒十七歲那年,患上了一種抑鬱症,懷有母愛天性的妻子,心裏雖然有刀割般的疼痛,但她有一種“一心想治好女兒的病”強大的信念支撐著,一次又一次帶上女兒北上邯鄲錢氏醫院和北京軍頤中醫院,南下湖南省的腦科醫院和中南大學的湘雅二醫院,演繹了一個又一個“女兒不痊癒,我不停求醫”的母愛故事。

二十年前,縣供銷社進行體制改革,我的妻子連同許多職工一起,承受了下崗之後半生奔波的憂苦。剛下崗那年,她就從失業的陣痛中走出來,自強不息,利用在娘家做女兒時學得的一門製作麻辣菜的技術,進行了第二次就業,在城裏的菜市場上,擺攤設點,做起了銷售麻辣菜的營生。近二十年來,每天清晨雞叫頭遍,我的妻子就會起床加工製作麻辣菜,家裏就會傳出一陣鍋碗瓢盆交響的聲音,飄溢出一股辣味飄香的麻辣菜氣味。

德國古代哲學家費爾巴哈說:“愛就是成就一個人!”也就是說,一個成功人的男人背後,一定有一個愛他的女人在默默地支持著他。在我工作的幾十年中,就有一個愛我的妻子在全力支持著我。

二O一六年元月初,年近五十五歲的我,被單位派遣到鄉下,開展每個月不少於二十天的駐村扶貧工作。在五年的扶貧工作,一年三百六十天,我食宿在貧困村,家裏小女兒每天上學的接送,大女兒每天服藥的敦促等家務事,一古腦兒都扔給了我的妻子。五年中,妻子天天都是在忙裏忙外之中度過,卻無怨無悔。

可以說,在五年的駐村扶貧時間內,我遇上假期偶爾回縣城家裏休息兩天,妻子都是對我關愛有加,生怕我在鄉下沒有吃好,每一次在我回家的時候,她做飯菜都是想盡一切辦法弄些適合我口味的飯菜讓我吃下去。

這些年來,整天忙忙碌碌的妻子不知什麼原因,晚上睡覺時患上了一種打鼾的毛病。每當假期我從鄉下扶貧回縣城,在家中睡上一兩晚的時候,妻子都會跑客廳的沙發上去睡,生怕自己的鼾聲打擾了我的睡眠,破壞了我睡眠的品質,影響了我身體的健康。

這就是在我一生中,我選擇的一位相知、相愛、相伴妻子的崇高品德。法國有句諺語說得好:“良妻價值如千城,惡妻可怕如野獸。”在茫茫人海中,我有幸遇上了這樣一位持家賢淑的妻子,感到非常的幸福。我的妻子是一位讓我在心底裏十分感動的女人。幾十年來,她在我們家庭走好運的時候,當好了一位賢內助,她在我們家庭走黴運的時候,當好了一根“定海神針"!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