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5° / 26° )
氣象
2024-05-20 | 台灣好報

原生態游泳/夏俊山

夏俊山

炎炎夏日,去城中游泳池,只見池子裡人頭攢動,水花不斷,怎麼看都像是一口下滿餃子的大鍋。

在這口“大鍋”裡,我還能找到當年游泳的感覺嗎?思緒霎時把我帶回到少年時代。

那時,鄉村沒有井,更沒有自來水,鄉親們都是沿河而居。每到夏日,門外的溝河便是天然的游泳池,免費的遊樂場。我學游泳,起步就在門外的清水河。鄉村的孩子,沒有五顏六色的游泳圈。我跟小夥伴們,有的帶腳盆,有的帶澡桶,有的帶木板……不管什麼物件,只要有足夠的浮力,都有可能被大人扔進小河,讓我們抓住學游泳。

我學游泳,先是俯伏在淺水裡,手撐靠岸的泥土,兩條腿伸直了拍打水面,幾天後,改為雙手抓著腳盆遊,逐漸轉為一隻手抓腳盆,一隻手劃水,再嘗試放開腳盆,手腳並用,在淺水區向著河岸猛遊,幾天後,終於漸入佳境,沒有老師指導的我們,就這樣學會了游泳。缺乏規範的訓練,我們游泳的姿勢幾乎都是狗爬式。

沿河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處淘米取水的碼頭,木頭搭的,我們叫“跳碼兒”,跳水,這裡可以作為平臺。我們常爬上“跳碼兒”,用手沾點河水,輕輕的拍拍胸脯,然後一個個魚躍入水,一時間,河裡象炸開了鍋。泡在水裡的人了,我們就玩打水仗。一夥野小子分成兩隊,互相用手掌推水,推起的破浪越高,越准,越有可能獲勝。一波又一波的浪頭,打在臉上,嗆入嘴裡,較弱的一方就會“四處逃竄”。還有一種遊戲是抓特務,誰當特務,石頭剪刀布,劃拳確定。遊戲開始後,只見水花四濺,特務像一條大魚在前面逃竄,一群小子後面猛追,眼看要抓住了,特務猛地下潛,等冒出頭來,已在大家背後,於是分頭再追,更有頑皮的夥伴爬到岸邊樹上,觀察特務從哪兒冒頭,然後一個魚躍直撲過去,特務猝不及防,被抓住了。有的不願就擒,雙方就水中扭成一團翻滾著,交替佔據上風。河岸邊青青的蘆葦或開花的野草,有時也成了我們的玩樂的道具。有人折一段蘆葦或野草,頭一埋,屁股向上一翻,潛入水底,把蘆葦紮在河床上,大家接著潛水,誰先找到算誰贏。

潛水的尋物的遊戲玩多了,我練出了撈魚摸蝦的本領,當然,順帶也撈河蚌。一次我在水底摸到一個凹坑,摸到一條比菜刀還大的魚。那魚不動,我抓牢了迅速往岸邊遊,就在離水的瞬間,魚突然掙扎,刺傷了的中指。上岸後我才看清,這是一條鱖魚,身體有黑斑,背鰭張開有刺,鄉親們叫它“刺花”。這種魚,味道很美,被它刺傷 很疼。我嘗到了美味,但手指疼了好幾天。

鄉村的炎夏,幾乎天天有人泡在清水河。在河中玩夠了,遊累了,我們常坐河邊的跳碼兒上休息。這時,斜陽照在水淋淋的身上,泛著柔柔的光,水裡,膽大的小魚遊過來,吻咬我垂放在水裡的雙腳,酥酥的,癢癢的,低頭去撈,它又溜走了。不遠處,有翠鳥掠過水面,把鄉村的小河襯托得有聲有色。

時光無聲,歲月如流。如今,城裡人游泳幾乎都選擇游泳館。那裡有教練、救生員以及眼鏡、救生圈等“裝備“。有限的空間,大家下餃子似的聚在一起,能找到有我們當年游泳的樂趣嗎?據說,沒有被特殊雕琢,存在於民間原始的、散發著鄉土氣息的形態叫“原生態”。想起當年我經歷的游泳的場景, 我想,那也許就是“原生態游泳“啊!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