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2° / 30° )
氣象
2020-04-09 | 優傳媒

彭懷恩》老彭看世界──病毒大戰的終結?

彭懷恩》老彭看世界──病毒大戰的終結?
安東尼.弗契(Dr.Anthony Fauci)可是默默在免疫學耕耘的英雄。他在美國國家衛生院(NIH)屬下「過敏與傳染研究中心」(NIAID)擔任主任,長達四十年。(圖/翻攝自Dr.Anthony Fauci Fan Club臉書)作者/彭懷恩台大永續地球研究中心兼任教授魏國彦,在4月1日《中國時報》民意論壇發表一篇《病毒大戰的起源》,我則狗尾續貂預測這次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走向。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要借助普立茲奬得主麥特.瑞克托(Matt Richtel),現任《紐約時報》記者,針對免疫科學所寫的《免疫解碼》(An Elegant Defense, 2019)書中的分析。魏國彦文章指出病毒大戰的起源是: 「歐亞大陸早8000年前建立農耕文明,馴化馬、牛、豬、雞、和動物們建立不解之緣,也感染了各式疾病,如麻疹、傷寒、猩紅熱、百日咳、肺結核、鼠疫等,這些溫帶地區盛行的傳染病,主要由接觸動物及人傳人而流行(就像這次新冠狀病毒肺炎),病癥急性。患者若非短期內喪生,就是痊癒後此免疫。」這段話最後一句最重要,不諱言在沒有醫藥的情況下,人類要接受「群體感染」的大量死亡,劫後餘生的,就有免疫的抗體。直到1900年,每十萬病人的死亡主因是肺炎和流感,其次是肺結核和胃腸道感染。但到了21世紀,這些疾病都不再是現代人的死亡主因,代之是癌症,心血管疾病等慢性病。這100年間發生了什麼事而促成了革命性的改變?答案就是免疫的抗體。 最近經常上電視,站在美國總統川普旁邊的安東尼.弗契(Dr.Anthony Fauci)可是默默在免疫學耕耘的英雄。他在美國國家衛生院(NIH)屬下「過敏與傳染研究中心」(NIAID)擔任主任,長達四十年。他回顧在1970年代:「免疫學那時還沒有準備融入科學的主體。」但早在1796年,愛德華.詹納(Edward Jenner)這位研發出天花疫苗的英國醫生,就已經採用實證科學的實驗方法,奠定了免疫學的基礎。之後,最重要的里程碑是20世紀中葉,約納斯.沙克(Jonas Salk)發明小兒麻痺症疫苗。除了疫苗可以建立免疫系統的新兵訓練營,即預防接種,可讓免疫系統事先準備及學習之外,抗生素的發明更為重要。 1928年,倫敦大學聖瑪琍醫院醫學家亞歷山大弗萊明(Alexander Fleming)發現,培養皿中的有毒病原體細菌被黴菌殺死了,他把萃取黴菌的藥,稱為盤尼西林,即我們稱為抗生素。疫苗,刺激我們自體產生反應,抗生素,從外在注入反應。它們幫助我們人類,不再是聽天由命的面對病毒攻擊,而可以事預防,病發治療。但免疫學的被重視,還是遲至1980年代的愛滋病的出現,這場世紀黑死病,最終在醫學界的共同努力下控制住了。其中美國國家衛生院(NIH)扮演很重要的角色。2020年,新冠病毒的全球大爆發,固可歸咎中國大陸的初期隱匿病情,但歐美國家的輕忽以待,造成病毒隨著人際網絡的全球化擴散,而致全球危機及恐慌。如今,要終結這場病毒大戰,仍待疫苗及有效的抗生素的發明。否則人類將如古代一樣的命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作者簡介彭懷恩,現任世新大學新聞系兼任客座教授,曾任世新大學新聞系主任、新聞傳播學院院長,及中國時報主筆、時報雜誌總編輯。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