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1°
( 24° / 16° )
氣象
2019-11-17 | 中央社

地檢署繽紛暖調溫馨室 縫補破碎靈魂

你不知道的地檢署(4)(中央社記者葉臻新北17日電)地方檢察署總給人冷冰冰的感覺,但大多數人不知道,地檢署內設有暖色調裝潢的溫馨談話室,甚至有七彩繽紛彩色筆,為的是讓性侵害案件被害人能在溫馨室內較無壓力陳述傷心歷程。

進入北部某地檢署內溫馨室,映入眼簾的是粉色調房間,呈現溫暖氛圍,兩張軟皮沙發搭配深綠色植栽,營造出放鬆氣氛。

溫馨室內茶几上還擺著五顏六色的彩色筆和積木,及具有不同性徵的男、女輔助娃娃,這些娃娃作工精細、衣服還可穿脫,但這不是單純讓孩子玩耍的玩具,而是遭性侵幼童能在偵訊時完整陳述過程、指認受侵犯部位的道具。

「每一件都很難過」,承辦多年婦幼案件的洪姓主任檢察官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表示,法律裁決很好處理,但被害人的家庭關係、心理修復卻很難。

面對年幼被害人,檢察官會先以簡單問句了解認知能力,如「這個積木是什麼顏色」、「這裡有幾隻蠟筆」,再經由娃娃詢問被害人,從指認娃娃眼睛、鼻子開始,慢慢問及生殖器官、案發過程。

洪姓主任檢察官表示,大多數性侵被害人家庭支持系統不好,認知能力相對差,要花很多時間才能了解案情。

檢察官回憶,一名國民小學3年級女童遭媽媽同居人性侵達4年,那天他在溫馨室和女童對談,女童緊緊依偎在社工旁,瘦弱身軀陷在沙發裡,起初表達能力不佳又害怕說錯話,常以沉默代替回答。

社工給了女童有茸毛狐狸裝飾的圍巾讓她捏在手上,培養安全感後,再讓她試著畫圖放鬆心情,檢察官則耐心告訴女童不要害怕、慢慢回想,讓女童建立開口說話的信心。

了解案發時間點時,檢察官拿出女童學校行事曆,想知道是在校外教學前還是後,「她說她沒有去校外教學,因為想替媽媽省200塊的參加費」。

檢察官聽到當下很震驚,8歲小女孩已很乖巧懂事,知道做女工的媽媽收入不高,為不讓媽媽辛苦,連學校有校外教學都沒讓媽媽知道,當然連被性侵了也不敢講,就是怕媽媽擔心、難過。

「乖巧懂事想保護媽媽,結果被欺負成這樣」,女童從3、4歲開始被性侵,直到國小3年級在校寫回饋單時才被發現。

檢察官表示,不少性侵被害人會害怕因自己的關係讓父母離婚、導致家庭破碎,被害者的自責常讓他很心痛。

另一案例是一名女高中生在升高中的那年暑假開始被爸爸性侵,直到高二和網友約會被爸爸阻止,才自己去報案。

檢察官說,一開始警方曾擔心女高中生是否為報復爸爸阻止她談戀愛而說謊,但後來爸爸坦承後才真相大白。

偵訊那天,女高中生媽媽坐在溫馨室外等候區,在沒被家人凝視的心理負擔後,女高中生聲淚俱下說起被性侵過程,「她說是為了不讓家庭破碎才隱忍2年」。

除被害人的傷痛難癒合,檢察官說,被害人媽媽要面對另一半外遇,對象卻是女兒,很難想像這樣的心理創傷,但媽媽表現得很堅強,而爸爸知道女兒和小兒子被安置後,竟還問他能否讓小孩回來,「我想怎麼可能,這個家已經破碎了」。

他勸被告認罪服刑、離婚,或許未來還可能跟太太復合,沒想到被告不死心,後來竟還要女兒在法庭翻供,所幸法院最後採用檢方偵訊的筆錄判刑。

不過,檢察官表示,近年對偵訊輔助娃娃使用有許多爭議,有學者認為使用偵訊輔助娃娃會有暗示或引導效果,為避免證詞受影響,現在幾乎非必要都不太會使用娃娃,盡量以繪畫或其他方式讓被害人描述案情。

他說,溫馨室內大多是心碎和令人難受的故事,但站在執法端,仍要用最體貼方式伸張正義,這也是談話室的存在意義。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