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6° )
氣象
快訊

2021-04-19 | i-media愛傳媒

朱國珍》只想看著你

朱國珍》只想看著你

【愛傳媒朱國珍專欄】小壯丁在家裡翻箱倒櫃找襯衫,我在一旁默默觀察他的動作順便研究行為科學。

我覺得這場景有點像卞之琳的名詩《斷章》:「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别人的夢。」

他終於開口說話:「我被學長姐點名要去主持迎新晚會。」難怪要找襯衫穿,當活動主持人確實不宜隨便穿棉T。

聽到這消息我比小壯丁還興奮,不禁脫口而出:「什麼時候,我可以去嗎?」

沒想到小壯丁急躁地回答:「迎新活動沒有家長會來。」

「你不要跟人家說我是你家長!」我繼續抝他:「我可以校友的身分參加!」

「妳又來了,以後我什麼事情都不要告訴你。」小壯丁說話的分貝有點上揚。

如果是演出瓊瑤連續劇,這時候女主角的眼睛應該會含著晶瑩的淚珠兒,欲泫欲泣地哽咽說著:「我只是想去看著你,為你加油鼓掌,鼓勵你。就像你小時候參加的每一項比賽,每一場表演,媽媽都會靜靜在台下,在你身邊,看著你。無論成功或失敗,我都會陪伴你,就是這樣而已。」

我確實說完這一大段真心話,但是我沒有流眼淚。我覺得青春期的男孩應該不吃這一套了。

「沒有家長會來。」小壯丁冷靜地回應我。

「我不是家長!」我還在腦筋急轉彎:「廣義來說,我也是你學姊。」

「以後我什麼事都不跟妳說了。」小壯丁已經重複第二次同樣的論述。

這個嚴重了,我趕緊閉嘴,真怕他以後什麼事都不願意開口。我雖然曾經跟小壯丁朝夕相處,早就心有靈犀,但是我畢竟尚未練成神通觀心術,他若果真惜話如金,一個字都不透露,就算我再冰雪聰明,也只是自己一個人對著木人樁練詠春拳,見招拆不了招,說到底又是回到基本功。

「好嘛,我不會去的。」這時候一定要放棄「為母則強」的本能,「能屈能伸」才是談戀愛的王道。

「Baby加油!」我露出甜蜜的微笑用這句話作為結語:「媽媽愛!」

小壯丁已經十九歲,正邁向成就自己作為男子漢的旅程!我的羽翼已經遮掩不住他的雄心壯志,他即將振翅起飛,我只能安靜地做個二十四小時點亮明燈的機場,隨時等待他回家。

「放手」的智慧我還在學習,但是我相信一段關係的建立,首要在於信任(尤其是伴侶)。對我而言,一旦確認接受這段關係,伴侶的光榮就是自己的光榮,任何時候都會開心為他鼓掌。當然,伴侶的憂愁更是自己的憂愁,任何時候都會安靜陪伴他甚至掉淚。

我身邊有些夫妻總是為小事爭吵,經常出現否定另一半的對話,例如「你以為你有多了不起」或「跟你說什麼你都不聽」。我認為,一個人只有在無法處理自己的情緒時,才會投射那些負面的語言。

我個人是不願意接受一個無法處理情緒的人對我投射那些負能量,因為我從小就被迫承受過多來自大人們的情緒投射。

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對一個單親家庭的小女生說:「妳沒有媽媽就是野孩子」;或在只有六歲的孩子面前批判老夫少妻的婚姻:「妳爸爸是老牛吃嫩草。」

導致我終生都在為修復童年創傷奮戰,卻也因為與意志力戰鬥的過程,讓我更堅信我唯一的成就就是絕對不讓同樣的悲劇發生在親生骨肉的身上。

《馬太福音》中最有名的譬喻是:「天國好比人撒好種在田裡;及至人們睡覺時,有仇敵來了,將稗子撒在麥子田裡就走了。」

稗子是一種類似麥子的雜草,又稱毒麥,種子有毒。然而稗子的外觀幾乎和麥子一模一樣,必須等到吐穗時才能分辨兩者的不同。

這段經意在闡明「分辨」以及「等待」的重要,正如同我對小壯丁的身教言教。我判斷事情的大是大非,態度理性堅定,但是對於人的好壞卻容易感情用事,就像面對稗子與麥子,需要時間輔助。

如今,我已經用了五十多年的光陰來認識有毒的稗子,走向終點的人生,要學習的是如何徹底剔除生命中的有毒物質。愛的能力就是我的處方箋,所以我總是跟小壯丁撒嬌,大聲說愛。

某次我們在視訊時,我看著我的寶貝影像近在咫尺,卻摸不著也抱不到,忍不住委屈地問:「媽媽好想你,你想不想我⋯⋯」

原本我以為小壯丁又會用沉默是金那一招敷衍我,沒想到他只停頓兩秒,回答我:「肯定。」

「肯定」這兩個字讓我滿心歡喜,暈陶陶地凝視著手機畫面裡的他,露出傻傻的笑容,所有的冰雪聰明都在這一句「肯定」裡融化了。那一刻,山崩海裂都不重要,只要看著你,就是我的永恆。

作者為大學講師、作家、廣播主持人,曾創下連兩年獲林榮三文學獎雙首獎記錄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