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3°
( 14° / 13° )
氣象
2023-11-30 | 上報

偽娘在唐朝是一種時尚!男人越有錢越喜歡扮成女人

偽娘在唐朝是一種時尚!男人越有錢越喜歡扮成女人

偽娘盛行


隋唐時期的男女著裝佩飾有些「陰陽顛倒」。女子穿男人裝,男子則打扮得像個女人一樣。真是咄咄怪事。愈接近上流社會,那些名流就愈喜歡打扮成女人。他們很注重儀容的修飾與化妝,用面脂、唇膏、簪花等女用化妝品粉頭飾面。黎民百姓雖然沒有那種閒錢,不過也多少受了些影響,在社會上,一度成為一種時尚。

為什麼男子非要弄得油頭粉面,裝扮得像一個現代「人妖」呢?那是因為武則天、太平公主等大唐權貴婦人喜好「小白臉」。武則天就不用說了,她喜歡美男子,挑選陪侍的標準就是「潔白美鬚眉」。既然上層權貴婦人喜歡「小白臉」,那麼有心吃軟飯的朝野上下就努力打扮自己,男子做美容、化女妝,裝飾打扮標新立異,為的就是吸引貴族女人的注意。

唐懿宗時有個詩人叫李山甫,他本身長相秀美,極像女人,偏偏他又留有長達五尺餘的長髮,每次沖洗後,就讓兩名女僕用金盤子接住頭髮,然後梳理。有些不明就裡的客人來造訪,還以為他是女人呢。

京城浪人多,杜甫也是其一


唐朝的京城長安既然是全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當然也就成了人人嚮往、追求夢想的地方。就像中國的北京一樣,擠滿了來自全國各省的有志之士。如大詩人王維、杜甫、孟浩然等,都曾當過「京漂族」(長期在京城工作、生活,但沒有京城戶口的流動人口)。
(延伸閱讀:犯罪就要「株連九族」!其實「九族」這個數字是錯的
杜甫三十五歲開始進京漂泊,他多次參加科舉考試,但是都沒有被錄取。悲慘的是,從前他有老父親在後面支持他,父親去世後,他的生活壓力就大了,吃飯都成了問題。為了籌錢吃飯,他只好從野外採來一些草藥,到長安城裡擺地攤。運氣好時,可以自己解決,運氣不好,賣藥還掙不到一天的伙食費,他就只好去熟人和朋友家吃飯去。

他自己不僅想考取功名,而且還試圖引起那些達官貴族的注意。所以困居長安期間,寫了很多詩,投給權貴,希望得到他們的推薦,但是沒有什麼人理他。到了四十歲那年,他進獻的《三大禮賦》終於受到了唐玄宗的讚許,命其待制集賢院。「待制」相當於獲得了當官的資格,但還得等候任用。這一等,又是四年,直到四十四歲時才被授了個右衛率府胄曹參軍的小官職。不過,他也夠倒楣的,上任沒幾天,安史之亂爆發,他又失業了。

不一樣的重陽節


農曆九月九日,俗稱重九,又叫重陽,是中國民間一個傳統節日。重陽正式定為節日是在唐代。每逢重陽節,百官休沐,皇帝賜宴曲江池,人們紛紛佩茱萸,登高遊玩,或聚會宴享,觀賞菊花。

唐代登高、賞菊風氣之盛,為歷代所罕見。漢魏時代人們登高以避邪,這時已經變成一種健身、遊玩的娛樂活動,重陽節時,唐代帝王都要到慈恩寺大雁塔,或渭水邊上的臨渭亭登高宴會。
(延伸閱讀:成語「約法三章」裡的「三章」 到底是哪三章?
重陽節有佩茱萸的風俗。茱萸是一種具有濃烈香味的植物,可以入藥,有驅蚊殺蟲之功效。古代,人們認為佩茱萸能驅邪避惡。王維有一首著名的詩篇《九月九日憶山東諸兄弟》,寫到了重陽佩茱萸的風俗。詩云:「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

不過,唐代重陽節不是一天,而是兩天。李白《九月十日即事》詩寫道:「昨日登高罷,今朝再舉觴。菊花何太苦,遭此兩重陽。」詩中描寫九月十日小重陽再次宴賞的風俗。此外,有時鑒於朝中在九日前後有重大活動,重陽節亦有挪至九月十九日舉行的,這也是唐人通融的一種辦法。

門第婚姻規矩多


隋唐時期的門第婚姻是一種等級婚姻。政府對於「良賤制度」相當重視,統治階級和普通的老百姓是絕對不可以通婚的,等級是絕對不可逾越的,通婚與否對統治階層來說有致命的危險,可以完全喪失人格身分。法律規定,如果男人立自家隸屬「賤籍」的婢女為正妻,那官府會判男人做兩年苦役,女人打回原階級當婢女,不得享受正室待遇。

唐人小說《訂婚店》說了這樣一個故事。唐朝貞觀年間杜陵一個名叫韋固的書生,因求婚來到宋城,在旅館裡看到一個算命的老人,老人告訴他婚姻皆是前定的,無論貴賤,或是吳楚異鄉,由冥冥中的紅線一繫,男女便成了夫婦,逃脫不了命運。並且告訴韋生,他將來要娶的是一個店北賣菜家嫗的女兒。韋固十分悲憤,覺得這是對他的侮辱,竟然想讓僕從去刺殺那個幼女。不想若干年後韋固所娶的美麗嬌妻,正是當年欲殺之女。只不過此女並非出身貧賤,而是昔日宋城縣令之女,因其父早死而寄養在乳母家,後由叔父收養。
(延伸閱讀:成語「一言九鼎」裡的「九鼎」 到底是哪九個鼎?
這個故事透露了唐朝時等級婚姻現象的普遍:為了不娶不相稱的出身貧賤的女子為妻,竟然動了殺害她的惡念,可見在韋生心目中,等級婚姻的觀念是多麼執著和偏激。

男女關係開放


如果你還認為過去中國的男女關係就是很保守,那你就錯了。這只是一般的刻板印象,事實上,唐代世風最突出的特點之一就是男女關係開放。

在唐代,未婚女子有一定的擇偶權,並不完全由父母做主。如唐玄宗時期的一代奸相李林甫,有六個女兒,他在家中客廳的牆壁上開了一個窗子,用薄紗圍住,然後讓六個女兒常常在窗下玩耍。玩耍是假的,實際上是偷窺那些來謁見宰相的貴族子弟,看看他們長相為人談吐如何,如果有中意的,那就擇之為婿。

唐朝對女性貞操的要求並不嚴格,具體又體現在:女子初婚非處女不受苛責;女子離婚、再婚並不被社會所嘲弄。比如,大才女晁采與鄰居文茂青梅竹馬,成年後以詩傳情,偶爾也會偷吃禁果。她的母親知道後,只是感嘆說:「才子佳人,自有此事」,最後還將女兒嫁給了文茂。又比如一代美人楊貴妃,她曾是壽王李瑁的妻子,按理說早已是婦人之身,但是後來又嫁給了唐玄宗。最離譜的就是蕭皇后了。她天生麗質,嬌媚迷人,一生共侍六主,那些君主都被她迷得神魂顛倒,根本就不在意她之前跟多少男人發生過關係。既然統治者都如此,上行下效,仕宦階層及民間對此也就相當開明。

*本文摘自《中國歷史穿越指南(三版):逛名城、訪美景,跟歷史人物聊八卦》,如果出版。



偽娘在唐朝是一種時尚!男人越有錢越喜歡扮成女人

【作者簡介】

解愛芹


山東省荷澤市巨野縣人,一九七三年生。 畢業於山東曲阜師範大學中文系,現為巨野縣高級中學教師。 熱愛傳統文化,喜愛閱讀中外歷史,喜歡把歷史編織成自己熟悉的場景。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