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2°
( 13° / 12° )
氣象
2020-11-01 | 臺灣公論報

《古月照今塵》所映照的韓國瑜:從劉邦變成劉備

《古月照今塵》所映照的韓國瑜:從劉邦變成劉備

107年10月28日造勢晚會的前段小高潮,吳敦義率領國民黨提名的議員候選人聯合造勢。

整整三年前的107年10月28日下午,本報社附近的六合路突然傳來一陣由低沉「吼!吼!」聲所引導,極度震撼耳朵與心弦的《古月照今塵》歌聲,而且,斷斷續續重複播放了一下午。

古月照今塵貫穿整個市長選舉過程

原來,那時候的高雄市議長許崑源在中華路與自強路中間的六合路段封街舉辦選舉造勢晚會,工作人員從下午就進場佈置舞台、測試音響、進行彩排,所以《古月照今塵》雄壯的歌聲如雷貫耳灌了一下午。

《古月照今塵》這首歌,是譚健常與小軒夫婦聯手完成的作品,由譚健常作詞、小軒譜曲、文章演唱。毫無疑問的,這是一首歌詠中華精神的「統派」愛國歌曲,其中歌詞如:春秋史、孤臣淚、長江長千里、黃河水不停、再造一個輝煌的漢疆和唐土,全屬中華文化的元素。在編曲混音上又加上台灣原住民的歌聲與開場時的吼聲,詞曲相互激盪,讓歌曲更見慷慨激昂。

韓國瑜2018年參選高雄市長選定這首歌曲為造勢會場大進場的主題曲,可以有效的帶動現場氣氛,把在場民眾的情緒Hold在蓄勢待發的臨界點,就等候選人與會場主持人點燃而一舉爆發,音樂的玄妙就在此不可想像的悸動與挑動。

後來在11月8日的旗山場造勢大會上,韓陣營同時播唱更具戰鬥性的軍歌《夜襲》,但因該曲「手握刀槍,鑽向敵人的心臟」的歌詞,被對手挑出骨頭,認為太過血腥,為免爭議,韓陣營又把造勢大會主題曲改回唯一的《古月照今塵》。也因為此曲被選為韓參選市長的主題曲,貫穿韓國瑜參選市長整個選舉過程,讓該曲在YouTube的點擊率由幾千暴增為一千二百多萬,堪稱韓參選致勝的《馬賽曲》。

10月28日六合路那場造勢大會不是由韓陣營主辦的,而是議長許崑源的場子,在整個選舉過程中具有承先啟後的關鍵地位,因為兩天前10月26日,韓國瑜三山之友會鳳山場造勢大會空前成功,吸引五萬名支持者熱情參與。兩天後,28日造勢大會接續與承接兩天前的氣勢,使之不墜,又下啟十天後11月8日三山之友會第二場旗山場造勢大會。

《古月照今塵》所映照的韓國瑜:從劉邦變成劉備

造勢晚會後段,由許崑源議長與韓國瑜壓軸,把會場氣氛帶到最高點。

揭竿起義於美濃地區後援會成立大會

一般都把韓國瑜崛起的首功歸於10月26日鳳山場的造勢大會,然而,真正點火揭竿起義的場子,是更早之前由美濃軍公教退休人士於9月22日成立的「韓國瑜後援會」。

「美濃地區韓國瑜後援會」成立大會是於22日晚上在美濃的高美醫專大禮堂舉行,當天會場擠爆,人潮堵到門外,低迷已久的國民黨難得見到如此盛況。但是,好事者誇大其實,把高雄國軍英雄館舉辦活動的二樓照片合成到高美醫專大禮堂上方,成為二層樓的會場。這個合成照片馬上被綠營人士揭穿,但是,卻製造了影像與話題,燎原的星星之火是在此時點燃的,果真是揭竿於壟畝之間。

美濃之事經過一個月的醞釀發酵,以及韓國瑜韓式風格的渲染、激勵,加上王金平的農會系統全面動員,才有26日鳳山場的一舉成功。

10月28六合路的造勢大會是許崑源以議長身份,動員國民黨提名的議員候選人聯合為韓國瑜造勢,營造國民黨團結一致追求勝選的氣象,場子雖小,但是,氣氛與效果卻非常成功,議員全員到齊,黨主席吳敦義前段壓軸,主角韓國瑜的後段壓軸都把造勢氣氛帶到最高點。

其中一個重要橋段,是住在台中的「醋王」李錦銘出點子、想句子,請台中的書法名家書寫了一幅四句對聯「霧霾路不見,感懷憶藍天,一碗滷肉飯,霧散在眼前」,並製成匾額,透過郭豐模里長牽線,由議長於造勢會場致贈韓國瑜,點出「一碗滷肉飯」的起家精神,當時的挺韓義勇軍就是這樣不計成本投入的。

韓國瑜一如後來的發展,以絕不可能的翻盤戰術贏得高雄市長選舉,體現了民主政治政黨輪替的精髓,一方面可以推展國民黨在高雄的治理,另外一方面也可以比照蔡英文總統「轉型正義」的作法,好好把民進黨在高雄執政廿年的「不當弊端」來個興利與除弊。

《古月照今塵》所映照的韓國瑜:從劉邦變成劉備

造勢晚會的支持者熱烈參與,慷慨激昂。

2018全台變天韓國瑜效應居首功

2018年的勝選,除了高雄大獲全勝之外,韓國瑜所帶動的旋風,外溢到全台各地,加上蔡英文在第一任任期眾多失策,使得國民黨在這次地方選舉大獲全勝,不論從哪個角度分析,韓國瑜都居首功,甚至成為國民黨最重要的「救星」、共主與精神領袖。

以緊臨高雄市的屏東縣來說,參選屏東縣長的國民黨候選人蘇清泉把雙方差距從十幾萬票拉到只輸六萬票。而且,近在眼前的屏東縣,韓國瑜只去了一趟,如果韓國瑜加把勁,拉屏東縣一把,說不定連屏東縣也能從綠地變成藍天。或許是韓國瑜顧慮到柯文哲的感受,不願順勢出手相助,沒有把高屏視為同一個戰區,而以大高屏戰區指揮官的身份大力輔選屏東縣,最後以放蘇清泉鴿子告終。

然而,韓國瑜在坐穩市長寶座後,卻忘了我是誰,隨著趁勝追擊的驛動之心,竟然想一步登天,馬不停蹄接著參加2020的總統大選,這個重大又失策的決定,不只讓剛剛贏得的勝利資產全部賠進去,連帶中國國民黨甚至中華民國原本可以逆轉的國運,又全部捲進到因為個人私慾所造成的黑洞,全部化為烏有,甚至永無翻身之日。

如果2020總統大選,國民黨內始終無大將,推不出強棒,韓國瑜在黨內一致敦請下,不得不拔劍再戰,那也情有可原,問題在於當時鴻海老闆郭台銘已表態參選甚至參加初選,以當時的評估,郭台銘是國民黨諸將中唯一能爭取到中產階級、年輕人選票與中立選民甚至挖到民進黨支持者的候選人,其對於「黨外」的吸票能力甚至大過韓國瑜,坊間媒體而有「民進黨不怕草包,只怕錢包」的選情分析。如果韓國瑜見好就收,退出總統戰局,禮讓郭台銘參選總統,兩人互相搭配,絕對是最佳組合,韓國瑜除了可以穩守住剛剛光復的大高雄地區,更可以其光環作為郭台銘的頭號助選員,巡迴全島助選,做一個位階更高的King Maker,最後不論郭台銘是否當選,韓國瑜都是國民黨共主式的精神領袖。

然而,韓國瑜未做如此思考,當仁不讓執意參選的結果,卻是由雙贏逆轉成多輸:第一輸掉總統選舉;第二輸掉立委選舉,連1/3的基本盤都守不住,導致完全棄守國政,讓蔡英文政府予取予求;第三因為背棄對高雄市民的任期契約,被民進黨操作罷免成功,連到口且吞下的鴨子──高雄市長,都被迫吐出去,再完璧歸趙,還給民進黨;第四、國民黨一連折損郭台銘、吳敦義與許崑源,許崑源甚至以性命相殉,情義感人。

這一來一往的輸贏,真是天堂與地獄之別,如果當初由郭台銘參選,即使失利,至少還保住高雄這一塊復興基地。

韓國瑜有如狂賭的賭徒,先以僅有的家當賭上,僥倖贏得讓賭場震動的狂贏,馬上又把所有賭資全數拗進去豪賭,再賭一把的結果卻是輸到脫褲子。

其中,居關鍵的兩個人,除了韓國瑜,就是負責操盤的黨主席吳敦義。吳敦義與韓國瑜的關係,外人始終看不清楚,想不明白。照各方說法,韓國瑜是由吳敦義親赴茅廬以老淚縱橫勸出參選的,照理說,韓國瑜對於吳敦義這個伯樂的知遇之恩,理當感激涕零,但是,勸進之後,吳、韓兩人的關係始終沒有融洽過、雖不至於公開反目,但從頭到尾就是沒有推心置腹、永結同心、團結一致對外。

《古月照今塵》所映照的韓國瑜:從劉邦變成劉備

許崑源議長(左)贈送「一碗滷肉飯,霧散在眼前」的匾額給韓國瑜。(李錦銘/提供)

吳敦義與韓國瑜兩次互動一成一敗

據熟悉政壇內情諸人的說法是,吳敦義在勸出韓國瑜參選後,對於韓國瑜最需要的選舉經費撥補,沒有讓韓滿意,以至於心懷不滿,漸生心結。這點應該很容易解套,吳敦義擔任黨主席,要照顧全國各縣市選舉經費的調度,不能獨厚高雄。而且,吳以他在高雄豐沛的政商關係人脈,間接幫韓募得不少選舉經費,不至於因此而形同陌路。

仔細觀察韓國瑜的交友哲學,他對於「識主上於微時」的老朋友非常貼心、到位,配合度最好,最感心,至於,後來認識結交的朋友,就沒那麼肝膽相照,甚至有些疏離,這或許也是吳韓兩人無法交心的原因之一。

撇開吳韓的私人情誼不談,兩人在公事上兩次極重要的互動牽動了國民黨與中華民國的運勢,一次是吳敦義勸進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這件事,吳敦義得滿分。但是,另一件更大格局的公事互動,就是吳敦義要以黨主席的身份,全力勸退韓國瑜繼續參選總統,以守住高雄為第一要務,這個互動,吳敦義失分太多。

以吳敦義縱橫政壇多年的經驗,2020年的大選情勢他應該看得很清楚,尤其是知己知彼,沒人比他看得更透徹。而且,他身居國民黨主席,掌握國民黨提名總統的主場、內場與資源分配的主導權,他只要把韓國瑜找來懇談一番,曉以大義,顧全大局,苟或不從,再威迫利誘,應該可以勸退韓國瑜,而讓另一組極有勝算的郭台銘參選。吳敦義未作此規劃與努力,居中協調國民黨雙贏的提名策略,任由韓國瑜像自走砲一樣橫衝直撞,終至一敗塗地,而讓吳敦義的一世英名毀於最後一段的晚節不保。相較於林義雄擔任民進黨主席在推舉陳水扁出任民進黨總統候選人,乃至於勝選的謀略與手段,直不可以道里計。

江山依舊人事已非只剩古月照今塵

三年過後,如今回首前塵,台灣政壇這三年的發展有如雲霄飛車,國民黨好不容易翻盤,卻因為人謀不臧,又把國家置於如此險境,設若國民黨當初勝選,以今日之境來說,面臨疫情與川普的夾擊,國民黨處理兩岸關係的手法,應該可以較為緩和。

對韓國瑜這位大家一致公認「百年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而言,他本可以扮演開創一世朝代的漢高祖劉邦,卻因為一著之失,導致全盤皆輸,由開國明君的劉邦一落千丈,打回到三國時期偏居川蜀,終致亡國的蜀漢劉備。

韓國瑜的開場以撼動人心的《古月照今塵》揭開序幕,然而,《古月照今塵》的詞曲也預表了落幕的結局與凄悵,一如歌詞所言:「成敗難長久、興亡在轉瞬間;百戰舊河山、古來功難全;江山幾局殘、荒城重拾何年;」結果就是「江山依舊人事已非、只剩古月照今塵。」【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