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0°
( 22° / 18° )
氣象
2021-09-19 | 中央社

全台最直14.5公里公路 東部增建戰備道掀熱議

此次漢光演習中,佳冬戰備道首度有戰機降落,加上花東縱谷本身有條14.5公里未彎曲、全台灣最直的公路,增建東部戰備道議題於是引起討論;前空軍副司令張延廷也認為,東部為戰力保存重鎮,應儘速籌備。

國軍漢光37號實兵實彈演習17日落幕,最大亮點為15日的屏東佳冬戰備跑道起降,IDF經國號戰機、F-16V(Block20)、幻象2000戰機,及E-2K預警機依序成功起降,是史上首次有戰機起降佳冬道;因其餘4條戰備道均已驗證完畢,此次更象徵完成最後一塊戰備道驗證拼圖。

不過,台灣現有5條戰備跑道(4條高速公路、1條省道)均位於台灣西部,東部地區除了花蓮機場、花蓮佳山基地,及台東志航基地、民用豐年機場跑道可運用,卻未有一條戰備道,加上近年中共軍力提升,在佳冬戰備道驗證完成後,軍方內部及民眾開始討論東部增建戰備道的可能性。

曾任飛官的軍方人士表示,西部各戰備跑道都在中共導彈射程內情況下,中共只要破壞戰備道附近交流道或橋梁,就能阻止軍方從鄰近機場調動物資,讓戰備跑道無法作用。

因此,若花東公路能規劃戰備道,憑藉中央山脈、海岸山脈天然屏障,於戰時可供戰機緊急起降,不但可增進東部地區交通功能,在國防上也有疏解空軍佳山、志航基地在戰力保存時的壓力,並分散遭共軍攻擊的風險。

他分析,目前花東縱谷的台九線省道上,有一條台灣最長最直的公路段。北自關山鎮329K的德高開始,終至鹿野鄉343.5K武陵路段,全長共計14.5公里完全沒有彎曲,一路上都是筆直公路,且台東的中央山脈山勢比花蓮和緩,更適合建造戰備公路。

他說明,關山鎮德高至鹿野鄉武陵全長14.5公里,左右路段寬為20公尺,垂直高度變化約100公尺、縱坡度為3.8%,距離空軍志航機場33公里,時間約48分鐘;周邊半徑10公里內有西邊本古山1560公尺、楠山1621公尺、鹿鳴山1233公尺,東邊有富興山1023公尺、里東峰1010公尺、都蘭山1190公尺等。

由於這段道路筆直且長,改建可行性高,且戰機起降僅需至少2000公尺以上長度即可進行 ,因此這路段極具優勢,且可改建成4至5段的戰備跑道使用,更可有效分散遭導彈攻擊破壞後,持續使用不同段。

他強調,面對中共導彈威脅,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國可做到滴水不漏防禦工事,且戰時軍機場跑道將成為中共首波攻擊目標,因此戰備道主要目的,就是把雞蛋放不同籃子,分散中共導彈的彈著數量。

曾任飛官的前空軍副司令張延廷中將也指出,東部地區有其戰略戰術價值,原因在於東部是很重要的戰力保存及防護基地(花蓮佳山、台東志航),但如此重要的地方卻沒有戰備跑道,因此他主張應儘快籌建東部戰備道,並藉此分散中共導彈風險。

張延廷指出,從關山到池上這段道路相當筆直,若適當拓寬且徵收部分區域,無論是地障或地貌都很適合,加上花東為農業縣市,除了高聳建築不多外,徵收作業也比西部地區容易;他強調,戰備跑道也是戰力保存一環,若台灣能提升戰力防護及保存能力,屆時就擁有更多戰略價值。

熟悉中共軍事的中山大學亞太英語學程兼任助理教授林穎佑也表示,相對西部地區,花東地區過去都被認為是次要戰場,但共軍現在很有可能從東部地區進犯,若艦隊從太平洋發起攻擊,花東的機場可能就會受到損傷,因此應藉由東部的戰備道讓戰機緊急降落並整補。

國防部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學者蘇紫雲也提到,台灣目前的省道長度共約6000公里,挑選合宜路段開闢戰備道,能抵銷中共彈道飛彈的彈著點,讓國軍有更大戰術彈性及戰力保存,且此次佳冬戰備道的施工經費約1億元,也比起購買一顆愛國者飛彈便宜,是很值得投資的軍事項目;張延廷也提到,西部國道三號目前仍未有一條戰備道,例如西湖、清水都算筆直,軍方應審慎考慮增設全台戰備跑道,但順序為「先東部、再西部」。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