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9° / 27° )
氣象
2024-05-07 | 台灣好報

松潘犛牛/齊鳳池

齊鳳池

進入阿壩地區後,沿路都是五十平米大的彩噴熊貓廣告,而我到了九寨溝的熊貓海,也沒看到一只熊貓的影子,甚至可以說,連熊貓排泄出來的竹葉糞便都沒看到。

阿壩地區的野生犛牛是不用做廣告的。進入茂縣之後,在山腳下,山梁上,公路邊,隨時可以看到三三兩兩散步或咀嚼青草的犛牛。那些犛牛有純白的,有黑的冒亮光的,也有黑白花的。導遊小姐潘麗娜說:一頭純白的犛牛要值一萬多塊,一頭純黑的也值七八千。她說:“犛牛身上全是寶,就是犛牛角做的梳子都值幾十塊錢。”我們到了茂縣犛牛製品市場後,賣犛牛肉的有上百個攤位,有燉熟的大塊犛牛肉,每斤五十元,犛牛肉幹的價格就更貴了,我雖然沒有問,但有一個羌族小夥子手舉一條犛牛鞭在大廳門口叫賣,我聽得十分清楚:“真正的犛牛鞭,一千塊錢一條了。”導遊小姐說:“這裏的東西買的時候,要小心,上當的人很多。”犛牛鞭再貴,也不能貴過鹿鞭,虎鞭吧。我聽了感覺有假的成份和導遊小姐說得很吻合。

車到了疊溪海子一個叫馬腦村時,汽車要加水,要洗車。導遊小姐說:“大家下車唱歌要不?”車上的四川人一口同聲地說:“要得。”我以為大家下車真是去唱歌。其實不是的,四川話“唱歌”就是上廁所的意思。要不是導遊小姐解釋,我還認為真是唱歌呢。

我們在海拔兩千多米高的山上下了車,停車場邊有十幾只雪白的犛牛。犛牛被羌族婦女牽著,犛牛雪白的長毛梳理得非常光滑理順,犛牛的脖子上系著紅絹,紅絹上系著一串黃銅的響鈴,犛牛一動,鈴鐺就嘩拉嘩拉地響。這些犛牛是供遊客照像的,騎一次五塊。有很多遊客騎在了犛牛的背上留下了美好的瞬間和自豪的倩影。車到松潘縣境內後,山上的犛牛明顯多了,在一片綠油油的草坡上,我看到了有五六十只犛牛在啃草。車在公路上行駛中,路上也常有犛牛悠閒的散步。汽車在後面鳴笛,犛牛象沒長耳朵一樣,仍然漫不經心地走著,最後司機只好停下車,等犛牛過去後,再啟動。

這裏的犛牛都是散放的,我沒看到有藏民或羌民放牧犛牛。這些犛牛是天然的還是飼養的我不知道,導遊小姐也沒有說明。但我相信,這些被人們稱為高原之舟的犛牛,肯定不會象藏羚羊一樣被偷殺。它們的命運是自由的。因為我在羌族居住的川主寺鎮上,沒有看到一輛警車,也沒聽到警笛鳴叫。導遊小姐說,這裏治安秩序非常好,羌族和藏族都是有信仰的。這裏很少出現犯罪現象。

因為,羌族和藏族人民有神聖的信仰,所以給了犛牛很大的生存繁殖空間。我感覺不僅生活在九寨溝的人民是幸福的,而且就連生活在這裏的犛牛都是那麼的昂貴,那麼的自由,就象生活在天堂裏。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